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里面的衣服风格你们喜欢吗?”
</br> 服装店里的衣服都是简洁大方的款式,旁边刚好有一个宾馆,不用再去其他地方寻找。
</br> 这真的很好相处吗?
</br> 芥川银欲言又止,但听到清楚的限制条件,心中反而没有更多的忐忑,看了看服装店,小声道:
</br> “喜欢。”
</br> 只要是新衣服,芥川银都很喜欢,她和哥哥一直穿的都是补丁一层迭着一层,不合身的旧衣服,几乎就没有穿过新衣服。
</br> 芥川龙之介点头,同样没有太多的意见。
</br> “那就在这里买吧,旁边刚好有一个宾馆。”
</br> 兰堂看两个孩子都没有反对的意见,带着他们一起进入服装店,给他们买了一套换洗的衣服,
</br> 随后,兰堂带着他们去隔壁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把房卡交到他们手上:
</br> “你们去吧,里面的洗澡设施很简单,多尝试就知道了,记得要用温水洗澡,不要用凉水,我在下面等着你们。”
</br> 芥川龙之介接过房卡,因为兰堂保持距离的行为,心底有些放松,表情依旧有些紧绷,却没有更多的抗拒情绪,道:
</br> “我们知道了,兰堂先生。”
</br> 如果兰堂一直跟在他们身边,芥川龙之介还会因为即将被拔掉利齿的惶恐感,产生想要逃跑的冲动,
</br> 但是现在,跟在他身边的只有他唯一的妹妹,芥川银。
</br> 芥川龙之介带着芥川银,走进空荡荡的房间,将门关紧,把凳子堵在门口,又去窗户看了一眼,
</br> 三楼的高度,如果有人从门口闯入,他随时可以带着妹妹跳窗逃离这里!
</br>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芥川龙之介才有了些许安全感,看向一直紧紧跟在他身后的芥川银,安抚道:
</br> “不要害怕,银,这里还算安全。”
</br> “我知道,”
</br> 芥川银缓慢松开手,道:
</br> “哥哥,我先去洗澡。”
</br> 芥川银知道,芥川龙之介即使睡觉都不会脱掉大衣,现在需要脱掉全部的衣物,对她的哥哥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br> 芥川龙之介摇头:“不,我先去。”
</br> 身为兄长,芥川龙之介无法容忍弱小的妹妹挡在他的面前,第一个去试探未知的事物。
</br>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要保护他唯一的妹妹。
</br> 即使需要脱掉身上的衣物!
</br> 芥川龙之介在走进浴室之前,警惕地叮嘱道:
</br> “银,如果有人闯进来,记得先保护自己。”
</br> 芥川银用力点头,没有离开其他地方,而是守在浴室门口。
</br> 兰堂不知道楼上两个孩子的动静,也不在意他们对他的警惕,反而有些庆幸他不用给小孩子洗澡,
</br> 只是听着就很麻烦,说不定还会被打湿衣服!
</br> 在短时间内,兰堂还没有对他们升起愿意为他们忍受寒冷的好感。
</br> 互相保持一定的距离,对芥川兄妹好,对兰堂也好。
</br> 兰堂有些放松地坐在楼下,盘算着接下来的行动,
</br> 带他们回去之后,具体的待遇就要看魏尔伦对他们的看法了。
</br> 如果是“弟弟”,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在瞬间就能融入家庭中心。
</br> 如果不是“弟弟”,他们就算努力想要融入,也对自己的处境改变不大,不过,他承诺芥川龙之介的资源依旧不会改变。
</br> 等到芥川兄妹从楼上走下,兰堂竟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br> 洗去了灰尘,穿上合适的衣服,兄长冷淡,妹妹可爱,气质看上去和贫民窟扯不上半点关系。
</br> 只是看起来有一些营养不良,以后需要多补补。
</br> 兰堂走近,伸出手,挨个触摸他们的头顶。
</br> 芥川兄妹的头发有些潮湿,没有被吹干,但也没有滴水,看得出他们可以自己把自己打理得很好。
</br> “做得很好,好孩子,”
</br> 兰堂不吝啬夸奖,看了看他们手中的脏衣服,建议道:
</br> “如果没有重要意义,就丢掉吧,回家之后,你们还会有新的衣服。”
</br> 芥川龙之介点头,毫不犹豫地把衣服丢进垃圾桶,芥川银有些不舍,但同样丢了进去。
</br> 兰堂带着他们离开了宾馆,前去了甜点店,点了两份甜点,耐心地等他们吃完后,又打包了两份小蛋糕,带着一起回家。
</br> 经过短暂的相处,芥川兄妹不再像之前一样警惕,跟着兰堂的距离也近了一些,
</br> 至少,走在路上能让其他人可以看出,他们是一行人,而不是互不相干的陌生人。
</br> 兰堂拿出钥匙,打开门,带两个孩子进屋,走进厨房,把小蛋糕放进冰箱上层保鲜,
</br> 刚出厨房门,兰堂正准备对芥川兄妹叮嘱什么,就听到了从楼上传来的,如小提琴般优雅的声音逐渐接近:
</br> “你终于回来了,兰堂,今天下午这么晚回来,是因为组织的紧急任务吗?”
</br> 魏尔伦现在在家!
</br> 兰堂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走近几步,向楼上看去,担忧道:
</br> “只是遇到了一些特殊情况,保罗,发生什么事了?感觉你的心情有糟糕。”
</br> “的确有些糟糕,不过不是大事,只是在看养孩子的说明书时,第一次发现养一个孩子竟然这么麻烦,”
</br> 魏尔伦翻手,手上的书籍哗啦作响,一边下楼,一边读着上面的文字,哼笑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