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死亡的吊钟牢牢地拴在他们的脖颈,为了减缓死亡降临的速度,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投机钻营,踩下周围的人,奋力向上爬。
</br> 当时的兰堂虽然没有向上爬的野心,但是,在那个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其他人踏板的环境中,到底学会了勾心斗角的手段。
</br> 而面前的兰波没有经历这些事,还拥有着可笑的傲慢,同样无法理解他的所思所想。
</br> 兰堂突然没有了继续讨论的兴致,道:
</br> “你离开吧,兰波,我不会恢复记忆,我只会是兰堂,不会成为你。”
</br> “这不由你做主,我只是来提醒你注意你的身份,”
</br> 兰波站起身,缓缓吐出一口气,被未来的自己否认,心仿佛被无形的纱布笼住,有了一丝束缚的窒息感,道:
</br> “如果你不能自己恢复记忆,组织会出手帮你恢复记忆。”
</br> 从五年后来到现在的人,即使只能得到一年的未来消息,在战争时期,也是极大的利益。
</br> 兰堂的心沉了下来:“你是指马拉美?”
</br> 兰波推开门,最后看了兰堂一眼,道:
</br> “不,是我的老师,波德莱尔。”
</br> 波德莱尔?
</br> 兰堂莫名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思索了一瞬:
</br> 这不是马拉美口中的那个穷光蛋吗?
</br> 兰堂在等待时间,魏尔伦同样在等待着时间,
</br> 上层封锁他的权限时间为一周,
</br> 魏尔伦不知道他们说的一周是168个小时,还是只是大概的七天时间,
</br> 但是,由于两者有相同概率的可能,魏尔伦深夜再次出现在监管部门的信息室,等到凌晨零点的钟声敲响,魏尔伦的声音在下一秒响起:
</br> “兰堂究竟在哪个审讯室?”
</br> 兰堂来到这里的第八天,终于到了。
</br> “s—1008间。”
</br> 得到了兰堂的具体情报,魏尔伦不再犹豫,离开了信息室,快速向兰堂的位置接近。
</br> 在经过输入账户和刷脸的层层筛查之后,魏尔伦顺利地走进了审讯室,看到的就是兰堂在简陋的床板上睡着的情景。
</br> 魏尔伦的手落下栏杆上,手中重力凝聚,下意识摧毁他们之间的阻碍,但看到工作的监控设施时,又担忧激起警报,导致他再次被剥夺权限,只能消散异能,握紧栏杆,用视线描绘兰堂的现状。
</br> 兰堂眉毛微皱,即使睡着看上去也毫不安稳,薄被将自己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蜷缩在一起。
</br> “兰堂。”
</br> 魏尔伦低声喃昵,心中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痛,
</br> 他知道兰堂一向畏冷,如今却在这个充满冷气的地方待了七天,受了不少的苦头,整个人看上去都消瘦了。
</br> “保罗?”
</br> 兰堂被动静惊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站在外面的魏尔伦之后,所有的睡意都惊醒了。
</br> 兰堂从床上坐起身,三步并两步地来到栏杆处,握住了魏尔伦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惊喜道:
</br> “保罗,你来看我了!”
</br> “很抱歉,兰堂,是我连累了你,”
</br> 看到清醒的兰堂,魏尔伦脸上流露出了悲伤的情绪,声音十分痛苦:
</br> “我无法帮助你,也不知道他们对你的审判结果是什么。”
</br> 魏尔伦在组织接触的人只有兰波一个人,和兰波闹翻后,无法通过兰波获取情报,询问他的联络员,也只能得到模棱两可的回答,几乎对兰堂的现况一无所知。
</br> 但是,如果他们想要伤害兰堂,
</br> 在过去沉默的一周中,魏尔伦已经下定了决心:
</br> 他就带着兰堂离开这里,去英国也好,去美国也罢,被特殊战力总局认为是叛逃也无所谓,
</br> 隐藏身份,安静地度过接下来的五年,然后,他就可以把他的家人们接过来,一家人再度团聚!
</br> “没关系,保罗,我知道你已经努力了。”
</br> 兰堂用充满爱意的视线注视着魏尔伦,安慰魏尔伦,顿了顿,睫毛微颤,表情又变得欲言又止,显得十分忐忑不安:
</br> “不过,保罗,我得到了一个消息,是关于我的身世。但是,保罗,我很害怕,我害怕你会生我的气,以后再也不会理我,同样开始讨厌我。”
</br> 特殊战力总局不给兰堂掩耳盗铃的机会,兰堂只能提前给魏尔伦打预防针,争取让魏尔伦不把对兰波的怒火迁怒到他身上。
</br> 难道他们把兰堂是兰波的人造人复制体这件事告诉了兰堂,兰堂无法忍受?
</br> 魏尔伦心疼起来,目光怜爱,道:
</br> “我不知道他们对你说了什么,但是,不要担心,兰堂,我不会讨厌你。”
</br> “真的吗?”
</br> 兰堂眼睛亮了一瞬,又想到了什么,黯淡下来,委屈又迟疑道:
</br> “可是,他们说我是……五年后的兰波。”
</br> “什么?兰波?”
</br> 魏尔伦的大脑仿佛被锤了一下,整个人都懵了一瞬,下意识以为是自己熬夜产生的幻听,一时不知道做什么样的反应。
</br> 兰堂把魏尔伦的手握得更紧,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声音颤抖道:
</br> “保罗,我也不想这样,你不要不理我,也不要讨厌我。这是兰波告诉我的消息,我也不知道事情是真是假。”
</br> 兰堂?兰波?
</br> 两个被魏尔伦分开了已久的名字重新混杂在一起,乱糟糟地往魏尔伦脑袋里转,</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