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中原中也想到了兰波的墓碑,心里咯噔了一下,
</br> 难道他们因为兰波吵架了?
</br> 最终分手,兄长留在了五年前,兰堂决定回到未来,现在开始分孩子了?
</br> 中原中也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咬了咬牙,做出了选择:
</br> “兄长,我愿意和你一起离开。”
</br> 芥川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双手不安地搅在一起,细声细语地问道:
</br> “魏尔伦先生,能带上哥哥吗?”
</br> 芥川龙之介第一个做出了反应,拒绝道:
</br> “银,在下要在这里等待兰堂先生。”
</br> “我不想和哥哥分开,”
</br> 芥川银的眼中升起了雾气,对魏尔伦鞠了一躬,道:
</br> “很抱歉,魏尔伦先生。”
</br> “没关系,”
</br> 魏尔伦明白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情谊的份量,对芥川银的选择心底已经做好了准备,抱起中原中也,揉了揉芥川银的头发,柔声道:
</br> “那我们就下次见面吧,小银,说不定我很快就会回来。”
</br> “再见,魏尔伦先生。”
</br> 芥川银看着魏尔伦离开的背影,声音微微颤抖,忍不住带了一丝哭腔。
</br> 中岛敦目光懵懂地看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安慰道:
</br> “姐姐,魏尔伦先生说很快就会回来,你不要伤心。”
</br> 芥川银摇了摇头,对中岛敦露出一个含着泪水的微笑:
</br> “我知道,敦。”
</br> 中原中也趴在魏尔伦的肩头,看着熟悉的房子在眼中变得越来越小,心情低落下来,问道:
</br> “兄长,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br> “去兰波的墓碑旁野餐,那里是一个不错的地点。”
</br> 魏尔伦提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篮子,对中原中也直言不讳,道:
</br> “我们在那里等到晚上,如果兰堂没有找过来,就证明了他在因为过去的事情记恨我,不想看到我。”
</br> 果然吵架了。
</br>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问道:
</br> “如果兰堂先生找过来了呢?”
</br> 魏尔伦:“那就证明兰堂说的全都是真的,我和兰堂的关系不会改变,还需要向兰堂道歉。”
</br> 魏尔伦脚步轻点,飘在半空中,避开地面的人的视线,快速地向僻静的悬崖处赶去。
</br> 魏尔伦再次站在兰波的墓碑旁,墓碑依旧崭新,他却是时隔五年再站到这里,回想过去时的心情,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
</br> 魏尔伦伸出手抚摸上面的笔触,神色不明:
</br> “兰波啊……”
</br> 中原中也站在地面上,压着想要呕吐的冲动,晕晕乎乎地走到魏尔伦身边,抓着魏尔伦的衣角,问道:
</br> “兄长,你还好吗?”
</br> 中原中也能感到魏尔伦的情绪不是喜悦,也不是难过,而是十分复杂的低落情绪。
</br> 难道他的兄长虽然因为兰波和兰堂先生大吵了一架,但是心底还是在记挂着兰堂先生,一点都不想分手。
</br> 但是,如果想给兰堂先生道歉的话,可不能躲在偏僻的地方,等待着兰堂先生找过来。
</br> “我没事,弟弟。”
</br> 魏尔伦对中原中也展颜一笑,抬手将兰波的墓碑从土里拔起来,用重力压成了两个临时的凳子,放在树荫下。
</br> 魏尔伦又将篮子中的野餐布在树荫下铺开,把食物摆出来,问道:
</br> “弟弟,你想吃什么食物?”
</br> 中原中也目瞪口呆地看着魏尔伦的行为,脑中所有的想法顿时化为了虚无,只留下了震撼:
</br> “兄长,你在干什么?”
</br> 他的兄长就算因为恋情失败想要迁怒兰波,也不能这么侮辱兰波的墓碑吧!
</br> 魏尔伦目光困惑,看了看摆好的食物,又看向中原中也,迟疑道:
</br> “野餐?”
</br> 他的弟弟怎么了?不喜欢野餐吗?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7-15 17:51:00~2023-07-16 17:39: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摩鸠 20瓶;风叶已鸣廊 4瓶;迦娜 2瓶;51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77章 捡到人的第七十七天
</br> “我不是说野餐, ”
</br> 中原中也摇头,指着魏尔伦已经坐下的凳子,道:
</br> “兄长,你怎么能把兰波的墓碑做成凳子?”
</br> “我为什么不可以?”
</br> 魏尔伦莫名其妙地看着中原中也, 再次解释道:
</br> “弟弟, 兰波还活着。”
</br> “我知道,但是, 你可以把墓碑碾成碎末!”
</br> 中原中也走上前, 看到端坐在墓碑凳子上, 丝毫没有感觉哪里不对的魏尔伦,顿时觉得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br> 没错,这种奇葩的脑回路,是他的兄长。
</br> 中原中也苦口婆心:“兄长,就算你讨厌兰波, 你也不能这么做。”
</br> 他记得兰波是魏尔伦过去的同伴, 这也太侮辱人了。
</br> 魏尔伦:“我不讨厌兰波。”
</br> 中原中也表情严肃:“为了哄兰堂先生开心同样不能这么做。”
</br> 魏尔伦疑惑地看了看他给兰波建立的墓碑,现在被他废物利用成为了凳子,
</br> 在兰堂恢复了身为兰波的记忆后, 同样恢复了对兰波的认属感。
</br> 魏尔伦实话实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