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过,在离开港口黑手党的路上,兰堂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br> 有过几面之缘,本应该待在私人诊所的森鸥外迎面走来,看上去是要前往顶楼的首领室。
</br> “兰堂君,好久不见,”
</br> 森鸥外倒是一副意外之喜的模样,挡在兰堂面前,表情如同看到了旧友,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惆怅又苦涩:
</br> “没想到再次遇到你,是在这样的场景。”
</br> 兰堂满脸冷漠:“哦。”
</br> 兰堂听说前段时间首领发怒,又杀了一批医生,看来森鸥外就是倒霉被拉来补了空缺。
</br> 虽然森鸥外看起来对这段经历有许多话要讲,但是先不要讲,不要挡他回家的道路。
</br> 森鸥外表情不变,装作没有发现兰堂不想交谈的潜意思,继续拉进关系道:
</br> “上次看到你,你还在为心上人感到苦恼,现在看来精神了许多,是已经走出恋爱失败的阴影了吗?”
</br> 兰堂:?
</br> “好久不见,森医生,”
</br> 兰堂顿了顿,目光缓慢移到森鸥外身上,声音阴郁低沉:
</br> “你还是如往常一样不会说话。”
</br> 开口就诅咒他已经恋爱失败!
</br> 森鸥外:?
</br> “既然森医生已经加入了港口黑手党,我只能提醒一点,”
</br> 兰堂叹了一口气,道:
</br> “在不到说话的时候,森医生最好不要说话,一旦你的诅咒惹怒了不好惹的人,很容易就会丢掉性命。”
</br> 凭借言语忽悠,成功接近首领的森鸥外:??
</br> 兰堂自觉好心地提醒完毕,又郑重道:
</br> “森医生,我现在的追求过程发展得十分顺利,很快就能告白,你不要胡乱地诅咒我!”
</br> 只要他再找到魏尔伦的一个“弟弟”,魏尔伦就一定会答应他的告白。
</br> 诅咒千万不能灵验!
</br> 森鸥外:???
</br> “兰堂君不要误会,是我在妄自揣测,没有诅咒你的意思。”
</br> 森鸥外反应过来后,脸都绿了:
</br> “我相信以兰堂君的实力,一定能够告白成功……对了,兰堂君,首领找我有事,我就先走了。”
</br> 时隔多日,森鸥外再次体会到了恋爱脑的恐怖,失去了所有的招揽心思,勉强敷衍了一句之后,就急匆匆地离开。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6-10 14:53:11~2023-06-11 15:56: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猫过必撸、没有美丽小王我要寄咯 1个;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凌晨吃夜宵 20瓶;斩冰 15瓶;兰溪春尽碧泱泱 5瓶;迦娜、路飞爱吃鱼、魏尔伦亲亲老婆 2瓶;沈泽川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42章 捡到人的第四十二天
</br> 即使看到森鸥外说完了祝福后就立刻离开, 兰堂依旧不怎么开心。
</br> 在魏尔伦成功把中原中也带回家的大好机会中,突然听到了一个对他和魏尔伦恋爱的坏预兆,
</br> 让兰堂对接下来的行动蒙上了一层不详的阴影,对他的影响不是一两句祝福就可以抵消的!
</br> 看来这段时间需要谨慎一点了, 不能轻易地行动, 至少要有充足地把握之后,才能进行告白。
</br> 兰堂拎着购买到的食材, 在门口整理了片刻心情后, 打起精神后, 才推门进入。
</br> 他还不知道中原中也的真正性格是什么模样,虽然经常听魏尔伦的描述是很活泼, 很可爱,很单纯。
</br> 但兰堂不认为一个从小在擂钵街生长的孩子,性格会十分无害,
</br> 所以, 对待这个孩子, 他一定要有充足的耐心,即使感到了冒犯, 也要看在魏尔伦的面子上, 不生气,一点都不能生气!
</br> “兰堂、先生。”
</br> 屋内的孩童在他推门进入的时候, 就站起身,有些磕磕绊绊地喊出了对他的称呼, 道:
</br> “初次见面, 以后请多多指教。”
</br> 这是兰堂第二次看到中原中也, 不同于第一次沉睡的未知, 而是清醒的, 可以一眼望到底的澄清。
</br> 孩童的发色如同夕阳的余晖,眼睛颜色和魏尔伦一模一样,模样稚嫩,白嫩的脸蛋还带着未消退的婴儿肥。
</br> 虽然长相看上去和魏尔伦有几分相似,但和魏尔伦站在原地的迷茫孤独的状态截然不同,而是找到了前进的目标,并向前行走的坚定与活力。
</br> 虽然看起来有些紧张,但眼中带着想要接近的善意,和魏尔伦描述的一样无害。
</br> 兰堂放下了警惕:
</br> “初次见面,你好,中也。”
</br> 得到了兰堂善意的回应,中原中也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的表现应该没有出差错。
</br> 中原中也从小和羊组织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没有与外人相处的经验,遇到的也通常是需要打倒的敌人。
</br> 因此,中原中也向来对他们毫不客气,年纪和他一样大的是“小鬼”,年纪比他大的是“大叔”,看上去比较老的就是“老头”。
</br> 但兰堂是半个家人,在下意识喊出兰堂名字后,中原中也顿了顿,才从记忆里翻出一个合适的敬称,
</br> 还好没有出差错!
</br> “兰堂,你回来了。”
</br> 魏尔伦听到了动静,从厨房走了出来,有些骄傲地介绍道:
</br> “快看,这就是我的弟弟。”</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