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十年 > 第19章
</br> “为什么?”
</br> “这是你的钱。”
</br> “别那么傻,也别那么倔。”
</br> “我不能要你的钱。”
</br> “简青橙。”
</br> “我就是傻,就是倔!但不管你说什么,我真的不能要你的钱。祁倧野,我们是朋友,你不是我爸妈,你没有养我的义务。”
</br> “哦,说完了吗?说完我走了。”
</br> “喂!祁倧野!”
</br> 也许是终于被烦的忍无可忍,祁倧野回头凶巴巴地瞪她:“如果你真过意不去,就当是借我的钱,打欠条,还利息。”
</br> “但是,我把钱拿了,你还怎么办?你去录歌怎么办?做音乐很贵的吧?”简青橙委屈地眨着眼,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晃,但这种眼泪又和最开始不太一样。
</br> “是挺贵的。”
</br> 祁倧野没否认这一点,不过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笑了一下:“但你猜,我有多少个beat可以卖?”
</br> ……
</br> 有多少个其实简青橙真的不太清楚。
</br> 他把那个厚本子宝贝的紧,从来不给任何人看。
</br> 可是简青橙知道的是,但凡有那么一丁点的时间,祁倧野都不会浪费。虽然看上去祁倧野总是在睡觉,可事实上,祁倧野是她认识的人里最努力的一个,没有之一。
</br> 吃汉堡的时候。
</br> 他会带着耳机,一边吃一边半眯着眼敲拍子。
</br> 上课的时候,通常他会补觉,可如果老师很严格,他就不补了。教科书下绝对是英文字典。
</br> 那本厚厚的字典不知被翻过多少遍。
</br> 上回简青橙瞥过去的时候,发现书封都被翻烂了,内页也不可控制地卷起了边。
</br> 祁倧野写歌词时丰富的用词绝对有这本字典的功劳。
</br> 所以简青橙总是说,祁倧野会红的。
</br> 并不单纯只因为他的天赋,更是因为努力。
</br> 所以祁倧野当时那么说,简青橙真就信了。
</br> 那是因为她觉得祁倧野的才华有一天被发掘出来简直是一件如同人喝水一般理所当然的事情。
</br> 直到后来。
</br> 她终于后知后觉意识到祁倧野在撒谎——
</br> 哪有人卖歌最后卖一堆零钱出来啊?
</br> 这些钱分明就是祁倧野披萨店打工来的血汗钱。
</br> 可等简青橙发现的时候,已经完全是冬天了。
</br> 小镇又再度下了雪,厚厚的积雪让居民的出行变得格外困难,于是学校里也放了假。
</br> 简青橙彼时正因为发现祁倧野欺骗自己而和他单方面冷战。
</br> 足足三天两人一句话没说话。
</br> 第四天的时候,简青橙决定洗个澡,然后主动去见祁倧野。她想和祁倧野说,以后不必借给她钱了,因为她已经和小姨协商好,无论如何要等自己上完高中再去打工。
</br> 有了高中学历。
</br> 打工的工资也能高一些。
</br> 小姨手上还有些卖房得来的存款,又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一家人勉强仍能度日。
</br> 可简青橙却没想到的是。
</br> 第四天,她正洗澡。
</br> 不等她出门,素来高冷的祁倧野竟然主动来找她。
</br> 非但如此,那一天他的表情是那样的激动,动作又是那样的急切。以至于他只是猛地一推,小姨家那扇形同虚设的大门就这样敞开了。
</br> 然后。
</br> 正在洗澡的简青橙就尖叫了出来:
</br> “啊,滚出去!”
</br> 第10章 第二年+第十年
</br> “……为什么会有人在客厅洗澡?”
</br> “你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会有专门的浴室吗?”
</br> “哦,对不起。”
</br> “靠!17岁花季少女的身体被你看到了竟然道歉的这么敷衍,我要生气了祁倧野!”
</br> “嗯,你气吧。”
</br> “哈?”
</br> “……哈哈。”
</br> 简青橙换好了衣服,头发还是湿着没吹干,出门以后站在原地气鼓鼓地瞪着祁倧野。
</br> 像一颗生气的小土豆。
</br> 祁倧野没由来这么想,于是笑出了声来。
</br> “喂!你这个人!”
</br> 简青橙快气疯了,脸气得通红。
</br> 她17岁了,今年又不是7岁。
</br> 虽然和祁倧野一直都是好朋友,可男女有别这件事十岁就开始知道。捂了十多年的身体,忽然就这样被一个同龄大男孩儿以这样的方式猝不及防看到,不羞涩是不可能的。
</br> 况且……简青橙也有她自己难以启齿的秘密。
</br> 步入17岁以后。
</br> 也许是因为来了国,吃到一些不一样的食物。
</br> 停顿了十多年的身体忽然有一天开始了发育。
</br> 不记得是从哪一天开始,从前的小背心没办法穿了。又不记得是哪一天开始,裤子开始变得紧绷绷。
</br> 分明体重的变化并不大。
</br> 怎么会这样呢?
</br> 异国他乡,身边也没有同龄女生可以交流,小姨就更不用说,面都见不到几次。简青橙就将这些小秘密自以为是的用各种方式隐藏起来,宽松的裤子,层层迭迭厚实的上衣。
</br> 可今天,这些小秘密却被祁倧野戳破了。
</br> 像是夏天公园里的肥皂泡泡一样。
</br> 简青橙窘迫极了,第一次觉得站在祁倧野面前说话也变得这么难以忍受,无所适从。
</br> 她甚至不无愤怒地想。
</br> 祁倧野今天是发了什么疯,为什么就不知道敲门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