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今天早上的敦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身为异能的主人,却连兽化都无法控制。”
</br> 中岛敦羞得满脸通红:“很抱歉,魏尔伦先生。”
</br> “不用感到抱歉,这不是指责,敦才七岁,能感受到自己的异能,并使用出来已经很优秀了。”
</br> 魏尔伦对兰堂捡回来的孩子并没有太高的要求,
</br> 他们想要拥有什么样的目标,想要发展什么,魏尔伦并不干涉,只要能平安长大,不拖后腿就足够了。
</br> 当然,面对中原中也,魏尔伦又有另一条要求准则,他更希望他的弟弟可以肆无忌待地长大,当然,如果可以更像他,成为和他一样强的杀手,一起写诗就更好了。
</br> “世界上的异能者所拥有的异能千奇百怪,在使用异能时,无法从外表看出限制,也无从得知异能的启动条件,就像现在这样。”
</br> 魏尔伦打了一个响指,在声音传出的瞬间,草地上的装饰树被连根斩断,在树枝摇晃,即将摔落在地面的时候,又均匀地裂成了大小相同的碎块,迭成一堆:
</br> “你们能看出我使用的异能是什么吗?”
</br> 孩子们一同发出了惊呼声,摇了摇头。
</br> “好强!”
</br> 中原中也满脸惊叹,问道:
</br> “兄长,你是怎么做到的?”
</br> 中原中也和魏尔伦是相同的异能,却只能做到控制所接触的物体的重力,因此,也更清楚魏尔伦做到这种杀伤力的困难程度。
</br> “集中精神,将重力波压成一条细线,然后,你就可以使用它了,中也。”
</br> 魏尔伦的教导随心所欲,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br> “所以,小银,在面对异能者的时候,一定要提高警惕。杀手最好的攻击是在任务目标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一击即中,不要停留。”
</br> 芥川银满脸崇拜,点了点头。
</br> “普通的异能者想要变强,增加自己的异能,只能深入了解自己的异能,增加精神的强度,”
</br> 魏尔伦的注意力主要聚集在中原中也身上,拿出一枚泛着银白色光泽的金属球,手中浮现出异能的光,将其随意地揉圆搓扁,道:
</br> “包括我们,中也,但是,我们和人类一样又不一样,人类的异能需要从灵魂中探索,我们的重力却是无穷无尽的,不需要深入探索,因此,你只用让体内的怪兽服从于你。”
</br> 中原中也感受不到体内的荒霸吐,只能茫然地重复了一遍:
</br> “让体内的怪兽服从我?”
</br> “准确一点来说,就是加大重力的输出极限。”
</br> 魏尔伦将手中的金属球抛给中原中也,道:
</br> “尝试着用异能让它变形,中也。”
</br> “好的!”
</br> 这不就是小菜一碟?
</br> 中原中也看到魏尔伦刚才轻松的操作,信心满满地接住金属球,开始对金属球输出异能。
</br> 十秒、十五秒……
</br> 中原中也对异能的输出已经达到了极限,金属球却纹丝不动!
</br> 怎么可能?
</br> 中原中也咬牙,继续输出着重力异能。
</br> “据敦描述,敦体内的白虎有自我意识,这很少见,敦,先学会与体内的异能和平共处吧,不用焦急使用异能。”
</br> 另一侧,魏尔伦简单地引导了中岛敦,又看向芥川龙之介,问道:
</br> “龙之介的异能看上去也十分有杀伤力,它能做到什么程度?”
</br> 芥川龙之介严肃道:“在下的罗生门可以吞噬万物。”
</br> “哦?”
</br> 魏尔伦沉吟了片刻,问道:
</br> “空间也可以吞噬吗?”
</br> 芥川龙之介的表情绷住了,思索了片刻,迟疑道:
</br> “在下还没有尝试过。”
</br> “那就先训练使用异能突破空间吧,不过,吞噬空间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知道……中也,先停下来。”
</br> 魏尔伦将中原中也手中的金属球拿走,擦去中原中也额头流下的冷汗,解释道:
</br> “你无法让它变形很正常,这是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也是一种特殊的材料,将它制作成门,可以防爆破、化学和异能,绝大多数的异能者都对它毫无办法。”
</br> 中原中也放下因为过度输出异能而疼痛的胳膊,吐出一口气,道:
</br> “原来是这样。”
</br> 在擂钵街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拥有一张十分强大的底牌,现在才发现,自己也太弱了!
</br> “不过,重力输出的极限不是压垮这些物体,而是摧毁空间,这也是一种攻击手段,我给你们显示一下。”
</br> 魏尔伦站起身,走到碎木块旁,抬起手,输出着重力。
</br> 以他们之间的距离,中原中也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重力的波动,在魏尔伦手的附近凝聚,被压缩,
</br> 直至,空间明显开始扭曲!
</br> 但这还不到魏尔伦的极限,空间继续扭曲,到达一定程度,如同撕开了一道口子般空间开始崩塌,露出了漆黑的内在,
</br> 黑洞吞噬了光线与空气,如同一个小型黑洞,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将碎木块一一吞噬,在后院引起一场风暴!
</br> 兰堂已经看过一次魏尔伦制造出的黑洞,对这些并不讶异,而是站了起来,顺着风,走向魏尔伦。
</br> 中原中也同样警惕地站起来,拉着兰堂的衣角,道:
</br> “兰堂先生,你先不要过去,这也太危险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