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波反问道:“你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br> 魏尔伦想了想,如果可以的话,他不希望兰堂接触特殊战力总局,想要把兰堂的身份隐瞒下来,
</br> 但魏尔伦心中明白兰波不会允许这件事,道:
</br> “我会上报兰堂的存在,等到兰堂通过组织的调查后,我会申请与兰堂成为搭档。”
</br> 这是能够让他们重聚在一起的唯一手段。
</br> “亲友,你真的要解除我们的搭档关系吗?”
</br> 兰波微微侧头,表情在阴影下,看不清具体的神色,道:
</br> “你应该知道这代表什么。”
</br> 他的亲友才加入组织三年,组织还没有放松对魏尔伦的警惕,一旦出现这种事情,组织对魏尔伦的风险评估将会直线上升。
</br> 组织会加强对魏尔伦的监管,更严重一点,将直接断定他的亲友有叛逃的想法,进行惩戒。
</br> 太危险了。
</br> “我知道,”
</br> 魏尔伦表情升起了一丝歉意,道:
</br> “很抱歉,兰波,辜负了你对我的好意。”
</br> 他从未来回到这里,知道兰波为他付出的一切,他却为了兰堂决定离开兰波,但魏尔伦没有后悔的想法。
</br> “不用道歉,因为……”
</br> 兰波手掌拍在魏尔伦的肩膀,语气十分平静,仿佛只是一个宣告,道:
</br> “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br> 话音刚落,似乎是一个预兆,层层迭迭的亚空间从兰波手中涌出,试图将魏尔伦笼罩起来!
</br> 魏尔伦的脸色一变,下意识击碎亚空间,想要抓住走到他身边的兰堂的手臂,离开这里!
</br> 魏尔伦手指透过了兰堂的手臂,抓了一个空,刚才走到他身边的人只是一个幻境。
</br> 而能够将他骗过去的异能者只会是——
</br> “马拉美,”
</br> 魏尔伦下意识喃喃,心沉了下来,向不知道深度的深渊坠落。
</br> 兰波一直没有相信他,刚才表现出的相信,只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的伪装!
</br> 兰波已经联系了他们的联络员,将他包围起来,还带走了兰堂。
</br> 魏尔伦不可置信的看向兰波,问道:
</br> “兰堂在哪里?”
</br> “没有兰堂,”
</br> 兰波抓住魏尔伦惊愕的一丝空隙,用亚空间禁锢在魏尔伦的手脚,表情不变,道:
</br> “有的只是敌对组织的人,他很有可能是跨国间谍,你被迷惑了,你明白吗?保罗。”
</br> “不可能,”
</br> 魏尔伦否认,声音低哑道:
</br> “兰波,兰堂是我的恋人。”
</br> “亲友,你没有恋人,也没有家人,身边只有我。”
</br> 兰波看着魏尔伦唇上的伤口,如同属于他的所有物被其他人打上标记,莫名有些刺眼,抬手将魏尔伦的唇擦拭了一遍,道:
</br> “这只是一场梦,保罗,现在,梦应该醒了。”
</br> 魏尔伦道:“你知道我不会做梦。”
</br> 兰波“嗯”了一声,表情有些无奈,如同看到了不懂事的孩子,道:
</br> “那就换一种说法吧,保罗,你刚才陷入了一场幻境,你所认知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br> 魏尔伦摇了摇头,声音艰涩道:
</br> “兰波,他们都是真的。”
</br> 兰波表情平静:
</br> “我了解你,保罗,你不可能在短短三十七天内深爱上一个人,这是最大的漏洞。”
</br> “不!你不了解我。”
</br> 魏尔伦眼中浮现某种痛苦的神色,道:
</br> “爱情是无法被时间控制的感情,兰波,你是人类,你应该比我更了解!”
</br> “冷静一点,保罗,因为你口中的不知真假的‘爱’,你已经失去了理智。”
</br> 兰波目光毫无波动,问道:
</br> “你才离开实验室三年,你真的知道爱是什么吗?”
</br> “我为什么不知道?我是人类,不是你告诉的我吗?”
</br> 魏尔伦声音颤抖,质问道:
</br> “既然如此,我拥有和人类一模一样的爱,又有什么不对?”
</br> “当然不对,”
</br> 兰波毫不留情地呵斥道:
</br> “保罗,你仔细想一想,你对兰堂的爱,是你真正产生了爱情,还是你自以为你产生的情绪是爱?”
</br> 不过因为兰堂那张脸占了便宜,他的亲友才误把对他的感情当做了对兰堂的爱,
</br> 当然,在这其中,也少不了兰堂对他的亲友的恶意诱导。
</br> 魏尔伦不知道兰波想的是什么,但他能听到兰波对他的否决,目光凝固,眼底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眼中逐渐露出了悲痛:
</br> “我讨厌你,兰波。”
</br> 兰波宽容道:“没关系,你现在只是被兰堂蛊惑了,等到过了几天,你就会清醒起来,你就会意识到,你现在产生的情绪会有多么荒谬。”
</br> “我不会清醒,我只会永远沉溺于兰堂对我的爱,”
</br> 魏尔伦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挣脱亚空间,从口袋中拿出一把小型枪,对准了兰波,道:
</br> “兰波,把兰堂还给我!”
</br> “你能开枪吗?保罗。”
</br> 兰波看向魏尔伦的枪口,露出困惑的表情,道:
</br> “把你从牧神手中救出来,让你像一个人类那样活着的人可是我。”
</br> 兰堂打开车门,下车,刚关上车门,就感到脑后被一个金属物顶住,身后传来一个陌生声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