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你就是中也的兄长!”
</br> 白濑咽了咽口水,心中漫出了铺天盖地的恐慌,那是直面世界上最恐怖的猎食者,无力反抗的惶恐,刚到嘴边的话语变成了无用的废话,声音都结巴了起来:
</br> “我记得中、中也昨天和你一起离开了,他为什么还会回到羊?”
</br> “你心中不是已经有了答案吗?”
</br> 魏尔伦从上到下把白濑打量一遍,看到对方眼中的野心变成了畏惧,对明知故问的问题毫无兴趣,毫不客气道:
</br> “当然是中也舍不得你们这一群运气好的废物。”
</br> 运气好捡到了他的弟弟,依靠着他的弟弟的能力在这里生存,却即将选择背叛他的弟弟的人类。
</br> 即使这是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魏尔伦依旧瞧不上他们。
</br>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几个能让魏尔伦瞧得上的人类。
</br> “既然都跟了上来,想来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br> 魏尔伦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漫不经心道:
</br> “说吧,你们想要得到什么?才肯放弃从我的弟弟身上吸血。”
</br> 只要中原中也能顺利地离开羊组织,彻底抛弃他们,魏尔伦不介意让这群幸运的小羊们最后幸运一次。
</br> “你……”
</br> 白濑似乎有些恐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握紧拳头,身体颤抖,眼中却燃起了愤怒的火焰,怒喊道:
</br> “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我们是中也的同伴,不是你眼中的吸血虫!你以为你就很高尚吗?随意的把中也弄丢,又随意的想要捡回去,不了解中也经历了什么,就自顾自地瞧不起这个,又看不起那个,眼睛长到天上的人上人!”
</br> 白濑自以为自己的声音十分洪亮,实则在恐惧的威胁下,怒喊声与往常的声音大不了多少,声音颤抖,如同食草动物最后的咆哮。
</br> “哦?”
</br> 魏尔伦有些惊讶地看着突然爆发的白濑,无视了白赖对他的控诉,语气十分轻蔑,道:
</br> “你们的所作所为不是吸血虫又会是什么?”
</br> “我们不是!中也是得到我们的救助才从四年前活了下来!在那个时候,没有人会救助饥饿的孩子,除了我们!”
</br> 白濑身体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向强大异能者叫嚣的恐惧,还是因为气愤,
</br> 白濑一边在心底唾骂自己为什么不顺势提出要求,说这些节外生枝的废话,一边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翻找着过去的记忆,向魏尔伦诉说着他们为中原中也付出的一切。
</br> 从他遇到饿晕的中原中也开始,直到今天的一切……
</br> “等等,你在说,中也让你们调查荒霸吐?”
</br> 魏尔伦散漫的表情一变,打断了白濑的滔滔不绝,问道:
</br> “为什么?”
</br> 如果他的弟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为什么会调查荒霸吐?难道他的弟弟有在实验室的记忆?
</br> “我怎么知道?我问的时候,中也神神秘秘的什么都不”
</br> 白濑被魏尔伦骤然升起的杀意吓到,声音微弱下来,道:
</br> “我、我真的不知道。”
</br> “行了,不要多说这些无用的话,你们想要得到什么?”
</br> 魏尔伦的脑海被这件事填满,已经没有了耐心继续听鸡毛蒜皮的小事,杀意弥漫,目光毫无感情,似笑非笑道:
</br> “不要告诉我,你们和中也的感情深厚,你现在是来求我,让我不要把中也带走的。”
</br> 这会让魏尔伦觉得自己被羊组织耍了。
</br> “不、不是,”
</br> 被魏尔伦的杀意笼罩,白濑彻底被恐惧淹没,大脑一片空白,双腿发软,跌坐在地:
</br> “我、我……”
</br> 白濑原来的目的,是想在中原中也离开之前,向他的兄长讨要一些利息,但是在杀气的笼罩下,半句话都不敢说出。
</br> 魏尔伦垂下视线,收敛了杀意,冷声道:
</br> “你说吧,如果不过分,我可以满足你们的胃口。”
</br> 看在白濑对他提供了有用情报的份上。
</br> 白濑恢复了一些理智,哆哆嗦嗦,说出了最后的价格底线:
</br> “我要二十把枪。”
</br> 魏尔伦脸上失去了笑容,声音辨不出喜怒:
</br> “二十把枪?”
</br> “十、十五把也可以,”
</br> 白濑主动降下价格,看到魏尔伦依旧是刚才的表情后,有些崩溃道:
</br> “不能再少了!你把中也带走了,我们不过是一群小孩子,根本无法在大人手中保护自己,没有这些,我们就是死路一条,还不如死扒中也不放,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
</br> 话一出口,白濑顿时面如土色,即使什么都没有,他也依旧不想死,但话已经被魏尔伦听到,只能哆哆嗦嗦地等死。
</br> “开什么玩笑?”
</br> 白濑等到魏尔伦嗤笑了一声,道:
</br> “我的弟弟就值二十支枪?我告诉你,我的弟弟可是无价之宝,我会给你五亿美金,你只用把中也赶出羊组织,让他彻底对你们死心,枪支弹药只是这场交易的零头。”
</br> 二十把枪的价格简直是对他的弟弟的侮辱!
</br> 实际上,魏尔伦也觉得五亿美金也太少了,但是他在短时间内只筹到了五亿美金!
</br> 在他要求特殊战力总局补给他四年前的存款的时候,特殊战力总局苛刻到只愿意补给他三个亿,多的没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