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别!白宝灵立马把殷殷拉进了房间里,快速地关上了房门。
</br> 好姐姐!别说!白宝灵双手合十地哀求。看见殷殷不为所动,又拉着她的袖子,眼泪说来就来,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br> 殷殷虽然平时喜欢和白宝灵斗嘴,但是心里也是疼这个最小的妹妹,无奈叹了一口气问:你要这么多钱干嘛?生怕白宝灵不说真话又威胁:不说实话的话不饶你。
</br> 在宝塔山她自然没有用钱的地方,平时祖祖也不让白宝灵去有人的地方,更加用不上钱。
</br> 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白宝灵喜欢的那个人怂恿她偷钱给她花。
</br> 白宝灵原本也没有想瞒着殷殷,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听完殷殷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样看来那个人还是挺正直的,不像是那种要搞小心思的人。
</br> 所以我就想让她改善一下生活嘛。白宝灵嘟囔着说。她也没想到,往常殷殷一个月都没有几天是在家的,偏偏今天就回来了,害自己被抓了一个现行。
</br> 所以说,你还是太年轻了,没经历过事。殷殷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把箱子搬了搬,又往里推了推,空出两张椅子,就近坐了一张,撑着头对白宝灵说:如果她真像你说的那样,你给钱她也不会收,相反还会觉得你在侮辱她。
</br> 白宝灵一听惊了,连忙坐下来拉着殷殷的手问:真的吗?!
</br> 当然啦!殷殷肯定地说:这种人说好也不好,好在一身的正直,什么就是什么,不好就是油盐不进,就算是遇到自己喜欢的也是一副闷骚样,遇上不喜欢的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好脸都不会给。
</br> 这下白宝灵没法子了,问:那该怎么办?
</br> 殷殷挥挥手说:这个简单换一个。
</br> 白宝灵觉得自己真傻,居然还真以为能在殷殷的嘴里听到一些靠谱的法子。
</br> 看着她一脸的不屑,殷殷正色说:我们宝塔山三大美人凭什么要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下一个更乖懂不懂?
</br> 白宝灵摇头,弱弱地说:我就要她。
</br> 你啊!殷殷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你就这么非她不可?她给了什么迷魂汤你喝?
</br> 想起阿禾,白宝灵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喃喃说:如果你是我,你也会喜欢上她的。
</br> --------------------
</br> 白宝灵:阿禾这么好,人见人爱。
</br> 殷殷:啧。
</br> 白宝灵:你不喜欢她吗?(震惊脸)
</br> 殷殷:喜欢,喜欢。(敷衍)
</br> 白宝灵:不准你喜欢阿禾,阿禾是我一个人的!(锤)
</br> 第5章 出现意外
</br> 我呸!殷殷不信,感叹着说:等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出去见识见识,你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你就是见识太少,所以才这么眼浅的。
</br> 白宝灵自动和殷殷拉开了一段距离说:青萝说你最喜滥交,让我不能跟你出去,免得被带坏。
</br> 啊!殷殷拍桌而起,青萝胆敢在我背后说我坏话,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说着便撸起了袖子。
</br> 白宝灵指着门说:这个点应该吃完饭了,你可以去讨公道。
</br> 殷殷鼓起一口气,随后又坐回原位说:今天先放过她,毕竟吃完饭就吵架容易积食。
</br> 白宝灵笑了,她知道殷殷最怕的人第一是祖祖,第二就是青萝。殷殷虽然嘴上要强,但是真对上祖祖她们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br> 意识到自己的威严全无,殷殷立马装作语重心长地拍着白宝灵的肩膀教育说:说真的,不要去追不喜欢自己的人,会很累。
</br> 白宝灵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慢慢拉了下来,她或多或少也感觉到了,但就是舍不得放手,还想再努力一把。
</br> 万一,真的有万一呢?或者阿禾有一天能看到她的真心呢?
</br> 白宝灵的神情忧伤了起来。
</br> 殷殷见状打算干脆把话都说开了: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人和妖最大的问题,不仅仅是人的心思复杂,更重要的是,人的一生最多是一百多年的光景,但妖可以活上千年?
</br> 这个问题白宝灵还真是忘了。
</br> 你们之间,财富的差距是可以轻易改变的。但是身份,远远不能。殷殷继续说:现在你所看见的,是最年轻最健康的她,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会慢慢变老,她会生病,她挺直的背开始佝偻,紧致的皮肤开始长满老年斑
</br> 别说了!白宝灵的眼神里满是哀求,郑重地说:求求你。
</br> 殷殷每说一句,她都似乎能真切地看到阿禾的改变。她不害怕阿禾变老,她只是想到阿禾最后的终途死亡。
</br> 换一个吧,人真的不适合我们。殷殷最后叹息着说。
</br> 白宝灵没有回答,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从首饰盒里面拿出一块布条,捧在手上嗅了嗅,上面的香味已经很淡了,或者再过些时日什么都不会再留下来了。
</br> 她的脑海里反复斟酌着殷殷说的那些话,白宝灵自认自己的确是一个很容易伤心的人,就是养的小兔子死了她现在想起来还能觉得心痛,如果以后面对最爱的人死了,她又该怎么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