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远处传来鸡啼的时候阿禾准时醒来,刚想起床,却发现动弹不得。悄悄掀开被子,看见自己的双脚被一条碗口大的白色蛇尾一圈圈地捆住。而蛇尾的主人正在她的身旁睡得香甜。
</br> 阿禾也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见半人半妖形态的妖怪,心里丝毫不怕,反而反手摸了摸白宝灵的额头,知道她退了热才松了一口气。
</br> 昨天已经没怎么照看田里了,今天是必须要早点去看看。想到这里,阿禾伸手打算解开缠绕的蛇尾,但是没想到缠得非常紧,简直是要镶嵌进她的身体里一样,若是凡人的躯体,估计在睡梦中已被勒死了。
</br> 宝灵?阿禾轻轻推了推白宝灵,唤了几声。
</br> 白宝灵睡得很沉,丝毫没有反应。
</br> 阿禾想起当妖怪处于半人半妖的形态时,交界处就是身体的最弱点,便伸手往白宝灵的腰间探去。
</br> 往上是细嫩的皮肤,往下是光洁坚硬的鳞片。
</br> 阿禾轻轻抚摸着那交界点,很快就感觉到脚上捆住的力道松了些许,便更加卖力起来。
</br> 这时白宝灵在睡梦中嘤咛了一声,不知道说了什么。阿禾凑在了她的耳边,带着点柔情地叫了一声:宝宝,松开。
</br> 白宝灵像是听到了一样,眉头微微蹙了蹙,蛇尾随之松了开来。
</br> 阿禾艰难地起身,发觉自己的双脚被被勒出了几圈红痕,缓了一小会才能走去洗漱。
</br> 白宝灵起床的时候已经中午了,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乏力和不舒服的感觉,知道是病好了,不情不愿地在床上滚了两圈才起了床。肚子也饿了,去厨房打开了锅,里面放着还带着点余温的番薯和玉米。
</br> 今天是必须要回家了,先不说这几天把阿禾闹得忙前忙后,万一被祖祖他们知道这两天她都夜不归宿,那她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br> 原本她还想等阿禾回来以后跟她说一声再走,但是又想着先回家看看情况怎么样再说,吃完东西以后便回去了。
</br> 往日她夜不归宿,小吱都会为她编一个她早出晚归的借口,大家一直以来也没有怀疑,只不过这次的时间长了,她有点担心小吱有没有能好好地瞒下去。
</br> 偷摸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一切如旧,白宝灵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看时间差不多了,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出现在客厅跟大伙一起吃午饭。
</br> 今天要吃饭了?祖祖看见白宝灵来了,开口打趣。
</br> 白宝灵立马反应过来,装作伤心地抽了两下鼻子说:再伤心也是要吃饭的,不过还是没有什么胃口。毕竟刚刚才吃饱了。
</br> 青萝给白宝灵端来了一碗鸡汤,说:多喝点,都瘦了。
</br> 还是青萝最疼我!白宝灵对青萝甜甜笑着。
</br> 青萝没有搭话,只是眼神复杂地看了白宝灵一眼,又张罗着摆饭去了。
</br> 小吱这时候也回来了,看见白宝灵以后先是一愣,随后装作把自己出窍的灵魂抓了身体里,对白宝灵做了一个自尽的鬼脸。
</br> 白宝灵知道小吱不擅长说谎,这几天估计是手忙脚乱了一阵。吃饭的时候特意给小吱夹了一个大鸡腿,谢谢它的帮忙。
</br> 小吱没有抬头,全程埋头吃饭。
</br> 吃完饭以后,白宝灵主动收拾起了碗筷,又干脆地把饭碗都刷得干干净净,忙活了一阵,她打算去小睡一会,今晚再溜去阿禾家蹭饭,然后继续培养感情。
</br> 没想到一推开门,就看见了正坐在她屋里的青萝。
</br> 白宝灵也没在意,兴高采烈地就要往青萝的身上扑,却被青萝猛然地提住了耳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白宝灵疼得龇牙咧嘴,拉着青萝的手求饶说:青萝,疼!
</br> 你也知道疼?青萝咬着牙说:说!这几天去哪里了?
</br> 白宝灵眨眨眼睛,诚恳地说:我朋友被吃了,我心里难过,一直在房间里没出去啊!
</br> 还不承认是吧?青萝加大了力度,这两天两夜你都没有回来。
</br> 白宝灵一听就知道瞒不下去了,只能乖乖认错说:好姐姐,你先放开我,耳朵都要被你揪下来了。
</br> 青萝看着白宝灵发红的耳朵,心里一软也就松了手,你最好把事情说清楚,不然我定跟祖祖说。
</br> 是这样的。白宝灵亲昵地去挽住了青萝的胳膊:那天我发现我朋友居然还活的好好的,心里高兴,她请我去她家吃饭,想着天又黑了,就邀请我在她家住了一夜。
</br> 青萝一听来了气,生气地说:宝灵,你怎么可以轻易跟凡人回家,万一他有什么坏心思呢?
</br> 白宝灵连忙摆手说:她不会的,况且她是凡人,我是妖怪,难道她还能吃了我不成?
</br> 又不听话了是不是?青萝无奈。她就是怕白宝灵被有心人骗了去。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们的心里想着什么?第二天为什么没有回来?青萝压着怒火问。
</br> 这下白宝灵有点犹豫了,小声地说:因为前一晚着了凉,病了,怕回来被你们骂,又多住了一天。
</br> 什么!青萝气急了,生病了你还不回家?她感觉自己要晕倒了。
</br> 白宝灵连忙解释说:现在我已经好了,阿禾给我熬粥,又给我熬药,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全了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