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虽然兰波不相信他,使用异能压制他,以自己的角度做出了错误判断,
</br> 但是,这不是对外人——他这个随时可能背叛法国的人的正常猜忌吗?怎么可能会受罚?
</br> 兰波摇了摇头,声音快速地解释道:
</br> “亲友,你听我说,兰堂出现的时机太”
</br> “所以这不是你的错,”
</br> 魏尔伦打断了兰波的话,讽刺地笑了出声,道:
</br> “我知道,兰波,错的是我和兰堂……不,错的人只是我。”
</br> 错的是他这个武器不应该做出超出他们意外的行为,因此产生了矛盾,这不是理所应当就是他的错吗?
</br> 他不应该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喜好,乃至自己的行动!
</br> 兰波皱紧了眉,说出了在知道审讯结果后,一直想要对魏尔伦说出的话,试图安抚魏尔伦:
</br> “这不是你的错,这只是一个巧合,对不起,亲友,是我没有相信你。”
</br> “不用向我道歉。”
</br> 魏尔伦摇头后退了几步,努力用理智压制憎恨的怒火,让自己避免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br> 他因此受罚倒是没什么,如果牵连到兰堂就不好了。
</br> “你告诉,兰波,如果我现在提交申请,想要调换一个搭档,他们会同意吗?”
</br> 不需要兰堂回答,魏尔伦已经有了答案:
</br> 他们不会同意。
</br> 组织中异能可以压制他,能与他势均力敌的强者只有兰波一个人,
</br> 他怎么可能离开兰波的监管,成功调换搭档?
</br> 是他一直想当然了,事情根本不会如他想象中的一样发展!
</br> 那……兰堂应该怎么办?
</br> 魏尔伦站在原地,生出了恐慌与强烈的挫败感,突然怔怔地流下眼泪,抬手捂着脸,一句又一句地低声道歉:
</br> “对不起,兰堂,对不起,对不起……”
</br> 是他把兰堂带到了五年前,是他牵连了兰堂,让兰堂遭到牢狱之灾,下场不明,他却什么做不到,
</br> 魏尔伦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落泪!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7-07 17:55:04~2023-07-08 16:00: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叶已鸣廊 31瓶;dawn 10瓶;迦娜 3瓶;莫过于此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69章 捡到人的第六十九天
</br> 以往麻木厌倦的灵魂在经历了自由又满是暖意的生活后, 逐渐苏醒,活跃,接受新的家人,期待着未知的未来,
</br> 但魏尔伦再次回到五年前被人管教, 监管的生活,以往还可以忍受的生活变得无比窒息,
</br> 恍惚间, 魏尔伦感觉自己重新被无形的绳索套住了脖颈, 心脏被沉甸甸的铅块坠住,痛苦如被折断双翼的飞鸟, 窒息如强迫生活在空气中的游鱼。
</br> “亲友!”
</br> 兰波瞳孔地震,
</br> 他和魏尔伦相处了三年,还是第一次看到魏尔伦哭泣的模样,
</br> 他的亲友一向如雪地的孤狼, 独来独往的孤傲神明, 即使偶尔受伤,也只会如同没有痛觉一般毫无波动, 很少会把自己的虚弱之处展现在其他人面前, 更不要露出无助的模样。
</br> “你听我说,上层不会允许分开的真正原因是, 我们相处了很长时间,其他人无法比得上我们之间的默契与可以互相配合的能力。”
</br> 兰波抬手, 想要拭去魏尔伦脸上的泪水, 放缓了语气, 又道:
</br> “亲友,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谍报员是一份不能与外人发生联系的工作, 因为兰堂,你有了弱点。”
</br> 对谍报员而言,家人、朋友和恋人都会成为他们束手束脚的弱点。
</br> 兰波过去的双亲和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死在了监狱,他彻底与过去割裂,成为一个隐藏在暗处,没有过去的谍报员。
</br> “你不需要家人,但是我需要,兰波。”
</br> 魏尔伦的落泪只是一时的失态,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扭头避开兰波的手,恢复了以往的伪装:
</br> “不过,这就与你无关了。”
</br> “我是你的教导者,”
</br> 兰波的瞳孔如干涸的荒原,平静而担忧的目光落在魏尔伦身上,道:
</br> “也是你的挚友,但是,保罗,我无法理解你现在的情绪,你变化得太快了。”
</br> 在兰波看来,他和魏尔伦不过是是简单地出了一个任务,不过是眨眼之间,一切都变了。
</br> 魏尔伦如同着了魔一般迷恋着突然出现的兰堂,甚至为了兰堂,做出他不能想象的行为。
</br> 魏尔伦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让兰波措手不及,
</br> “你不仅现在不理解我的想法,过去同样不理解。”
</br> 魏尔伦摇头,冷漠地看着兰波,突然道:
</br> “兰波,我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一直很讨厌你虚伪的模样。”
</br>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想要调换搭档,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br> 但是,如果兰波同样不想和他成为搭档,解除搭档的可能性很可能会成真。
</br> 兰波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我?虚伪?”
</br> 兰波没有想过“虚伪”这个词还能和自己挂上联系。
</br> “明明无法理解我,却要装作理解我的模样,‘你是人’,这一句话我听了无数遍,”
</br> 魏尔伦彻底和兰波撕破了表面的虚伪相处,用苦涩的声音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