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兰堂会收养他们。”
</br> “那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吗?”
</br> 中原中也心中越发疑惑,只觉得从魏尔伦到来后,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一团乱麻,让他摸不清魏尔伦的思路。
</br> 魏尔伦叹了一口气:“但是,他们不是我们的同类,弟弟。”
</br> “是不是同类很重要吗?等等!”
</br> 中原中也表情一变,从床上翻身坐起,道:
</br> “兄长,你会认为我是弟弟,只是因为我的同类身份吗?”
</br> “当然。”
</br> 魏尔伦抬手触碰中原中也的额头,有些疑惑他的弟弟是不是发烧了,才会说这些傻话。
</br> 中原中也看出了魏尔伦的想法,摆了摆手:
</br> “不是,我真正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是这个性格,我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你也会认为我是弟弟吗?”
</br> “当然,”
</br> 魏尔伦目光慈爱:
</br> “到时候,我会帮你毁尸灭迹。”
</br> “我没有强大的力量,性格卑鄙无耻,你还会认为我是弟弟吗?”
</br> “当然。”
</br> 中原中也:“如果我十分讨厌你,非常排斥你的到来,不承认你是兄长,你依旧认为我是弟弟吗?”
</br> “当然。”
</br> 魏尔伦以为中原中也心底不安,安慰道:
</br> “弟弟,无论你是什么性格,只要我们是同类,我都会认为你是弟弟。”
</br> 中原中也看了魏尔伦片刻,仰身躺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
</br> “我无法理解,兄长。”
</br> 只是一个相同的身世,无论他是什么性格,都愿意认可他是弟弟。
</br> 中原中也带入思考了一下,猛然坐起,表情严肃,对魏尔伦道:
</br> “我不会!”
</br> “什么?”
</br> 魏尔伦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br> “我不会因为我们是同类,就认为你是兄长。”
</br> 中原中也的话语斩钉截铁,苦恼地抓了抓头发,长叹一口气,道:
</br> “我只会把你认为同伴,需要帮助的话,会提供帮助,如果你无恶不作,或者排斥我的接近,我也只会把你当成陌生人。”
</br> 说到这里,中原中也看着魏尔伦笑容消失的脸,迟疑地继续道:
</br> “我原以为你会和我是同一种想法。”
</br> 结果不是?
</br> “弟弟!”
</br> 魏尔伦大惊失色:
</br> “可是当我告诉了你,我的兄长身份,你就立刻原谅了我,跟着我回家了。”
</br> “不是原谅你,”
</br> 中原中也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
</br> “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之前的反应很激动,让我十分尴尬,就顾不上生气了。”
</br> 因此,当时的魏尔伦只是说出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中原中也就原谅了对方。
</br> 魏尔伦的表情混乱,问道:
</br> “所以,弟弟,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兄长?”
</br> “当然是因为你对我的态度。而且,在刚开始时,我一直以为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后面发现我们之间的确有深厚的羁绊,所以,就认为你是我的兄长。”
</br> 中原中也想了想,又举了一个例子:
</br> “如果你一直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对待我,即使你收买了羊,我就算跑出去流浪,也不会认你当兄长,也不会跟着你回家。”
</br> “等等,”
</br> 虽然第一次见面的确是他最真实的表现,但是,他的弟弟怎么能因此不认他?
</br> 魏尔伦的心口仿佛受到了重创,艰难地开口:
</br> “弟弟,我可是你的同类,世界上最亲近,也最能理解你的人,是你的兄长!”
</br> “我知道,”
</br> 中原中也无法理解,道:
</br> “但是,我都排斥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认我为弟弟?”
</br> 魏尔伦强调道:“因为我们是同类!”
</br> “是不是同类很重要吗?”
</br> 中原中也又重复问了一遍,突然想到了兰堂,道:
</br> “兰堂先生也是我们的同类,你为什么不认他当哥哥?而是把兰堂先生当作未来的恋人?”
</br> 作者有话说:
</br> 宝子们端午节快乐!o(▽)o
</br> 感谢在2023-06-21 16:39:4-06-22 16:44: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兰溪春尽碧泱泱 5瓶;萧、迦娜 2瓶;沈泽川、 弥漫_、莫过于此、玖璃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53章 捡到人的第五十三天
</br> “兰堂是不同的, 弟弟,”
</br> 魏尔伦正经道:
</br> “我已经决定在兰堂下一次告白的时候,就答应他的告白。”
</br> 一个是家人,一个是恋人, 魏尔伦还能分清。
</br> “有什么不同?”
</br> 中原中也抓了抓后脑勺, 下意识想道:
</br> 既然已经把兰堂先生当作了恋人,那他的兄长为什么不主动告白?
</br> 等等!
</br> 中原中也突然想到,
</br> 魏尔伦指的不同, 难道是指兰堂先生对他的兄长的一见钟情?
</br> 中原中也突然升起一个诡异的猜想, 道:
</br> “你还说因为是同类,所以要让兰堂先生给我们平等的爱, 你该不会在兰堂先生面前也说过让我给你们平等的爱?”
</br> 魏尔伦下意识道:“你怎么会知道?”
</br> “不是吧!你还真说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