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波让他不用太在意,告诉他这只是人类恋爱时的常见行为,和动物繁衍前的必备工作一模一样,
</br> 不用感到羞耻,看到时也不用感到惊讶。
</br> “包括接吻时候的细节和感受吗?”
</br> 兰堂更进一步地询问,看到了魏尔伦脸上开始犹豫的表情,心底放松了一些,倾身,用唇堵住了魏尔伦即将说出口的话。
</br> 虽然不知道魏尔伦的脑中是如何思考这些事情,但以魏尔伦犹豫的表现,并非没有羞愧的情绪。
</br> 只是,这些事情还不够让魏尔伦感到害羞。
</br> 兰堂垂下目光,不管是否是合适的时机,也不管是否会冒犯到魏尔伦,更深一步地吻下去,
</br> 吸吮唇瓣,用舌尖撬开牙关,舔舐敏感的上颚,与另一条舌头纠缠,争夺空气,发出暧昧的水声,
</br> 到了最后,两张唇分开,唇色艳红,连接着一条暧昧的银丝,
</br> 银丝因为两人离开的距离过长而断裂,仿佛成为魏尔伦的神经,随之一起断裂。
</br> 魏尔伦突兀抬起了手,用手背抵着唇,感受着手背与唇之间的湿润黏腻,热浪袭上了脸颊:
</br> “兰堂!”
</br> 在感受到舌尖探进口腔时,魏尔伦就想要后退,但脑后传来的轻微抵力让魏尔伦错过了最好时机,只能接受这个湿漉漉的吻。
</br> 呼吸交缠,唇舌相依,太过亲密也太过黏腻,是魏尔伦没有体会过的陌生触感,也让魏尔伦头脑一片混乱,不知道如何反应。
</br> “保罗会将现在的感受也告诉中也吗?”
</br> 兰堂的睫毛不自然地颤了两下,脸颊嫣红,目光却平静,坚持着问道:
</br> “包括这场接吻的细节,都会详细告诉中也吗?”
</br> 这也要告诉弟弟?
</br> 魏尔伦依然用手背抵着唇,只感觉大脑都要和脸一起烧了起来:
</br> 当、当然可以,这也不是、不是……
</br> “会告诉中也,保罗会因为一个深吻脸红,感到害羞吗?”
</br> 见魏尔伦没有答话,兰堂在心底下定了决心,道:
</br> “既然如此,不用保罗亲自告诉中也,我现在就详细地把我们接吻的过程告诉中也。”
</br> 兰堂话语落下,毫不犹豫,转身向门口走去,
</br> 如果这也不能让魏尔伦发现自己的错误,兰堂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中原中也,
</br> 而是只会把事情的真实原因告诉中原中也,请求中原中也的配合。
</br> 一步、两步……直到兰堂触碰到了房门的把手,即将打开门时,阻止的力道从身后传来。
</br> “不能告诉中也,”
</br> 魏尔伦的声音有些沉闷。
</br> 明明不是一件大事,只是恋爱期间常见的行为,即使不告诉弟弟,弟弟也能猜到。
</br> 但当魏尔伦看到兰堂将要打开门,真的告诉弟弟时,魏尔伦下意识拉住了兰堂的衣角,心中升起了抗拒与不愿面对的情绪。
</br> 魏尔伦愣愣地想:
</br> 这就是兰堂和弟弟感受到的情绪吗?
</br> 魏尔伦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愧疚,走近几步,抱住兰堂的后背,低低地道歉:
</br> “我很抱歉,兰堂,”
</br> 兰堂没有动作,也没有开口。
</br> “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了。我不应该和中也说,只有我们才可以知道的秘密。”
</br> 魏尔伦只能继续道歉,解释道:
</br> “我只是和中也聊到了兰波时,中也有些震惊,我想向中也证明我没有欺骗你,我爱的人只是你,你也很爱我。”
</br> 兰堂依旧没有反应,魏尔伦的声音逐渐开始失落:
</br> “兰堂,我知道错了,不要生我的气。”
</br> “我没有生你的气,保罗,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br> 兰堂叹了一口气,转身环抱着魏尔伦,道:
</br> “只是,你要记住,即使是家人,也应该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
</br> “我知道了,兰堂。”
</br> 魏尔伦保证道:
</br> “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做了。”
</br> “我相信你,”
</br> 兰堂放下心,在魏尔伦的侧脸亲了一下:
</br> “不过,保罗也要原谅我刚才的冒犯。”
</br> 魏尔伦的身体僵了僵,注意力转移到了刚才的那个吻上,重新不自在起来:
</br> “刚才的吻有些奇怪,兰堂。”
</br> 兰堂疑惑:“哪里奇怪了?”
</br> 不过是一个法式湿吻,除了没有提前得到魏尔伦的允许,其他的再正常不过了。
</br> 魏尔伦沉默了一瞬,这对他来说,的确十分奇怪。
</br> 刚才的吻不似以往一触即离的清浅,而是热情又黏腻,比兰堂亲吻他眉心、脸颊的刺激还要强出十倍,酥酥麻麻,让魏尔伦的心跳都开始不正常。
</br> 兰堂听着魏尔伦告诉他的异常反应,眼中盈满了笑意,声音柔和道:
</br> “保罗会感到奇怪,是因为还不适应这样的吻,不如再试一次,我不会反抗,一切由保罗主导……”
</br> 楼上的大人有他们自己的乐趣,楼下的小孩子们也有属于他们的乐趣,
</br> 在兰堂和魏尔伦离开后,三个孩子开始探索房间,
</br> 楼下除了厨房和浴室,仅剩的两个房间被改成了电影室和玩具室,装满了积木、赛车之类的男孩子会喜欢的玩具。
</br> 但是,芥川龙之介和中原中也都不喜欢玩玩具,
</br> 从最后一个房间中走出后,三个孩子互相看了一眼,发现对方都没有感兴趣的模样,忍不住会心一笑,失去了不少的陌生感。</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