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那就不需要他们处理了。
</br> 中原中也皱起的眉毛松开,放松了一些,“啧”了一声,道:
</br> “房间沾染上血迹就不好打扫了。”
</br> 事实与中原中也猜测的相反,到来的不是贼,而是芥川龙之介的狂热粉丝。
</br> “芥川大老师,我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你了,”
</br> 太宰治穿着一套黑色西装,身上连同脸上都缠绕着绷带,似乎浑身都受了伤,看着芥川龙之介时,鸢色的瞳孔似乎有了高光,道:
</br> “芥川大老师,我的笔名是小菅银吉,求求你指导我的作品,让我得到芥川赏吧!”
</br> 从芥川龙之介透露出的些许情报中找到这里,纵然是太宰治,也废了不少的功夫,所幸他真的找到了!
</br> 虽然他想象中的芥川大老师比他还要年轻,但是,能写出那些作品,就是真正的芥川大老师!
</br> 太宰治眼中闪过一抹狂热,喋喋不休祈求芥川龙之介,直到惊动了大家长,开始安静如鸡,乖巧离开。
</br> 不是太宰治不想闹腾,而是他能感受到这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太危险了,如果真的冒犯到了他们,他们不会看在他还是一个孩子的份上原谅他。
</br> 在得到芥川赏之前,太宰治还不想原地去世。
</br> 大意了,他只推测到收养芥川龙之介的家庭是一个有利益相关,冰冷但又有一丝烂好心的家庭,没想到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
</br> 但是,为了芥川赏,他是不会放弃的!
</br> 中岛敦投稿有了新的波折,由于他的文风与芥川龙之介太过相似,不少人认为他是芥川龙之介新的笔名,为了和芥川龙之介原本的笔名分开,又被称为了“小芥川”。
</br> 中岛敦对如此高的评价又惊喜又忐忑,努力向外解释,但只有笔名为涩川龙儿的小说家相信他,帮助他澄清——
</br> 虽然这个澄清和挑衅没什么两样。
</br> 涩泽龙彦:敦君才是最优秀的小说家,芥川是谁?虽然写的小说的确有一点点优秀,但是能比得上我的天使吗?根!本!不!可!能!不服来辩!
</br> 中岛敦:救命!
</br> 作者有话说:
</br> 看到大家都在想看魏尔伦被关小黑屋~
</br> 但仔细想了想,符合逻辑只能是四年前的兰波关魏尔伦,关进去了不是晋江不允许的18+剧情,就是兰波试图驯服魏尔伦,魏尔伦恨到极致的互相伤害的be线。
</br> 大家真的想看吗?(惊恐)要不让他们角色扮演玩一个情趣?
</br> 感谢在2023-07-21 18:00:18~2023-07-22 17:53: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鸟穗玉、迦娜 3瓶;啊啾、风轻云淡、z、魏尔伦亲亲老婆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83章 番外5
</br> 中岛敦小心地拿着芥川龙之介和他的一迭手稿, 左看右看,提心吊胆,生怕有一个人从暗处跳出来,“噌!”地一下把他的手稿全部夺走。
</br> 不要误会, 这不是抢劫, 而是他和狂热粉丝斗智斗勇的生存经验!
</br> 在中岛敦11岁那年,芥川龙之介的一个狂热粉丝就找上门来, 让芥川龙之介烦不胜烦。
</br> 同年, 在中岛敦发表作品的第一年, 他同样隔空拥有了一个狂热粉丝,并惹了一个大麻烦。
</br> 在他12岁那年, 涩泽龙彦通过他的细枝末节找上门来,称呼他为“天使”,还自认为给了他一个惊喜。
</br> 不要说感到惊喜了,当时的中岛敦只感觉毛骨悚然, 差一点被吓到嚎啕大哭。
</br> 所幸当时的魏尔伦先生和兰堂先生及时出手, 挨个找到他们警告,如果没有经过允许, 不能出现在他们住处的方圆五百米以内后, 他们才勉强又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br> 被暴力制裁的太宰治和涩泽龙彦:……
</br> 好气,但打不过!
</br> 现在中岛敦自告奋勇帮助芥川龙之介投稿, 虽然特意绕过疯狂粉丝的住处,但已经超过了五百米的距离, 还是要小心一点才好。
</br> 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
</br> 等走到了桥头, 中岛敦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br> 太好了, 他们现在都没有在这里, 等过了这个桥,再过两个十字路口,就到横滨文学社了,看来这次交稿的过程非常顺利!
</br> 中岛敦高高兴兴过了桥,没有注意到他在走过桥中间时,闪过了微小的空间波动。
</br> 中岛敦只觉得没有狂热粉丝的骚扰,仿佛世界都变了一样,天更蓝了,水更绿了,连倒立出河面的双腿,都显得格外赏心悦目……
</br> 等等!双腿?
</br> 有人溺水了?
</br> 中岛敦悚然一惊,把手稿往地上一放,就跳下桥开始救人。
</br> 虽然刚碰到人,中岛敦就发现了一丝不对,老虎的力量不能使用出来了!
</br> 这个感觉?
</br> “太宰君?”
</br> 他们竟然用这个方法来骗取他的手稿?
</br> 太狡猾了!
</br> 中岛敦喊出了一声讶异的腔调,松开手,就要转身去拿回他的手稿,却在转身之际,被人抓住了肩膀。
</br> “虽然很可惜敦君打断了我的入水,但是,救到一半就要见死不救了吗?”
</br> 幽幽的,足以让中岛敦汗毛直竖的声音响起,故作伤心道:
</br> “敦君,真没想到你会成为这种人。”
</br> 中岛敦下意识反驳:“可是,太宰君根本不需要人救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