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知道,他之所以会前往未来,不是组织动的手脚,只是因为一场阴差阳错。
</br> 他前往了五年后的未来,又回到了现在,组织知道这件事,不可能不会在未来借助这件事谋取利益,
</br> 因此,当过去的他前往未来的组织时,组织趁机把情报放在他身上,也不是不能理解的行为,
</br> 这只是一件没有告诉他真相的谍报员任务。
</br> 只不过,在任务过程中,他做了一场毫无意义的美梦。
</br> 所有的事物都是真的,但一切也随时可以破灭,正如在烟花消散之后,留下的只有满地的余烬。
</br> “保罗,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不用向我道歉!”
</br> 兰堂大惊失色,急声道:
</br> “而且,你就没有想要知道的事情吗?关于未来的事情,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br> 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兰堂同样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br> 魏尔伦知道兰堂主动会向他道歉,只是因为爱他。
</br> 魏尔伦看向兰堂,问道:
</br> “一年后,你为什么会失忆?是为了得到今天的情报吗?”
</br> 现实如同一个越缠越乱的毛线团,魏尔伦困在其中,试图抓住其中的一条线头。
</br> “不是,我对这场交易的内容根本不知道,我会失忆是我发自内心做出的选择,不掺杂任何利益。”
</br> 兰堂没有撒谎,将能告诉魏尔伦的内容挑挑选选,低声道:
</br> “虽然一年后的事情有一些波折,但是,最后我失忆的结果,是因为我自己的行为导致的。”
</br> 魏尔伦看着兰堂,目光没有波动:
</br> “你有事情在瞒着我,兰堂。”
</br> “很抱歉,保罗,但是现在不能告诉你。”
</br> 兰堂握着魏尔伦的手,在唇边吻了一下,愧疚道:
</br> “等到一年后,你就会什么都知道了。”
</br> 现在告诉魏尔伦,他只会立刻翻车。
</br> 魏尔伦安静地“嗯”了一声,抽回手,如同一个孤寂又迷茫的神明,叹道:
</br> “兰堂,我有些困了,剩下的事,留到天亮之后再说吧。”
</br> 说完这句话,魏尔伦突然感到了疲惫,不再看兰堂,自顾自地就回到房间,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br> 或许,一觉醒来,他依旧在横滨,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也不会改变。
</br> 兰堂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表情慌乱又无助,
</br> 魏尔伦理解他,也原谅了他,但是却仿佛受到了打击,提不起精神,也不想听他说话。
</br> 兰堂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压制魏尔伦,甚至可以如他失忆时想象的那样,打断魏尔伦的腿,将他囚禁起来,
</br> 但是,一旦他在魏尔伦面前表现出来,他就彻底完蛋了!
</br> 现在还没有走到绝境,他还有魏尔伦的家人和弟弟,只要他再多哄一段时间,魏尔伦迟早会原谅他。
</br> ……如果现在的魏尔伦没有原谅他,等到了未来,那就更糟糕了!
</br> 兰堂环视了四周,最后选择睡在沙发上凑合一晚上,
</br> 不是因为他找不到这个房子的客房,只是为了苦肉计和能离他的保罗更近一些。
</br> 漆黑的月光下,两个人在弯曲的巷子中赶路,
</br> 后面的人抱着一个瘦小的孩童,从小跑,变为了行走,直到停下:
</br> “就到这里吧,兰波,弟弟应该留在这里长大,你也应该留在这里,失忆,遇到一年前的我,相知相爱,我会一直等到你恢复全部记忆。”
</br> 如小提琴般优雅又暗藏期待的声音在这片土地响起,也将兰堂的潜意识惊醒,围观着这场在漆黑深夜里的对话。
</br> 他梦到了四年前过去的他和魏尔伦的对峙,
</br> 兰堂模糊的思绪回到了自己的过去,他还是兰波的时候,
</br> 当时的他从遇到兰堂之后,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挑战他的认知,
</br> 未来的他会无比的软弱,魏尔伦偶尔在意识不清醒的时候,会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
</br> 兰堂,
</br> 明明是同一个人,由于不同的姓名,仿佛真的成为了两个不同的存在。
</br> 他的亲友爱上了未来的他,将现在的他抛在脑后,让兰波感到荒谬又不甘心。
</br> 因此,面对魏尔伦的请求,兰波的反应是——
</br> “我拒绝,”
</br> 兰波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向魏尔伦,声音冷硬,道:
</br> “亲友,这件事我们回国之后再说。”
</br> 魏尔伦沉默了一瞬,道:
</br> “兰波,未来就是这样,你和弟弟在横滨,我不知所踪,直到四年后,过去的我的到来。”
</br> “未来可以改变,保罗,而且,不应该是现在,现在战争的局势太复杂了,”
</br> 兰波转过身,看向魏尔伦,解释道:
</br> “失去记忆之后,我的力量也会一同消失,太危险了,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br> 在不久之前,魏尔伦的生日当天,兰波给魏尔伦送了一顶帽子与一束玫瑰花,魏尔伦收下了这些东西。
</br> 魏尔伦明显也想到了这里,摇了摇头:
</br> “我们没有达成共识,兰波。”
</br> 兰波声音平静:“没关系,我们拥有很长的时间,我会让你爱上我,现在,我们应该回去了。”
</br> 魏尔伦低着头,声音变得痛苦:
</br> “兰波,你不懂,我爱的是和我拥有美好记忆的兰堂,不是现在的你。”</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