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好了。阿禾起身收拾东西。
</br> 阿禾,我好像病得更厉害了。白宝灵大着舌头说。
</br> 阿禾看去,只见那肉嘟嘟的脸颊上冒出两坨红晕。
</br> 又菜又爱玩。阿禾轻轻戳了戳白宝灵的脸。
</br> 在厨房洗着碗的阿禾,回味起那个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心想好像的确做得太过,不该给白宝灵故意下这么苦的药,小家伙实在是受罪不少。
</br> 床上的白宝灵倒是激动很多,卷着被子扭动得像是一条上了岸的泥鳅。
</br> 阿禾的主动让她很是惊喜,但是细想起来又觉得亲过以后,阿禾的脸上波澜不惊,像只是在完成任务一样,又心有不甘。
</br> 一番纠结来纠结去,等阿禾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br> 阿禾摸了摸她的额头,并没有什么大碍,到时候出一身汗就好了。所以便拿起农具出门到附近的菜地里翻一下土打发一下时间。
</br>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阿禾在地里摘了新鲜的南瓜,又去村里买了点猪肉打算给白宝灵熬点粥喝。
</br> 没想到一进卧室,看到的是被子被推到了地上,白宝灵四仰八叉地睡着,摸了摸她身上,还在发热。
</br> 阿禾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把被子重新给她掖好,去厨房熬粥去了。
</br> 后面醒来的白宝灵感到自己的病好像更重了,心里委屈,难得自己还忍痛喝下了那么苦的药,居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br> 换作在家里她早就大发雷霆了,但是在阿禾面前,她只能有泪往肚子里吞。
</br> 吃饭她也没胃口了,吃了小半碗粥便歪着靠在墙上,病恹恹的,好不可怜。
</br> 阿禾也没说什么,独自忙前忙后。
</br> 白宝灵突然有点想祖祖他们了,生病的时候就是会更加想念家人,特别是每次生病,青萝知道她没胃口会变着法做好吃的,哄着她吃。
</br> 喝了,出一身汗就好了。阿禾又端来了一个大瓷碗。
</br> 白宝灵感觉嘴里又涌出那种苦味,连忙摆手说:这次说什么我也不喝了!
</br> --------------------
</br>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评论~
</br> 你们的支持将会是我最大的动力~
</br> 笔芯o↗
</br> 第10章 被戏弄
</br> 就算现在阿禾主动提出喝了药亲她一口她也不愿意,毕竟阿禾的吻是冷冰冰的,药可是实打实的苦!
</br> 不喝,病怎么能好呢?阿禾反问。
</br> 白宝灵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说:过一两天就没事了,我身体好得很。
</br> 不行!阿禾的语气加重了些。
</br> 白宝灵被吓了一跳,满心的委屈。
</br> 心想阿禾果然不是爱自己的,不然怎么会在她生病的时候还那么凶,还逼着她喝苦药!
</br> 哼!我以后也不喜欢你了!白宝灵气呼呼地拿过阿禾手中的瓷碗,发现居然是一碗澄黄的姜汤,里面还窝了个鸡蛋。
</br> 顿时白宝灵不满的情绪猛然被打住,表情上面还是不高兴,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br> 阿禾坐在床边,夺回白宝灵手中的姜汤说:既然以后都不喜欢我的话,那就不喝了。
</br> 我只是说说而已。白宝灵厚着脸皮把嘴巴凑到碗边小口地喝着。
</br> 阿禾也不闹她了,顺着她让她把姜汤喝完。
</br> 一碗姜汤下肚,白宝灵觉得自己的身子顿时暖和了起来,没有那么冷了。再次感叹阿禾的好手艺。
</br> 阿禾笑笑没有说话,收拾好东西,出来的时候打了一盆热水,用手帕沾着给白宝灵洗脸擦手,擦了一会,她忍不住笑了。
</br> 感觉像是在照顾小孩一样。阿禾感叹。
</br> 原本还在舒服地享受着阿禾服务的白宝灵笑容一僵,转念一想也觉得自己这样好像不行。
</br> 这几天一直是阿禾在忙前忙后照顾她,自己过得就像以前在家里一样,这样阿禾肯定会看不上她的,也会觉得她还真是一个无能的大小姐。
</br> 不过她很快就说服了自己:自己现在还是病人,以后好好表现就行了。
</br>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祖祖说我这年纪当人娘亲都绰绰有余了。白宝灵白了阿禾一眼,又有意无意地挺起了胸膛,展示出她大人的证明。
</br> 早点睡。阿禾刮刮白宝灵的鼻子说。
</br> 白宝灵还想理论,阿禾已经转身走了。她暗下决心,总有一天会让阿禾知道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到时候把阿禾迷的欲罢不能,求着要和她成亲。
</br> 今天阿禾洗漱完以后,散着平日束起来的头发。发质油亮顺滑,如同墨色的丝绸一样,阿禾照着镜子把头发梳好以后单用一段布条扎了起来,甩在了脑后。
</br> 白宝灵看痴了。放下头发的阿禾,少了点英气,多了点柔和,果然美人胚子怎么样都是好看的。
</br> 阿禾带着浑身的香气走到床前,白宝灵不知为何又娇羞起来。直到阿禾带着冷意的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她才颤了一颤。
</br> 此时窝在被子里的白宝灵,倒是让阿禾想起那日在水里的她,眼神灵动可爱。
</br> 阿禾收回手搓了搓说:冷到你了?
</br> 外面冷,赶紧进来吧。白宝灵自动退到床的最里面,为阿禾拉开被子的一角。</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