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要和兰堂先生说这些,我也不需要他多一点的爱,我一点都不吃醋!兄长!你给我闭嘴吧!”
</br> 中原中也想象了一下他们今天的谈话被兰堂知道的场景,顿时有一种尴尬到窒息的感觉,
</br>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想知道!
</br> “没关系,弟弟,不要害羞。”
</br> “我!没有!害羞!”
</br> 中原中也升起了按住魏尔伦的脑袋,在墙上“咣咣”磕两下,看看能不能恢复正常的冲动!
</br> 明明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他的兄长是一个正常人,为什么从今天早上开始越来越不正常了?
</br> 这个想法是正常人的脑回路能想出来的吗?
</br> “早上好,中也。”
</br> 兰堂打了一声招呼,心底松了一口气。
</br> 看来那些和孩子沟通的教育书还是有效果的,魏尔伦完美的把中原中也带了回来,看起来相处的还算不错。
</br> 中原中也已经从魏尔伦怀中跳到了地面上,来到餐桌旁,脸颊红润,精神良好,只是目光有些闪躲。
</br> “早上好,兰堂先生。”
</br> 中原中也鞠了一躬,低着头,打招呼道:
</br> “兄长说,我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
</br> “咦?”
</br> 兰堂看着突然变得十分礼貌的中原中也,又看向魏尔伦,目光疑惑。
</br> 与中原中也几次见面,兰堂都可以看出中原中也是一个行为大大方方的孩子,现在突然变得拘谨又礼貌,兰堂有些不适应。
</br> 是魏尔伦和中原中也说了什么吗?
</br> “没关系,”
</br> 魏尔伦走到餐桌旁,拉开椅子,坐下,解释道:
</br> “只是中也突然知道了一切,心情有些复杂。”
</br> 他可怜的弟弟,知道兰堂无法给他平等的爱后,就吃醋闹起了脾气,还对兰堂有了抵触心理,连兰堂给他的爱都不要了。
</br> 中原中也压抑着心底极度尴尬的情绪,依然低着头,
</br> 由于受到魏尔伦的影响,他暂时不想看到兰堂,
</br> 一旦看到兰堂,中原中也就控制不住地想到了兰波,又想到魏尔伦告诉他的话语……
</br> 中原中也及时打断自己的思维:
</br> 不能再想了!太可怕了!
</br> “原来如此,欢迎回家,中也。”
</br> 兰堂点了点头,以为是魏尔伦把他是幕后主使的情报供了出来,就跳过了这个话题,为三个孩子互相介绍,道:
</br> “这两个孩子是我收养的孩子,名字分别为芥川龙之介和芥川银,他们以后算是你的弟弟妹妹。”
</br> 魏尔伦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芥川龙之介首先开口:
</br> “银,咳、只会是在下一个人的妹妹!”
</br> “不是要夺走你的妹妹,龙之介,只是在介绍你们的辈分。”
</br> 兰堂安抚地拍了拍芥川龙之介的后背,解释道:
</br> “中也是保罗的弟弟,我和保罗是平辈,如果你们不愿意认为中也是哥哥,那就只能认为中也是叔叔了。”
</br> 但相对而言,兰堂更愿意把芥川兄妹当做弟弟妹妹看待,毕竟,他才二十三岁,生不出来这么大的孩子。
</br> 话音刚落,三个孩子或多或少都僵住了!
</br> “中也哥,”
</br> 芥川银的声音首先响起,打破了平静,又拽了拽芥川龙之介的衣袖,露出一个充满治愈的微笑,道:
</br> “没关系的,哥哥,我很高兴我能有一个新的兄长。”
</br> 芥川龙之介绷着脸,没有说话,只从表面就能看出他十分明显的不情愿。
</br> “不用这样喊,”
</br> 中原中也手忙脚乱地摆了摆手,拒绝道:
</br> “兰堂先生只是说认一下辈分,没有说一定要让你们喊哥哥,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好,我过去的同伴喊的都是我的名字。”
</br> 突然多出了一个柔弱又乖巧的妹妹,中原中也有些手足无措,声音都放轻了几分。
</br> 魏尔伦支持道:“中也说得没错,平时互相喊名字就好。”
</br> 中也是他的弟弟,弟弟的弟弟妹妹也是他的弟弟妹妹,
</br> 魏尔伦还不想凭空多出几个弟弟妹妹。
</br> “的确,都是一家人,不用太约束。”
</br> 兰堂附和,笑着提醒道:
</br> “坐下吧,中也,吃完早餐后,与龙之介和小银一起去探索一楼的房间吧,一定会有惊喜。”
</br> 魏尔伦设计房间的时候,兰堂就在旁边看着,的确十分符合小孩子的喜好。
</br> “我知道了。”
</br> 中原中也点头,走到魏尔伦旁边坐下。
</br> 兰堂注意到,中原中也吃饭的时候,一定盯着自己的餐盘,魏尔伦给他夹什么,他就吃什么,
</br> 即使中原中也偶尔抬起目光,也根本没有往他的方向看,看起来对他耿耿于怀。
</br> 中原中也是魏尔伦最宠爱的弟弟,如果一直敌视他,那就糟糕了。
</br> 兰堂心中升起忧虑,
</br> 他不知道魏尔伦告诉了中原中也多少内容,等到吃完饭,他先询问魏尔伦,再思考如何向中原中也道歉吧。
</br> 这样想着,兰堂吃完饭,把餐具全塞进洗碗机中,从兴致盎然盯着洗碗机的小孩们中脱身,才拉着魏尔伦的衣袖来到书房,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br> 只有两个人存在的房间,魏尔伦不会瞒着他。
</br> 魏尔伦的确没有瞒着兰堂,除了隐瞒下三个人的真实身份,其余的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兰堂:</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