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他的妹妹,芥川银现在还在他们的藏身之处,等待着他的回去!
</br> 如果他因为一个荒唐的理由,跟着兰堂离开,他的妹妹才七岁,在贫民窟根本活不下去!
</br> 兰堂无视了芥川龙之介的拒绝,在亲情感化和利益诱导之间,选择了后者,继续道:
</br> “只要你跟着我离开,在你成年之前,我会为你提供安全的住处与食物,每个月给你一定的零花钱,为你提供教育资源与医疗资源。”
</br> 兰堂提出的条件,对任何一个在外界流浪,挣扎在死亡线的孩子都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br> 但是,
</br> 芥川龙之介继续摇头拒绝,
</br> 他只有妹妹一个亲人,根本不可能为了身外之物抛弃亲人!
</br> 兰堂表情疑惑,想到这个孩子很可能和中原中也一样有同伴,又道:
</br> “只要你有分寸,我不在乎你用给你提供的资源接济你过去的同伴,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你可以只把我当成一个离开贫民窟的跳板,前往更高更美好的未来。”
</br> 芥川龙之介沉默了一段时间,才道:
</br> “我凭什么相信你?”
</br> 兰堂微微一笑:“就凭我也是异能者,如果我怀有不好的心思,我不会和你谈条件。”
</br> 下一秒,所有的亚空间消失,芥川龙之介恢复了自由,重新站在了地面上,下意识后退几步,远离兰堂。
</br> 兰堂没有接近,而是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巧克力、糖果之类的小零食,递向芥川龙之介的方向。
</br> 贫民窟几乎不可能出现的高档零食,虽然填不饱肚子,但有极高的热量,关键时刻可以用来救命。
</br> 因此,芥川龙之介只是顿了顿,就立刻伸手拿过,装进口袋。
</br> 兰堂的语气越发柔和,轻哄道:
</br> “乖孩子,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们只是各取所需,只是我能提供的筹码看上去比较多而已。”
</br> 芥川龙之介烟灰色的瞳孔注视着兰堂,毫无波动:
</br> “如果我无法驱散你的心上人的孤独呢?”
</br> 兰堂道:“我依旧会提供这个平台,只是会遗憾你失去一个很好的机会。”
</br> 如果魏尔伦不把这个孩子当做弟弟,就不会往这个孩子身上提供精力和更多的资源,兰堂也一样。
</br> 不过兰堂也没有对承诺反悔的意思,
</br> 这本就是一场赌注,赢了他可以顺利地告白成功,输了他也愿赌服输,没有必要牵连到无辜的孩子。
</br> 兰堂对芥川龙之介伸出手,道:“做出你的选择吧,乖孩子,是选择和贫民窟一起腐烂,还是选择和我一起离开,来到更加光亮的世界。”
</br> 芥川龙之介低头闷咳了两声,转身走了两步,感觉到兰堂没有强硬阻拦的举动后,才道:
</br> “我还有一个亲妹妹,她不能离开我。”
</br> 成功了,
</br> 兰堂眨了一下眼睛,露出微笑,跟了上去,问道:
</br> “既然是兄妹,她也有异能吗?”
</br> “没有,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br> 芥川龙之介脚步顿了顿,道:
</br> “如果你后悔了,现在就可以离开这里。”
</br> 兰堂摇头:“你们的名字是什么?”
</br> 好不容易遇到的异能与兽有关的孩子,兰堂不会轻易地放弃。
</br> “芥川龙之介,我妹妹的名字是,芥川银。”
</br> 兰堂跟着芥川龙之介走到他们的藏身之处,一个由纸板搭建的房子,里面钻出了一个更加瘦小的小女孩。
</br> 穿着大一码的衣服,头发披散,除了眉毛,其余的和芥川龙之介长得很像。
</br> 那就在芥川龙之介的妹妹,芥川银。
</br> 芥川银看到兰堂后吓了一跳,小跑着躲在芥川龙之介身后,有些不安:
</br> “哥哥?”
</br> “不要害怕,银,”
</br> 在芥川银面前,芥川龙之介变得柔和了一些,道:
</br> “这位先生只是看重了在下的异能,想要把我们带走而已。”
</br> “可是……我们可以不和他走吗?”
</br> 芥川银的表现更不安了,紧紧抓住芥川龙之介的衣服,声音颤抖地问道:
</br> “万一哥哥因此受伤,甚至……”
</br> “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是邀请你们加入黑手党。”
</br> 兰堂打断了话语,蹲下身体与他们平视,再次拿出零食试图拉进关系,解释道:
</br> “我只是为了让你们去见一个人,如果他承认你们是家人,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br> 芥川银没有收下零食,而是警惕地躲在芥川龙之介的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声音细小,坚持问道:
</br> “如果他不承认我们是家人呢?”
</br> “你们会成为我资助的孩子。”
</br> 零食被拒绝,兰堂也不生气,站起身时,在芥川龙之介凶狠的目光下,顺手揉了揉芥川银的头发,道:
</br> “小银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可爱。”
</br> “欸?”
</br> 由于措不及防的夸奖,芥川银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看向她唯一的亲人:
</br> “哥哥?”
</br> “没关系,银,如果他是坏人,早就对我动手了。”
</br> 芥川龙之介在兰堂揉过的地方同样也摸了一遍,低声安慰道:
</br> “我们只是走一趟。”
</br> 芥川银在芥川龙之介的安慰下,依旧有些不安,但还是愿意相信她唯一相依为命的哥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