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他在其中诞生,教导他长大,培养他的一切,兰堂根本无法在战争的危机关头,为了感情,做出背叛他的母国的行为。
</br> 微弱的感情被理智压下,始终无法冒头。
</br> 直到失去了全部记忆,失去了必须要承担的责任后,兰堂才敢放任感情在心中成长,越来越多,直到填满心脏,浓厚到足以左右理智。
</br> 但他过去做出的行为,足以让魏尔伦对他死心。
</br> “保罗,如果过去的我愿意为了你放弃法兰西,那就不再是我了,”
</br> 兰堂真正落下泪,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滴落,落在魏尔伦的手中,道:
</br> “我无法为我的过去辩解,但是,我还是想要祈求你原谅我,请原谅我曾经做出的一切。”
</br> 魏尔伦被眼泪烫到了一般收紧手,握住了这滴泪,心软了下来,低声道:
</br> “我知道,兰堂,如果兰波是一个可以被感情左右的人,组织根本不会让你成为监管我的人,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br> 在一无所知的时候,魏尔伦还会厌恶兰波,但是,在知道兰波为他付出的一切之后,魏尔伦根本无法放任自己厌恶兰波。
</br> 但是,兰堂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br> 难道,兰堂想要把他和弟弟带回法国吗?
</br> “虽然过去的我看不上现在的我对心爱之人的坦诚和愧疚,但不可否认,我们始终是同一个人,只是不同情况下的我。”
</br> 兰堂双手握着魏尔伦的手,下半张脸抵在上面,眼睛看着魏尔伦,是一个忏悔的姿态,也如同一个偷偷的吻:
</br> “还有一年的时间,就当是为了我,保罗,再忍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你就彻底自由了。”
</br> 一年的时间?
</br> 魏尔伦的思绪急转,问道:
</br> “是那份情报?”
</br> 魏尔伦不相信组织会那么好心,唯一的破局点,只是他带回来的那份情报!
</br> “没错,我用那份情报向组织换取了我们的自由。”
</br> 兰堂闭了闭眼睛,眼中满是愧疚,声音艰涩道:
</br> “还有中也,你可以带着他去任何地方,组织不会阻止你,也不会强迫你留下来。”
</br> 这只是他在知道过去的时候,尽可能做出的弥补。
</br> 魏尔伦的眉毛舒展,眼底亮起了光,问道:
</br> “你的意思是,在五年后,我们的家人,弟弟,一切都不会改变,是吗?兰堂。”
</br> 魏尔伦在知道兰堂是兰波后,恐惧并担忧未来的家庭会随时分崩离析,但是,如果兰堂向组织换了这个条件,那就不用担忧了!
</br> 兰堂藏下心底的担忧,对魏尔伦露出一个微笑:
</br> “没错,只要保罗想,我们可以一直待在日本,将几个孩子养大,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我们。”
</br> 经过一年后的争吵,魏尔伦恐怕不会轻易原谅他。
</br> 战争已经结束,法兰西就不需要谍报员了,除非战争再次开始,才会将他们招集回去。
</br> 那就太好了!
</br> 魏尔伦心底最后的忧虑不见,目光喜悦,在兰堂的眉心吻了一下,高兴道:
</br> “兰堂,只要在一年后,兰波在横滨失忆,把弟弟也留在那里,命运就可以闭环了!”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7-14 17:28:1-07-15 17:50: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迦娜 2瓶;51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76章 捡到人的第七十六天
</br> 一片狼藉的后院, 四个孩童满眼悲切,因为大人的突然消失陷入了迷茫,悲伤的气息还没来得及笼罩着后院,一道喜悦的声音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br> “surprise!”
</br> 一道白色的身影来到了后院, 将中原中也抱入怀中, 亲昵道:
</br> “弟弟,这么长时间不见, 我好想你, 感觉你都瘦了不少。”
</br> 时隔四年, 魏尔伦再次与中原中也碰面,抱着中原中也就不撒手, 如同吸猫一样用下巴在中原中也的头顶蹭了蹭。
</br> “哈……啊?”
</br> 魏尔伦听到了中原中也错愕的声音,感受到了下意识想要挣扎,却猛然顿住的动作。
</br> 果然,他的弟弟还是如以前一样可爱!
</br> 抱住了亲爱的弟弟, 魏尔伦终于分出精力来看剩余三个一脸呆愣的小孩子, 伸手在芥川银的脑袋上揉了揉:
</br> “小银,龙之介, 敦, 好久不见,你们没有受到惊吓吧?”
</br> “魏、魏尔伦先生?”
</br> 芥川银睁大眼睛, 抬着头,看着突然出现的魏尔伦, 惊喜又惊讶。
</br> 芥川龙之介看到魏尔伦, 表情不再空白, 下意识往魏尔伦身后看去:
</br> “是一个恶作剧吗?”
</br> 既然魏尔伦先生出现了, 兰堂先生也应该会出现。
</br> “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br> 中岛敦的泪水才落下, 在看到魏尔伦后,就立刻破涕为笑,抬起手,用衣袖擦着自己的眼泪。
</br> “兄长,”
</br> 中原中也推着魏尔伦的肩膀拉开了一些距离,抬头向上看去,果然看到了他兄长的那张脸。
</br> 不过,看上去成熟了不少,但眼中的慈爱分毫不少,减少了不少的陌生感。
</br> “到底发生了什么?兰堂先生呢?究竟是怎么回事?”
</br> 中原中也大脑仿佛不会转了,看了看魏尔伦,又看了看后院的大坑,满脸懵逼。</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