</br> 阿禾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惊讶地说:原来你一步步谋划到这个地步。
</br> 白宝灵一听慌了,解释说:才没有!我对你是一见钟情,根本没想那么多,每件事都是临时起意!
</br> 而且白宝灵生怕阿禾不相信,还想接着解释。
</br> 一个吻,猛然堵住了她剩下的话。
</br> 轻轻的,软软的,不像以前那样例行公事似的敷衍。
</br> 你的心意我已经都懂了,你不用每次都这样着急地自白。阿禾松开了白宝灵。
</br> 白宝灵的手还紧紧的拽着阿禾的衣襟,眼神中满是食髓知味。
</br> 她的脑海里蓦然响起了青萝说过的话:一定要保持清醒,别被人迷了道,勾了去。白宝灵很是认同,一直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
</br> 随后,她拉了拉阿禾的衣襟,撒娇说:还没尝出味道。
</br> 阿禾轻笑了一声,没有动作。白宝灵见状咬了咬下唇,就要上去,不料却听到耳边传来由远至近的轰鸣声。
</br> 她很想忽略不理,但是那烦人的轰鸣声一直围绕在她的耳边阴魂不散,直到她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刺痛,狠狠地拍了过去,发现手中留下了一只带血的蚊子尸体。
</br> 白宝灵顾不上那么多,又开始酝酿情绪,但是那烦人的声音又再次传来,手上脚上都是一阵瘙痒。
</br> 果然。阿禾翻身起了床,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艾草点燃熏着说:你身上太香了,会惹蚊子。
</br> 白宝灵这下知道阿禾刚刚为什么说不着急吹灯了,原来一早就知道了。
</br> 想到刚刚的感觉那么好,居然被这可恶的蚊子打扰了,心有不甘,只能躲在被子里蹬着腿出气。
</br> 一阵烟雾缭绕以后,房子里顿时清静了下来。阿禾收拾好了东西以后才上了床,而白宝灵一副小媳妇受了委屈的模样。
</br> 早点睡。阿禾拉上被子。
</br> 白宝灵心有不甘,借着月色蠕动着直到靠到了阿禾的肩膀上问:阿禾,我想听故事。
</br> 阿禾无奈说:早睡早起。她记得明明这个小家伙刚刚还说明天要跟她一同起床,早点回去,这样家里人才不会发觉。
</br> 一会嘛!白宝灵不想和阿禾难得的独处时间都用来睡觉,而且因为下午睡了午觉,她现在还精神着。
</br> 阿禾拗不过,用空灵的声音幽幽说着: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妖怪,名叫
</br> 我不要听妖怪的故事!白宝灵抱怨。
</br> 妖怪的故事阿禾哪里有她听得多,她要听就听没听过的故事。
</br> 闭目养神的阿禾缓缓睁开一只眼睛瞟了白宝灵一眼,诸多要求的小家伙立马躲到了被子里。
</br> 闭嘴,眼睛闭上。阿禾命令。
</br> 白宝灵冒出头,乖乖照做。
</br> 阿禾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很久很久以前,在天之涯,海之角,有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神仙,被其他神仙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孤独地过了一万多年,他们称她为上神,说她拥有
</br> 过了一会,阿禾听见在自己的咯吱窝处传来断断续续的鼾声,知道白宝灵已经睡熟了。
</br> 心想这么绵长的故事的确是助眠神器,只是她还没说几句呢!吵着要听故事的人倒是倒头就睡。
</br> 阿禾把怀里的人搂了搂,想起过去,对比现在,感觉现在的生活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br> 第二天阿禾依旧准时醒来,不变还有那条捆着她脚的蛇尾。
</br> 这次阿禾倒不急,想着要等白宝灵醒了以后看她要怎么解释,便撑着头看着白宝灵等她醒来。
</br> 往日里阿禾没有怎么仔细观察过白宝灵,毕竟小家伙长了一张叽叽喳喳的嘴,小动作也很多。
</br> 现在安静下来看,发觉白宝灵长得还真是有种纯真的可爱,睫毛很长又很浓密,嘴巴很小又透着鲜嫩的粉色,一张圆嘟嘟的小脸,像是粉雕玉砌的瓷娃娃。
</br> 难怪听她说家里人都对她很是偏爱,若是自己有这样一个女儿、妹妹,自然也是宠爱不已。
</br> 但若成为了妻子
</br> 无忧无虑的小女孩的心中会变得浑浊吧?
</br> 在意对方的感受,改变自己的个性,以伴侣、孩子为核心。纯真的笑容渐渐也会变成紧锁的眉头吧?
</br> 白宝灵的年纪还小,又是初入人世,估计只是把对她感情当做一种罕见的新鲜感吧。
</br> 想到这里,阿禾忽然感觉到自己内心的不安。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自己如今居然要栽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了。
</br> 宝灵,起床了。阿禾碰了碰白宝灵的小脸,想要叫醒她,好让自己的思绪不要再飘远。
</br> 白宝灵的眼皮动了动,没有睁开眼睛。
</br> 阿禾又继续叫了一遍,白宝灵干脆转身背对着她,蛇尾也恢复成双脚的样子。
</br> 不是说要早点回去的吗?阿禾起了劲,掰过白宝灵的身子问。
</br> 白宝灵捂住耳朵,双目紧闭:我还要话还没说完,又倒头睡了过去。
</br> 阿禾心想小家伙的起床气还挺厉害的,不过为了不耽误她回家的时间,还是犟着把白宝灵抱了起来。
</br> 总不能这样还不醒吧?
</br> 宝宝。阿禾拉了拉白宝灵的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