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中原中也刚吃完早餐,并不饿,面对魏尔伦的好意接了下来,一边恶狠狠地咀嚼,一边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br> 中原中也本来想说服魏尔伦和兰堂和好,但是突然听到“兰波杀他”这件事,心情同样十分复杂。
</br> 兰波就是兰堂先生,也就是说,兰堂先生想要杀了他。
</br> 由于他没有这段记忆,身体也完好无缺,兰堂先生一向对他友善,中原中也又没有太多的实感。
</br> 中原中也后仰,躺在野餐布上,翻滚了两圈远离魏尔伦,避开魏尔伦的投喂,问道:
</br> “兄长,兰堂先生恢复记忆后,他做了什么?”
</br> 魏尔伦看着中原中也难得的“撒娇”,目光更加柔和,也没有强迫中原中也坐起来,轻声道:
</br> “他用从未来带回去的情报,从法国换回了我们三个人的自由。”
</br> 中原中也看着头顶的树荫,蓝色的瞳孔倒映着绿色的郁郁葱葱,一片纯粹,又问道:
</br> “兄长,独自一个人等了四年时间,你会无聊吗?”
</br> 要知道,他认知中的兄长,可是会因为“平等的爱”而斤斤计较,如果对他的注意力不够,还会吃醋,闹小脾气的人。
</br> 只有三岁的阅历,模样看着比他年长,某种程度比他还要幼稚的兄长,为了过去与未来,孤身一人等待了四年的时间,中原中也无法想象这个场景。
</br> “不会,”
</br> 听出了中原中也话语中的分量,魏尔伦的目光有些恍惚,口中却还在否认,对中原中也微笑:
</br> “这四年内,我很忙,需要截杀的暗杀对象,需要收集的情报,帮忙传递任务,经常来日本看你们,完成在这里的部署,忙得团团转,一点都不无聊。”
</br> 战争时期本就紧张,得到了未来的情报,法兰西更是如同开了挂一般原地起飞,飞速发展,每个阶段,每个能干活的人都被拉起来分配任务。
</br> 魏尔伦回到法兰西后,不可避免地为超越者们分担了一些压力,国内的超越者们从快要猝死的程度变成了勉强凑够休息的时间。
</br> 直到一年前的战争结束,几个原本就不喜欢干活,这次更是累得够呛的超越者找准了时机,立刻罢工,逃跑一般离开了巴黎,魏尔伦为了兰堂,继续留了下来。
</br> 因为这件事,魏尔伦也能感到国内的超越者对他的态度友善了一些——
</br> 没有人会不喜欢主动帮他们分担任务的冤大头。
</br> 中原中也侧头,看向魏尔伦,眨了一下蔚蓝的眼睛,疑惑道:
</br> “兄长没有旅游,而是回法国了?”
</br> 魏尔伦:“只有我一个人的旅游,也没有意义,而且,我也不放心让这件事给其他人负责。”
</br> 也是赎罪般代替兰波为了兰波的母国奉献力量。
</br> 中原中也:“我在羊的时候,能找到食物的好运气也是兄长做的吗?”
</br> 魏尔伦:“是我,虽然从包装纸看,是过期的食物,但是里面的食物都是新鲜的。”
</br> “我说我的‘好运气’怎么一消失,就遇到了兄长。”
</br> 中原中也低声嘟囔了一句,抬手遮着透过树荫的光点,眼底仿佛有什么融化了,表情十分平静,道:
</br> “吃完野餐,我们回去吧,哥哥,兰堂先生很明显没有因为这件事责怪你,你也舍不得兰堂先生,你们把这件事说开之后,我们依旧是一家人。”
</br> 魏尔伦的身体顿住了,停顿了片刻,才缓缓收回手,吐出一口气,垂眸,露出放松的微笑,道:
</br> “你说得没错,中也。”
</br> 魏尔伦带着中原中也来到这里,并不是真正想要离开日本,而是一种近乡情怯的逃避。
</br> 兰堂以前告诉他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会因为从兰波变成了兰堂憎恨他吗?
</br> 四年前,他在决定带着弟弟离开时,告诉兰堂的分手,兰堂会把它当真吗?
</br> 看到现在的他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
</br> 魏尔伦一概不知,又无法放任自己放下颜面,坐在他期待已久的家中,眼巴巴地等待一个结果。
</br> 他只能离开这里,等待兰堂做出选择,期待着兰堂来这里找他。
</br> 如果兰堂真的放弃爱他,选择怨恨,魏尔伦同样不会甘心。
</br> “本来就是这样,哥哥,那座房子是你买下来的,”
</br> 中原中也一拍地面,坐起身,直视着魏尔伦,目光十分坚定,道:
</br> “就算是你们真的分手了,也是兰堂先生一个人离开这里,而不是你灰溜溜地逃跑。”
</br> 魏尔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顿住,猛地看向中原中也,道:
</br> “中也,你刚才在喊我什么?”
</br> 他的弟弟刚才喊他的称呼,不是略带疏离的“兄长”,而是十分亲昵的“哥哥”!
</br> “哥哥,”
</br> 中原中也又喊了一声,在魏尔伦震惊的注视下,表情越来越不镇定,最终恼羞成怒,大声质问道:
</br> “有什么好看的?这不是正常的称呼吗?”
</br> “没错,这本来就是十分正常的称呼。”
</br> 话虽如此,魏尔伦眉间却升起了明朗的笑意,不再纠结,不再犹豫,把中原中也抱起,就往家中赶:
</br> “弟弟,我们去等兰堂回来吧,如果兰堂因为四年前的事情憎恨我,想要离开我,那就再打一架吧,”
</br> 魏尔伦粲然一笑,在阳光下,如同热情又优雅的欧洲神明,用柔和的声音说着充满血腥的话:</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