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新开了两亩田,所以昨天没上山。阿禾解释起来。
</br> 白宝灵气鼓鼓地说:都怪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也不让我知道你家住哪里!我以为你被妖怪吃掉了,祖祖他们又不让我去找你!
</br> 发泄了一通,白宝灵的心情好了很多,虽然说完以后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但是想到这几天自己流的眼泪,顿时又觉得理直气壮起来。
</br> 阿禾。
</br> 白宝灵不明所以地仰起头看着阿禾,睫毛上还挂着亮晶晶的泪珠。
</br> 嗯?
</br> 阿禾笑了,郑重地说:我的名字叫阿禾。
</br> --------------------
</br> 阿禾(偷偷观察老婆在做什么。)
</br> 白宝灵:我要给阿禾做个坟。(堆土jpg)
</br> 阿禾:vocal,我还活着呢!(震惊)
</br> 第7章 过夜
</br> 阿禾。阿禾。白宝灵呢喃着,如获至宝地感叹说:真好听。
</br> 眼见阿禾态度软了下来,白宝灵的胆子也大了,转而拉着阿禾的袖子凑到她的耳边说:我只跟你说一次,我叫白宝灵,白色的白,宝贝的宝,灵气的灵,你要好好地记住,不许忘了。
</br> 阿禾浅浅笑了,转头之时,两人的脸颊轻轻碰着。
</br> 白宝灵双颊一红,僵硬地松开了阿禾,装作豪爽地说: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来宝塔山来找我!说我的名字就行了!
</br> 好。阿禾一口应了下来。
</br> 白宝灵乖巧地在阿禾的面前站着,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她觉得这样可不行,正想着要不要找点话题说,没想到阿禾却先开了口。
</br> 去山上吗?阿禾问。
</br> 嗯!白宝灵点头。
</br> 阿禾对白宝灵伸出了手,柔声地说:前面一段路碎石子多,牵一会吧。
</br> 上次她就看见白宝灵差点在那里扭了脚。
</br> 白宝灵感叹阿禾的一百八十度转变,现在的她也太好了吧!白宝灵娇羞地伸出手任由阿禾牵着。
</br> 阿禾的手心有几个茧子,硬硬的,但是手抓起来又是软绵绵、暖乎乎的。
</br> 好摸吗?阿禾笑着问。
</br> 啊?
</br> 白宝灵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把阿禾的手拉在怀里捏着。
</br> 好软。
</br> 白宝灵如实回答。
</br> 阿禾反手将白宝灵的手握着手中,不让她再搞小动作。毕竟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走了好几次神。
</br> 你之前说喜欢我,是哪种喜欢?阿禾直白地问。她想要得到一个肯定。
</br> 白宝灵闻言低下了头,紧咬着下唇说:想要成成亲的那种喜欢。
</br> 手里温热的触感突然消失,白宝灵心中一惊,看去发现原来阿禾松了她的手去捡柴,她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也忙活起来帮着捡柴。
</br> 这个话题就这样突然停了,白宝灵不知道阿禾对此是什么想法,但是也不敢追问,生怕阿禾说出一个她不想听到的答案。
</br> 忙活了一阵,太阳也快要下山了。阿禾捡满了一背篓的柴,转身就准备下山。
</br> 白宝灵安静地跟在她的身后,有点不知所措。
</br> 小心。阿禾轻唤了一声,又牵上了白宝灵的手。
</br> 白宝灵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顺势挽着阿禾的手并肩走在了一起。
</br> 我不讨厌你。阿禾忽然说了一句,握着白宝灵的手微微有点出汗,但是说到喜欢,可能还没到。
</br> 白宝灵明白她的意思,认真地说:我可以等。阿禾能这么诚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觉得已经够了。
</br> 而且,跟着我的话,你可能会吃很多苦。阿禾不是一个藏着掖着的人,有什么事情都会直接说,她也不想白宝灵到后面才后悔。
</br> 白宝灵摇着阿禾的手,轻轻地说:只要你是一心一意对我,吃苦我也愿意。
</br> 我不知道。阿禾做不了保证,毕竟她也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
</br>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生活,不受别人的打扰,不过白宝灵的出现,让她萌生了想要试一试的想法。
</br> 我是一个很古怪的人。阿禾补充着说。这是她从别人嘴里听到过的自己。
</br> 白宝灵不以为然说:以后相处过后才知道是不是,就像现在在我的心里,你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
</br> 阿禾来了兴致,问:为什么?
</br> 白宝灵看着阿禾的眼睛,感觉魂魄都几乎要被吸进去了,连忙别过头说: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而且身上总是有一股香味。
</br> 那香味白宝灵第一次接触阿禾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那是一股不同于草木花香的清香,世间都找不到第二种这样的香味。
</br> 原来是见色起意。阿禾笑着说。
</br> 白宝灵急了,连忙解释说:当然不是!第一还是人品!只是她现在不能说出她们第一次相遇的事情,不然阿禾就知道她是妖怪了。
</br> 阿禾笑着,白宝灵偏着头看着她,心中有了岁月静好的幸福感。
</br> 时间不早了,先送你回家吧。阿禾说着,她们已经到了山脚底。
</br> 不要!白宝灵脱口而出,她怕这只是一场梦,更害怕第二天阿禾就反悔了,又对她冷冷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