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同于在中原中也面前的逞强,魏尔伦在兰堂面前,直白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
</br> 兰堂因为魏尔伦的主动亲近和情话受宠若惊,一时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重复道:
</br> “我也很想你,保罗。”
</br> 在离开魏尔伦的上一秒,兰堂就开始想魏尔伦,直到亲眼看到魏尔伦,他才能勉强放心。
</br> 魏尔伦的声音柔和:
</br> “不过,在这四年里,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亲爱的,恢复记忆后,你究竟是兰堂还是兰波?”
</br> 是爱他的兰堂,还是讨厌他的兰波?
</br> 魏尔伦的手指隔空顺着兰堂的肩膀向下拂过,直到垂下,停到兰堂的腿部,垂下睫毛,眼底闪过一丝暗芒,
</br> 这么近的距离,即使兰堂反应过来,想要离开他,他也能在瞬间把兰堂的腿折断,
</br> 四年前的两败俱伤不会再发生!
</br> 这个问题?
</br> 兰堂的大脑似乎被泼了一盆凉水,身体僵住了,
</br> 难道魏尔伦在兰波面前说出分手还不够,还要在兰堂面前分一遍手?
</br> 他就知道魏尔伦不会这么简单原谅他,
</br> “两个都是我,保罗,不要和我分手,我爱你。”
</br> 兰堂一边说着情话,一边拉开了一些距离,用变得可怜巴巴的脸博取同情:
</br> “保罗、亲友、亲爱的,现在已经没有东西可以阻挡在我们之间,就算你因为四年前的事情憎恨我,我也可以为此赎罪,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br> 正要准备下手的魏尔伦:“……”
</br> “兰波,你不恨我吗?我让你变成了兰堂,不再是兰波。”
</br> 魏尔伦试探地喊出了曾经的称呼,说出的一直以来纠缠着心底,让他彻夜难眠的问题。
</br> 兰堂摇了摇头,全盘接收了这个称呼,用满是爱意的视线看着魏尔伦,道:
</br> “我已经说过了,保罗,兰堂只是在另一种情况下的我,我以前担忧的事情完全不会发生,还让我真正理解了你。”
</br> 兰波担心他的离开会造成法兰西的损伤,不知道他从未来带回去的情报就是为了填补可能对法兰西造成的损失。
</br> 兰波又担心,失去记忆后,他不再是兰波,但他只是失去了记忆,灵魂依旧是他,四年时间只是一段理解魏尔伦必须要经过的经历。
</br> 更何况,他会失忆本就是他的错误操作引起的,怪不到魏尔伦的头上。
</br> 魏尔伦神色模糊地听着兰堂对他的坦白,四年前,兰堂一片无知中做出的选择以及兰堂最后的想法。
</br> 兰堂从来没有责怪过魏尔伦,只是在自责自己以前的傲慢。
</br> 兰堂最后对魏尔伦道:
</br> “亲爱的,请原谅我以前的傲慢,我一直都在爱着你,这份爱永远不会改变。”
</br> 兰堂充满包容又浓厚的爱将魏尔伦笼罩,融化了魏尔伦心底的最后防线:
</br> “我也爱你。”
</br> 魏尔伦为自己对兰堂的不相信与质疑而感到愧疚,道歉道:
</br> “很抱歉,兰堂,是我没有相信你,还想要走过去的老路。”
</br> 兰堂感到了一丝困惑:
</br> “什么老路?”
</br> “我刚在一直在想,如果你恨我,想要离开我,”
</br> 魏尔伦抬手抚摸兰堂的脸,声音带了一丝危险,道:
</br> “我就把你的四肢打断,强迫你留下来。”
</br> 把他的四肢打断吗?
</br> 兰堂定定地看着魏尔伦,突然笑了起来,带了一丝调侃,眼底却满是认真:
</br> “为什么不杀了我呢?我记得你之前一直在说如果我变心就杀了我的。”
</br> 难道因为魏尔伦经历了这件事,对他的爱意变少了?
</br> “因为我不舍得让你死去,兰堂。”
</br> 魏尔伦在兰堂的唇角亲了一下,说出心底的真实想法,道:
</br> “我爱你的灵魂,所以,痛苦也好,伤心也罢,我都想让你留在我身边。”
</br> “听起来很恐怖……但是,没关系,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对你生气。”
</br> 魏尔伦浓重的占有欲让兰堂彻底放下心,眼底如同充满了星光,亮了起来,激动起来一般捧着魏尔伦的脸,在上面落下啄吻:
</br> “我爱你。”
</br> 兰堂从魏尔伦的额头吻到了唇角,每落下一个吻,就喃昵一句“我爱你”,声音带着含糊与腼腆,铺天盖地的激烈感情,仿佛要将魏尔伦溺毙。
</br> 魏尔伦接受着兰堂细密的吻,迷迷糊糊地开始回吻,直到呼吸变得急促,房内的气氛开始灼热……
</br> “等等,我们需要去楼上。”
</br> 中原中也在魏尔伦刚踏入这个房间,就脚步轻快地从魏尔伦身后跑向他的家人,一手拉着错愕的芥川银,一手拉着最小的中岛敦,喊着芥川龙之介一起去隔壁避难。
</br> 在悬崖上,他成功说服了他的哥哥回家和兰堂先生坦白,也眼睁睁看到了他的哥哥的脑回路从一个极端转向了另一个极端!
</br> 如果他的哥哥真的和兰堂打了起来,他们这群孩子最好避一避,不要加入进去。
</br> 等等,以他们两个的杀伤力,他们应该可以把房子掀了!
</br> 中原中也脑中冒出这个想法,顿时警惕了起来。
</br> 不过,从警惕到无聊到用打游戏打发时间,直到中原中也打游戏打累了,把游戏机放回去,
</br> 中原中也才后知后觉地觉得奇怪:</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