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现在却突然有了意外之喜,
</br> 原来他竟然是保罗的同类!
</br> 兰堂还没有来得及惋惜自己失去了人类身份,就因为想到了魏尔伦对同类的看重程度而感到惊喜,
</br> 这样一来, 魏尔伦以前无法解释的异样表现, 都有了可以理解的逻辑。
</br> 难怪当初的保罗会那么快从法国赶回来,还执着他和中也要给予对方平等的爱, 原来是这个原因。
</br> “你相信保罗的话?”
</br> 兰波看着兰堂的目光平静到仿佛在看一个傻子,道:
</br> “你真的以为你是我的复制体?”
</br> 兰堂:“是的,没错,无论保罗说什么我都相信。”
</br> 就算是魏尔伦说太阳从西边升起, 只要能够哄魏尔伦开心, 兰堂就愿意相信,更不要说这个能给他带来无限好处的同类身份了,
</br> 如果他真的是魏尔伦的同类, 即使魏尔伦不再爱他,也不会离开他!
</br> 兰波沉默了一瞬:“医疗部从你身上的伤痕判断出你不止在世界上活了四年。”
</br> 兰堂:“身为一个复制体, 在诞生过程中,因为实验之类的原因, 导致身上有伤痕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br> 虽然几天前马拉美的异能只可以在会做梦的人类身上起效, 但是人体本来就是一个奇迹的存在,
</br> 复制体在诞生过程中产生了属于自己的灵魂, 合情合理!
</br> 兰波:“你身上的伤痕和我身上的伤痕达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地步。”
</br> “这也不奇怪, ”
</br> 兰堂一口咬定自己的同类身份,道:
</br> “说不定我诞生的原因就是为了取代你,只是出了意外。”
</br> 虽然兰波作为一名超越者,身上的伤痕很难被其他人看到,但这也不是一点可能性都不存在。
</br> “我确定你就是未来的我,”
</br> 兰波单方面隔绝了兰堂的辩解,肯定地下定结论,问道:
</br> “莫泊桑先生说,你的大脑没有损伤,只是心理不愿意恢复记忆,我想知道,一年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br> 以现在战争的局势,法国失去一位超越者带来的损失太大了,这是兰波会来找兰堂的真正原因。
</br> 兰堂沉默了片刻,不再装傻,叹道:
</br> “难怪保罗不喜欢你,兰波。”
</br> 自顾自地下结论,要求对方给出一个结果,理直气壮的态度的确令人不爽。
</br> 而且,兰堂能够看出,虽然魏尔伦对兰波很重要,但是,在兰波眼中,法国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br> 兰波的目光波动了一瞬,很快隐没在眼底。
</br> “不过,你太自以为是了,兰波,你以为你告诉我这些,我就会想恢复记忆吗?”
</br> 没有魏尔伦在场,兰堂也不再伪装出对兰波尊敬的态度,而是把兰波当成了平等又敌视的对象:
</br> “事实上,我一点都不关心一年后会发生,也不会承认我和你是同一个人。”
</br> 兰堂眼中也露出了属于黑手党成员的锋锐与黑暗,道:
</br> “让我猜一下你在想什么吧,兰波。你在认为保罗会对我产生爱的真正原因是你,这个想法从刚看到我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br> “没错,”
</br> 兰波没有否认,眼中是理所应当的神色,道:
</br> “我是保罗最亲近的人,也是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的人,如果保罗真的会对一个人产生爱,那个人只会是我。”
</br> 兰波在刚得知兰堂的存在的时候,还无法理解魏尔伦的想法,
</br> 但当他知道兰堂可能是五年后的他,所有的不理解变成了原来如此。
</br> 因为是他,所以魏尔伦在三十七天内爱上兰堂这件事十分合理。
</br> “你太傲慢了,”
</br> 偏偏他要和这个傲慢的家伙扯上联系。
</br> 兰堂满眼嘲讽,讥讽道:
</br> “看看保罗现在对你的态度吧,你就知道保罗对我的爱与你无关。不得不说,兰波,和你相似的这张脸的确让我在初期占了便宜,但是,也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br> 魏尔伦会对他产生敌意,抗拒他的接触,也会觉得他很奇怪,还三番五次地想要杀了他。
</br> 魏尔伦在初期对兰堂产生的警惕,兰堂并非不知道,只是没有放在心上。
</br> “我原本以为你对他很重要,这张脸能给我带来不小的好处。”
</br> 兰堂毫不避讳地说出了他当时的想法,突然对兰波笑了一下,道:
</br> “但我没想到,保罗对你的感情,连一个情人的身份都换不回来,甚至,连一夜情都没有得到,太可笑了。”
</br> 情人?一夜情?
</br> 兰波的表情绷不住了,露出了一丝惊愕,手指微动,道:
</br> “你在侮辱我和保罗之间的关系。”
</br> 兰堂不为所动:“那又如何?当时的你没在保罗身边,这张脸又长在我的脸上,我想要如何利用是我的事情。”
</br> 当时的他满脑子的想法都是留下魏尔伦,根本不会侮辱不侮辱兰波的事情。
</br> 兰堂看着不理解的兰波,突然想到了刚加入港口黑手党的自己,
</br> 由于没有强大的异能,又由于心中莫名的傲慢,不屑于看其他人的脸色,恭维上层的领导,
</br> 最终,吃了几次暗亏,被同时加入港口黑手党的异能者一同挤兑出权力中心,沦为黑手党底层的下层人员。
</br> 但是,港口黑手党的底层也没有那么平静,里面的人员大部分只是一些没有武力,没有天赋,所有价值只有一条命的普通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