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虽然小黑屋还没有玩够,但是体验过了一段时间,结束了兰堂也只是可惜一下。
</br> 结束之后,他就能主动对魏尔伦亲亲抱抱,更进一步了。
</br> 中原中也怒气冲冲地将芥川龙之介的心血从兰堂手中夺回来,质问道:
</br> “你为什么要骗哥哥?”
</br> 兰堂慢条斯理地凌乱的长发一点点理顺,被中原中也发现,也不再伪装担忧的表情,而是平静地对中原中也微笑,语气镇定:
</br> “中也,你还小,不懂大人之间的情趣。”
</br> “呸!这才不是情趣,谎话连篇的骗子!”
</br> 中原中也气到不愿意再多说,转身就要离开这里,在即将碰到门口的时候,被兰堂喊住了。
</br> 兰堂道:“中也,我对你的歉意是真实存在的,四年前,无视你活着的权利,擅自对你下手,对不起。”
</br> 中原中也的身体顿住了,眼中的怒火被兰堂真诚的道歉熄灭了大半,推开门,底气不足地哼道:
</br>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向哥哥瞒着这件事,说你的好话。”
</br> 兰堂眸光十分平静:“没关系。”
</br> 谎言总有揭开的那一天,兰堂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br> 兰堂左右看了一圈,看着熟悉的装修,还是决定继续睡觉,养足精神,再面对接下来的风波,
</br> 等到魏尔伦回来之后,就要到明天了。
</br> 魏尔伦装在这里的门很巧妙,无法使用钥匙,只能用重力控制里面的金属才能打开。
</br> 中原中也用重力将门锁上,来到监控室,把监控的电源再次打开,通过楼梯离开了地下,再把外面的大门锁上,尽量把所有东西恢复正常,
</br> 从外界看来,这就是一间普通的平房。
</br> 将一切做好之后,中原中也从这里离开,通过夜色的遮掩跑回了家,爬墙扒在窗户上,敲了敲窗。
</br> 窗内很快有人打开了窗户,让开了距离,烟灰色的眼睛沉默地注视着中原中也。
</br> 中原中也翻身来到房间,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将信封重新交给芥川龙之介。
</br> 芥川龙之介看着信封,表情看不出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br> “事情败露了吗?”
</br> “没有,一切都很顺利,我看到兰堂先生了。”
</br> 中原中也抹了一把脸,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沉默了一瞬,道:
</br> “哥哥说的是真的,兰堂先生真的在养伤,我们看不到兰堂先生,也是兰堂先生自己拒绝看到我们。”
</br> 中原中也实在无法把兰堂破廉耻的行为告诉一个比他还要小的孩子,只能用一个善意的谎言为他们遮掩。
</br> 中原中也:“我看兰堂先生很精神,病应该很快就能好了。”
</br> 等他的哥哥知道了这件事,兰堂先生的“病”就能不治而愈了。
</br> 兰堂又睡了一觉,睁开眼睛后,抬起手,看着和手腕上的圆环连接在一起的锁链,
</br> 平心而论,银色的锁链精致又纤细,落在苍白的肤色,如同一件艺术品,而不是刑具。
</br> 可惜在魏尔伦回来之后,这套锁链就要落灰了。
</br> 门再次被打开,兰堂看去,看到了魏尔伦,
</br> 魏尔伦风尘仆仆,似乎一到横滨,就先来到了这里看兰堂,在看到兰堂后,身上有些焦躁的气息缓缓平静下来。
</br> 兰堂就这样静静看着魏尔伦,看着魏尔伦把帽子挂在衣服架上,又一步一步向他走过来。
</br> “兰堂,”
</br> 魏尔伦弯下腰,蓝眸没有波动,看着兰堂,问道:
</br> “监控为什么会断电?你的异能恢复了?”
</br> “你可以猜一猜,保罗。”
</br> 兰堂语言模糊,对魏尔伦伸出手,一个无害的邀请姿态,
</br> 当魏尔伦握上兰堂的手,放松警惕的那一瞬,兰堂突然用力将魏尔伦拽到床上,利用技巧,用自带的锁链缠绕着魏尔伦的手腕,将两只手锁在一起,翻身压制了魏尔伦。
</br> 所幸兰堂身上的锁链足够长,没有沦落到自身也被锁住无法挪动的场面。
</br> “发现自己出不去,所以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了我吗?兰堂,”
</br> 魏尔伦动了动手,听着金属碰撞的清脆声音,嘲讽地轻笑了一声,没有使用异能,放松地躺在床上,道:
</br> “是觉得这段经历恶心吗?还是生气?怨恨?想要打我发泄怒火?”
</br> 这一切对魏尔伦都无所谓,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br> 兰堂在魏尔伦唇角吻了一下,打断了魏尔伦的嘲讽,似乎是日常聊天的口吻:
</br> “我在你身上闻到了雨水的味道,外面下雨了吗?”
</br> 魏尔伦顿住了,目光怪异地看着兰堂,一时没有回答。
</br>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保罗,把我囚禁起来,只能被你一个人看到的行为,不是应该感到愉快,满足吗?”
</br> 兰堂无奈地说:
</br> “为什么会觉得痛苦?一边痛苦一边不愿意放手,把自己伤得伤痕累累,还不愿意在我面前表现出来。”
</br> 否则,他早就暂停这个会让魏尔伦感到痛苦的小游戏了。
</br> “是你的临终关怀吗?”
</br> 魏尔伦似乎想通了什么,侧过头,嗤笑道:
</br> “如果知道我们现在会成为这幅模样,我早就在四年前就带着弟弟离开横滨了,你不用成为兰堂,我也不会拥有那段让我痛苦的记忆,好聚好散,不用犹豫。”</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