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十年 > 第44章
</br> 那就不是祁倧野了。
</br> 并且这人身上多少有些恶趣味,简青橙越是说不想听,他就越是说得饶有兴致。
</br> “我还记得是你主动挑起的一切。但等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却偷偷跑掉了。”
</br> 祁倧野果然提起这件事来。
</br> 简青橙很是心虚, 把自己埋在被窝里偷偷辩解:“有吗?没有吧。是你自己先不见的。”
</br> “喂,简青橙, 有你这样倒打一耙的吗?”
</br> 祁倧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事实上他也确实是生气了。
</br> 生气的他径直把简青橙从被窝里掏出来。
</br> 捧着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br> “我走的时候,是不是说过我先去处理工作?是不是说过要你在房间里等我,我帮你带饭回来。”
</br> “……很累,不记得了。”
</br> “脑袋不记得了,眼睛总还看得见吧?我留了纸条给你。”
</br> “没看见啊,纸条那么小,没看见也很正常吧。”
</br> “哦……那既然你这么累,这么辛苦。为什么偏偏还能在我离开以后的十五分钟内收拾好所有行李叫车离开呢?不要反驳我简青橙,我看着时间的,前前后后,绝对不超过十五分钟时间。”
</br> “……”
</br> “事实上,只有十四分钟零二十三秒。”
</br> 祁倧野强调。
</br> 简青橙眨了眨眼,眼神无辜清澈,还是没说话。
</br> 半晌。
</br> 祁倧野放弃。
</br> “好吧,睡了我又不负责任的跑掉,这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你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br> 他很无奈地松了手,用一种相当颓然的语气说道。
</br> 这样无奈的祁倧野其实是很少见的。
</br> 平日里的他自信又骄傲,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掌控之中一般。
</br> 可遇到简青橙……似乎,简青橙这个人的存在天生就是祁倧野的克星。所以哪怕她做出了这样那样的事情,祁倧野还是没办法和她彻底割裂。
</br> 他没办法和她割裂。
</br> 就好像他没办法真的和她生气一样。
</br> 哪怕当时,他意识到简青橙真的就那么不告而别了。哪怕后来,他反复联系简青橙无果,去她的学校宿舍找她,结果却最后得知她已经退宿毕业回国的消息。
</br> 他还是没办法生气。
</br> 他只是默默地跟经纪人说,自己以后有回国内发展的打算。
</br> 然后又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签了国内的一家经纪公司,签下了在国内活动很频繁的vp代言。
</br> 只是本以为能够见到简青橙的机会会在更晚以后才出现的。却不成想,vp举办的第一场活动,他就见到了那个一年前不告而别的熟悉身影。
</br> “对你来说,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br> 祁倧野问她。
</br> 简青橙摇摇头,说:“别问了祁倧野,问就是我对不起你。”
</br> “好吧。”
</br> 祁倧野嗤笑了一声,那笑声里多少带着些自嘲的意味。
</br> 但他果然没有再多问了。
</br> 就在这时,幸好,摆在床头柜上的房间服务电话适时响起,打破了两人之间那点儿微妙的尴尬情绪。
</br> “喂,你好。”
</br> 简青橙主动按下免提。
</br> 电话那头,前台小姐声音温柔,说:“您好女士,有一份您房间点的外送到了,我们现在给您送上去,可以吗?”
</br> “哦哦,好,送上来吧,麻烦你了。”
</br> 简青橙说。
</br> “好的女士,马上到,请您注意查收。”
</br> 前台女士说道。
</br> 电话被挂断。
</br> 简青橙准备换衣服下床拿外卖。
</br> 不得不说这个电话来的刚刚是时候,非常恰到好处地缓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而且还能解决简青橙肚子饿的实际问题。
</br> 不过。
</br> 简青橙正想要换衣服穿裤子。
</br> 就被祁倧野伸手阻止了。
</br> “你躺着吧,我去。”
</br> 祁倧野说。
</br> 简青橙当然不能同意:“说什么呢,你去,信不信明天就上热搜头条?”
</br> “无所谓,上就上吧。”
</br> 祁倧野耸耸肩。
</br> 也许是因为自欧美娱乐圈出道,他对这种事情非常不敏感。
</br> 但简青橙不行。
</br> 回国一年,她早已深谙内娱套路。
</br> 并且对祁倧野的部分狂热粉有着充分正确的理解。
</br> “不行,你不介意我介意。”简青橙固执地从他手上夺过自己的牛仔裤,说:“好不容易现在所有人都相信我们俩是好朋友了,我可不能让小会的努力白费。”
</br> “小会?”
</br> 祁倧野扯着牛仔裤的另一边不肯松手,因为这个亲昵的称谓,很不爽地挑了挑眉尾。
</br> 简青橙简单解释了一番:“你的大粉,我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粉丝号一开始是我在运营,后来你太红了我忙不过来,就把号给了一个你的真爱粉。他会定时在国内这边儿发布你的相关消息。”
</br> “哦,我记得他。”
</br> 祁倧野慢吞吞的说,漂亮的浅灰色瞳孔在房间灯光下微微亮了亮,说话的语气颇有些微妙:“他一直很想让我们在一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