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过了弟弟,你为什么开始对我不尊重了?”
</br> 魏尔伦还记得中原中也以前视他为兄长时,对他尊重并仰慕,说话也是十分礼貌。
</br> 但自从中原中也搬进家之后,对他不像以往那么客气,有时候还会嫌弃他。
</br> 如果不是魏尔伦能感受到中原中也对他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亲昵,现在也无法稳坐在这里了。
</br> “哈?”
</br> 中原中也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毫不客气地回答道:
</br> “兄长,拜托你有一点自知之明!”
</br> 中原中也在知道魏尔伦只有三年的阅历,又知道了魏尔伦不正常的脑回路后,
</br> 对魏尔伦的兄长滤镜,“啪”的一声全碎了,魏尔伦在中原中也眼中,不再纯粹地是一个兄长,更像是一个不省心的弟弟!
</br> 魏尔伦努力思考,都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到答案,虚心请教道:
</br> “究竟是为什么?弟弟。”
</br> 把魏尔伦当成了弟弟的理由不能告诉魏尔伦,中原中也只能胡乱敷衍道:
</br> “既然你只在意我的同类身份,那还关心我对你的态度干什么?”
</br> 别问了,再问也不会把真正的告诉魏尔伦!
</br> “晚上好,保罗,中也。”
</br> 兰堂听了一个大概,惊讶中原中也为什么会发现魏尔伦认他当弟弟的真相,及时打断了他们之间越来越危险的对话。
</br> 魏尔伦回头:“兰堂,你回来了,今天的工作顺利吗?”
</br> 中原中也抓住魏尔伦走神的空隙,用残存的一丝血量,结束了这一场游戏的结局:
</br> “好耶!我赢了!”
</br> 中原中也欢呼了一声,放下游戏手柄,这才转头看向兰堂:
</br> “晚上好,兰堂先生!”
</br> 兰堂:“十分顺利,没有难度。”
</br> 他还顺利地得到了疑似魏尔伦“弟弟”的情报。
</br> 现在只需要确定魏尔伦他们的异能是不是也会变成老虎?
</br> 但是担心被魏尔伦发现异样,转而失去惊喜,兰堂转而想要试探中原中也,问道:
</br> “中也,今天的晚饭可以请你和我一起做吗?”
</br> “当然可以!”
</br> 中原中也立刻站起来,积极地向另一个房子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回头道:
</br> “兄长,你在这里看着小银,注意着不要让她掉下来。”
</br> 魏尔伦目光疑惑,看向兰堂,正准备说些什么,被兰堂委婉地拒绝道:
</br> “保罗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在这里看一些书,我就把中也借走了。”
</br> 魏尔伦表情困惑,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br> “半个小时前,我和兄长他们把所有的食材都准备好了,”
</br> 中原中也和兰堂走向厨房,边走边道:
</br> “但是担心你回来得太晚,所以兄长打算等到你回来之后再做饭。”
</br> 兰堂目光柔和了一些:
</br> “辛苦你们了,中也。”
</br> “不辛苦,只是做了一些小事,”
</br> 中原中也走进厨房,把盘子上的罩子拿下来,看向兰堂,警惕又疑惑,问道:
</br> “不过,单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兰堂先生。”
</br> 是他让他的兄长晚点答应兰堂先生告白的事情终于被兰堂先生知道了吗?
</br> 兰堂先生终于来找他算账了?
</br> 兰堂有些错愕中原中也敏锐的直觉,想了想,没有说实话,而是道:
</br> “中也,我想在保罗生日那天给他一个惊喜,但是不知道他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你能帮助我吗?”
</br> “当然可以,今天晚上我就去问兄长。”
</br> 中原中也松了一口气,答应下来。
</br> “那就太好了,麻烦你了,中也。”
</br> 兰堂打开燃气,等到火焰烧干锅里面的水分,放油,才开始做饭。
</br> “不过,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得到准确答案?”
</br> 中原中也迟疑了一瞬,才继续道:
</br> “兰堂先生,你知道兄长只有三年的阅历吗?”
</br> 这件事情总不能只让他一个人知道,至少也要让兰堂知道。
</br> 三年?
</br> 兰堂吃了一惊,立刻问道:
</br> “保罗在三年前失忆了?”
</br> 难怪他总觉得魏尔伦很好骗……不是,是对兰波的感情的深厚程度,不像经历了从小到大的八年时光。
</br> 中原中也含糊道:“差不多。”
</br> “那就糟糕了。”
</br> 兰堂表情慎重:
</br> “保罗什么时候才会恢复以前的记忆?”
</br> 只是三年的记忆,兰波对魏尔伦的影响力就十分明显,如果再恢复了五年的记忆,到时候带来的感情冲击,就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
</br> 中原中也没有意识到兰堂满脑的恋爱脑的想法,还以为兰堂在关心魏尔伦的身份,摇头道:
</br> “兄长不会恢复以前的记忆了。”
</br> 这样吗?
</br> 兰堂心底有些放松,想到其他地方,又皱起了眉毛,问道:
</br> “会影响身体吗?”
</br> 中原中也:“不会影响身体。”
</br> 魏尔伦又不是真的失忆了。
</br> 兰堂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才状似要转移注意力一般,轻声问道:
</br> “中也,今天我在外面听到一个传言,有人在擂钵街看到了一头十分强大的兽,把周围破坏的一团糟后,就消失不见了,中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br> “是四年前的传闻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