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哦?”
</br> 马拉美的表情惊讶,身体后仰了几个幅度,道:
</br> “我不信,只是你的脸,你就不可能和兰波没有半点关系。”
</br> 兰波阴郁地注视着马拉美。
</br> “你不知道兰波对魏尔伦的重要性吗?小可怜,”
</br> 马拉美略带怜悯道:
</br> “你可能只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绊脚石,永远都等不到替身上位的时候。”
</br> “保罗所有的一切我全部知道,”
</br> 兰堂垂下视线,道:
</br> “兰波对他不好。”
</br> 如果是他,他能做到更好。
</br> 马拉美:“真奇怪,我认为兰波对魏尔伦已经算是尽心尽力。”
</br> 兰堂想到了刚才魏尔伦痛苦的反应,睫毛颤了颤,道:
</br> “满足了物质条件,但是精神对待苛刻,保罗只有和我在一起,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br> “我理解了,专属于恋人的小小滤镜。”
</br> 马拉美哈哈笑了起来,兴致勃勃地讨论道:
</br> “我不认为你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你与魏尔伦只相遇了三十七天,兰波已经陪伴了魏尔伦三年,从刚出实验室到现在,魏尔伦有很多东西都是向兰波学习到的……更深一点的想,魏尔伦从精神到行为,全身上下都是被兰波塑造的痕迹。”
</br> 兰堂对此毫无波动,道:
</br> “保罗最后选择的会是我。”
</br> 兰堂不在乎魏尔伦有什么样的过去,只在乎现在和他们的将来。
</br> 马拉美:“你可真有自信,不过目前的确如此,魏尔伦现在已经快和兰波闹翻了,他们吵得都快打起来了。”
</br> 兰堂直视着马拉美,问道:
</br> “所以,你讨论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br> 根据马拉美的话语,兰堂不难看出对方认为兰波和魏尔伦才是一对情侣。
</br> 马拉美是想让他主动放弃,帮助兰波夺回魏尔伦吗?
</br> 马拉美毫不犹豫道:“看热闹。亲爱的,你不知道,那对搭档的关系也太刺激了,在决定魏尔伦被兰波教导的时候,我们甚至还开设了一个赌局。”
</br> 兰堂:“……什么赌局?”
</br> “赌他们什么时候会上床,毕竟一个由自己教导出来,亲自塑造的美人,没有人不会心动。”
</br> 放荡的法国人根本不在意开窍不开窍这样的小问题,要赌就要赌一个大的。
</br> “有人赌三个月内,有人赌一年,我就不一样了,我相信兰波的品质让他不会对一个一无所知的人下手,我太相信兰波了,所以我选择了十八岁,魏尔伦成年的时候。”
</br> 马拉美换了一只手托下巴,唉声叹气道:
</br> “我押注了五百万法郎,整整五个月的工资。结果,你的出现让这个赌局崩盘了,唉,可怜的赌鬼们的钱都要不回去了,还好我是庄家,赚翻了。”
</br> 兰堂一时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
</br> “不过,我还可以再开设一个魏尔伦什么时候回心转意的赌盘。”
</br> 马拉美在心底琢磨,又对兰堂眨了眨眼睛,道:
</br> “亲爱的,要不然你对我坦诚一点,我们配合一下再赚一笔巨款,到时候我们三七分。”
</br> 兰堂沉默了片刻,突然道:
</br> “我要向你的上级举报你在私底下聚众赌博。”
</br> “欸?欸!等等,”
</br> 马拉美大惊失色,虽然兰堂的举报不会给他带来惩罚,但是把这件事掀到了明面,免不了要把赚到手的赌金全部吐出去。
</br> 想到这里,马拉美不免有些肉疼,诱惑道:
</br> “我三你七可以了吧。”
</br> 兰堂沉默地注视着马拉美,不为所动。
</br> 马拉美开始愁眉苦脸,换了一个坐姿,道:
</br> “亲爱的,你和兰波一样,也太没意思了。谍报员经常紧绷着神经会出大问题的,我这是好心帮他们搞一个娱乐。”
</br> 兰堂:“你就不担心你传出去的情报被敌对组织知道吗?”
</br> 关注超越者的私生活,在组织内到处流传,很可能会透露出他们真正的情报,给他们带来危险。
</br> “哎呀,亲爱的,我现在有点相信魏尔伦的话了,你真的可能不是敌对组织的人。”
</br> 马拉美又打了一个响指,安静狭窄的房间顿时变了,又成为了安静的城镇,笑道:
</br> “不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就如同我的异能,你猜这里是真还是假?”
</br> 兰堂回到了马路旁,看到魏尔伦和兰波迎面向他走来,沉默无言,气氛十分僵硬,在经过他时,仿佛什么都看到,擦过兰堂的肩膀向兰堂的身后走去。
</br> 是幻境吗?
</br> 兰堂却下意识想要握着魏尔伦的手腕,本以为会抓了个空,却没想到握住了实处。
</br> 兰堂的心神放松了一瞬。
</br> “你是谁?”
</br> 和魏尔伦相似的声音响起,没有敌意,而是毫无感情的漠然与好奇。
</br> 兰堂顺着手腕向上看去,看到了一张相似却更加稚嫩的脸,看上去十五岁的年龄,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脸上挂着伪装的微笑,却粗劣到一眼能看透下面无机质的内在。
</br> 得不到兰堂的回应,金发少年的表情不变,又问了一句:
</br> “你是谁?”
</br> 他是谁?
</br> 兰堂大脑一片空白,一时之间陷入了茫然,沉默了片刻,才从混乱的记忆中说出自己的名字:
</br> “兰堂。”</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