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堂,你看这个孩子是不是有些奇怪?”
</br> 在刚才的过程中,其他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地有情绪波动,
</br> 但是,芥川龙之介的脸上一直没有其他表情,瞳孔深处毫无感情,一个很小的孩子,看上去却仿佛是一个没有心的怪物。
</br> 兰堂走近看了看,也发现了这一点。
</br> 被两个大人包围,注视,芥川银有些不安,芥川龙之介的表情却依旧平静,用深不见底的瞳孔死死地盯着他们。
</br> 这个家的人都很强大,包括他的妹妹,未来也会很强!
</br> 芥川龙之介通过他们的对话和行动,模糊认知到了这一点。
</br> 至于魏尔伦刚才的选择,根本没有惊起芥川龙之介心底的波澜:
</br> 他的妹妹比他更受欢迎是一件好事,更何况,他们还会把妹妹培养得强大。
</br> 即使他们只愿意收养了妹妹,为了让妹妹有一个更好的未来,芥川龙之介愿意一个人离开。
</br> 兰堂疑惑道:
</br> “但是这个孩子的行为并没有不对的地方,当我和他谈条件,想要带走他的时候,他一定要带着妹妹才肯和我一起离开。”
</br> “刚才他的攻击不是觉得安全受到了威胁,而是为了保护妹妹。”
</br> 所以魏尔伦才会觉得奇怪,想了又想,从另一个角度看,又成为了优点:
</br> “刚才我还觉得这个孩子的性格太冷淡,但以这个孩子的性格,未来一定不会被其他人的利益打动,背叛弟弟。”
</br> 小小年纪异能也有杀伤力,虽然无法与弟弟相比,但可以看得出潜力巨大,同样不会拖后腿,达到了他对弟弟同伴的挑选条件。
</br> 想到这里,魏尔伦道:
</br> “两个孩子的确各有优点,都可以留下来。”
</br> 不愧是兰堂,挑选的孩子都很好!
</br> “他们能得到保罗的承认,真的太好了。”
</br> 这样的处境比兰堂想象中的被魏尔伦视若无睹的处境要好。
</br> 兰堂语气柔和,为魏尔伦介绍道:
</br> “哥哥的名字是芥川龙之介,妹妹的名字是芥川银,他们都是很乖很懂事的孩子。”
</br> “龙之介和小银吗?名字都很好听。”
</br> 确定了两个孩子的去留,魏尔伦就不感兴趣了起来,敷衍地夸了两句,对兰堂道:
</br> “让他们在二楼随便挑一个卧室吧,那里有许多房间。”
</br> 房子已经被魏尔伦改造完毕,中间的墙壁被打通,两座房子融为一体。
</br> 二楼是安静的休息区,上面的房间要么是卧室,要么是书房之类需要安静的地方,玩耍活动的地方都在一楼。
</br> “去二楼选一个房间吧,没有挂房牌的房间都可以选,你们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要拘束,记得一会儿下来吃晚饭。”
</br> 兰堂摸了摸芥川兄妹的脑袋,对他们叮嘱后,把他们推向楼梯的方向,看到他们手拉着手,一起走向二楼,放心下来。
</br> “现在就等中也过来了,”
</br> 兰堂看向魏尔伦,问道:
</br> “中也什么时候会到这里呢?”
</br> 魏尔伦:“最晚是明天中午。”
</br> 为了防止羊组织经常找过来,魏尔伦特意把羊组织想要的房子买在了东京,
</br> 今天下午,魏尔伦把押金送过去的时候,还贴心地为羊组织准备了明天中午的电车票,一旦错过了这个时间,羊组织就要自己走着过去了。
</br> 魏尔伦的心情很好,但看着兰堂,缓慢平落下来,疑惑道:
</br> “兰堂,你看上去不开心,发生了什么?”
</br> 虽然兰堂看上去与往常无异,但魏尔伦还是能看出兰堂的心不在焉。
</br> “也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保罗对弟弟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br> 兰堂垂下眼帘,思绪急转间,面上露出了沮丧的表情,低声道:
</br> “刚才的那个孩子,龙之介的异能与兽有关。”
</br> “……原来如此,”
</br> 魏尔伦想到了十几天前,兰堂询问他是否想要更多的弟弟的行为,顿时明白了一切。
</br> 所以,带芥川兄妹回来的行为,不是简单地看到有天赋的孩子,
</br> 而是兰堂一直在私底下想要偷偷地帮助他寻找到弟弟,
</br> 在所有无父无母的小孩子们中,找出稀少的异能者,再从中翻找出与兽有关的异能者,耗费大量的精力接近,才把他们带回了家,
</br> 这段过程中的艰辛,只是想想就能够知道!
</br> 结果,费心费力带回来的孩子,不是他的弟弟,而是成为了弟弟的同伴,也难怪兰堂会感到失落和委屈。
</br> 魏尔伦再次直观地看到了兰堂对他付出的爱,一时之间,心跳都有些悸动,温暖的情绪消融了心底冰封的一角,眉眼都变得柔和。
</br> 如果不是他询问,兰堂恐怕还会隐瞒下来,不会把真正的原因告诉他!
</br> 魏尔伦眉眼间满是被融化的暖意,目光喜爱,接近,捧住兰堂的脸,如同捧起一汪温柔的月光,在兰堂唇角吻了一下,轻声道:
</br> “不要不高兴,兰堂。”
</br> 兰堂只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卖惨,得到魏尔伦的怜惜与好感,但魏尔伦的反应出乎意料!
</br> 接近的距离,落下的吻,低声道歉的嗓音,一切让兰堂的思绪都卡了一瞬,心跳骤然加快,道:
</br> “我没有不高兴,”
</br> “都怪我没有说清楚,你付出的所有精力才会成为一场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