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堂主动出声,打破这个房间的安静,疑惑道:
</br> “在我不在你身边的四年里,你从谍报员的世界里究竟学到了什么?”
</br> 为什么会想到把他囚禁起来?
</br> “中午好,兰堂。”
</br> 在来之前,魏尔伦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有了愧疚表现,弯唇微笑,表情明朗,回答兰堂的疑惑:
</br> “我学到了很多,包括如何把你留下来。从今天开始,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看到的人也只会是我一个人。”
</br> 兰堂成为了兰波,想要离开他,魏尔伦只能出此下策。
</br> 他本想要打断兰堂的手脚,但在最后一刻,还是心软了,只选择打昏了兰堂。
</br> 啊这……
</br> 他本来就不会离开魏尔伦。
</br> 兰堂愣愣地看着魏尔伦,慢半拍地正要开口。
</br> 魏尔伦俯身,低头用唇堵住了兰堂的嘴,从轻吻发展成为了进攻猛烈,几乎要夺走对方口中空气的深吻。
</br> 兰堂半阖着眼睛,没有拒绝也没有引导,仿佛是被迫承受一般,抬起头,享受魏尔伦主动的吻。
</br> 当湿吻结束,魏尔伦又在兰堂的唇角亲吻,将兰堂唇角湿漉漉的水痕和银丝吻去,低声道:
</br> “我也可以想对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br> 而兰堂,从一个超越者,只能成为他的囚犯。
</br> 兰堂:“!!”
</br> 刺激!
</br> 再多来点!
</br> 兰堂不动声色地变了,表情从疑惑变为了带着疑惑的柔软无措,眸光变得潋滟,似乎泛了一层水光,被吻红的唇微微抿起,脸上增添了一层浅浅的红晕,似乎没有力气一般依靠在床头,略带急促地呼吸着,整个人充满了诱惑。
</br> 魏尔伦心中升起了一丝愧疚,轻抚着兰堂的脸,没有发现兰堂的改变,道:
</br> “我知道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还会恨我,但是,你只能接受这个情况,兰堂。”
</br> 原来他的保罗喜欢这样的情趣吗?
</br> 兰堂眼底的神色微动,顿时觉得自己悟了。
</br> 兰堂对除了魏尔伦之外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被魏尔伦囚禁,也没有冒犯的感觉,而是决定配合下去。
</br> 每天待在温暖的房间,不用为外界的事情发愁,只用看到魏尔伦的生活,简直是一种享受。
</br> 表面上,兰堂沉默了良久,微微侧头,像是要避开魏尔伦的手,半推半就道:
</br> “龙之介他们呢?”
</br> 魏尔伦的声音散漫,道:
</br> “我告诉他们,你因为穿越时间,身体受了暗伤需要休养,他们很听话,也很乖巧,所以,没有人发现不对,也不会来救你。”
</br> 兰堂的声音哑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魏尔伦,道:
</br> “我明明没有暗伤。”
</br> “我说有,在他们眼中你就有,”
</br> 魏尔伦将无力的兰堂抱进怀中,如小提琴般的声音似是诱哄似是威胁,道:
</br> “兰堂,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br> 当然可以!
</br> 兰堂的心底十分配合,身体却似乎无法接受般微微颤抖起来,表情露出了几分抗拒,欲拒还迎道:
</br> “这里的一切都是你布置好的,特殊金属制造的锁链,我身上没有力气也是你给我注射的药剂。”
</br> “没错。”
</br> 魏尔伦的手指玩弄着兰堂的长发,在修长的手指上卷了一圈又一圈,扯到兰堂的头皮,带给兰堂酥酥麻麻的痒意。
</br> 兰堂闭了闭眼睛,似乎不愿意再看到魏尔伦,语气伤心道:
</br> “保罗,你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br> “让你失望了,兰堂,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不好。”
</br> 魏尔伦的表情平静,放开兰堂的头发,端起餐盘上的白粥,道:
</br> “吃饭吧,兰堂,粥快要放凉了。”
</br> 兰堂侧头,心情低落,没有看向魏尔伦,道:
</br> “放在这里吧,我暂时没有胃口。”
</br> 兰堂说的是实话,他本以为魏尔伦有关系更进一步的打算,结果魏尔伦只亲两口就没有下文了!
</br> 是想用绝食抗议吗?
</br> 就这么不想待在他身边?
</br> 魏尔伦看到兰堂恹恹的表情,心中生出一抹刺痛,手指收紧,在碗即将破碎的前一秒放缓了力道。
</br> 但是,没关系,兰堂迟早会接受这个事实。
</br> 魏尔伦抬手喝了一口粥,拉过兰堂,用亲吻的方式将粥渡了过去,强迫兰堂吞咽。
</br> 兰堂错愕地睁大眼睛,即使魏尔伦拉开了距离,表情依旧控制不住的惊讶。
</br> 魏尔伦是从哪里学到的这个方法?
</br> “兰堂,”
</br> 魏尔伦抬手,垂眸,舌尖将唇边溢出的水渍卷走,问道:
</br> “接下来,你是要自己喝,还是要我喂你?”
</br> 还是刚才的那种喂法吗?
</br> 兰堂的眼底亮起了光,试探地表现出了抗拒,摇头不语。
</br> 魏尔伦神色不明,继续使用刚才的方法喂兰堂。
</br> 一顿饭结束,兰堂表面悲愤,实则满足地缩在被子里,装作不愿意再看到魏尔伦的模样。
</br> 虽然吃不到肉,但汤喝饱了!
</br> 魏尔伦沉默地收拾着东西,端走餐盘,离开了房间,让兰堂单独一个人冷静一下。
</br> 兰堂在床上“冷静”着,彻底放松,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后,头脑空白,下意识扭头看床边的人,
</br> 房间开了明亮的白炽灯,魏尔伦坐在床旁,表情在阴影下覆盖了一层阴霾,手中拿着一个医药箱,正在配制着药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