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站在暗处, 围观着这场争吵,像是大人看着孩子对地上的一群蚂蚁发脾气一般饶有兴致。
</br> 白濑在某种程度上说得的确没错,他不是出于好心,只是不在乎从指缝中漏出的一丁点资源。
</br> 魏尔伦漫不经心地想道:
</br> 带足够羊组织吃饱的食物作为礼物,最初只是兰堂的建议,后面也是因为想要继续投喂弟弟,不想因为食物缺少而让弟弟为难,
</br> 不过,魏尔伦得到的关于羊的情报中,羊组织不过是一个依附他的弟弟的力量,才在擂钵街有一席之地的小组织,
</br> 不说对他的弟弟毕恭毕敬,只是听到里面的成员敢冲着中原中也叫嚣,魏尔伦就觉得不可思议,
</br> 但在意识到白濑的话里话外的意思要让中原中也走人后,
</br> 魏尔伦:……
</br> 还有这种好事?
</br> 魏尔伦顿时来了精神,
</br> 没想到他还没有来得及用亲情把中原中也引诱回家,羊组织就闹起了内讧!
</br> 魏尔伦现在只觉得他们吵的不够激烈,最好直接把他的弟弟气走,离开这个组织!
</br> 在白濑开始指责魏尔伦之后,吵架开始进一步升级,越吵越激烈。
</br> “……中也!羊迟早会被你毁了!”
</br> 在白濑喊出这一句话后,眼底闪过了一丝后悔,张了张嘴,闭上,扭过头不看中原中也。
</br> “你——在胡说什么!”
</br> 中原中也脸上满是怒火,声音都被气得颤抖,手中的便当“咣当”一声落地,一手拉着白濑的衣领让人扯过来,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就要向白濑脸上打去!
</br> 最终,拳头停留在了离白濑的脸不到一厘米距离的地方!
</br> 看着下一秒就要打在脸上的拳头,白濑咽了咽口水,强撑着几乎要软掉的双腿,梗着脖子不说话。
</br> “羊”基地突然陷入了沉默,静悄悄,没有任何一丝声响,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
</br> 在这一片寂静之中,中原中也缓慢地松开手,垂在身侧,后退了一步、两步……转身跑出羊基地!
</br> ……
</br> 魏尔伦回到了高台,看着下面的中原中也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跑,最后用异能冲向了高台。
</br> 魏尔伦张开双手,把冲上来的弟弟抱了一个满怀。
</br> 中原中也在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之后,就安静了下来,埋头待在魏尔伦怀里,一动不动,没有说话。
</br> 可怜的弟弟,身为羊之王,却被下面的羊群指责,一定会十分伤心。
</br> 魏尔伦脸上挂着浅笑,垂下视线,装作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高台,明知故问道:
</br> “弟弟,你没事吧?我在这里看到你和同伴差点打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br> 不过,没关系,发生这样的事,弟弟一定能放下过去的羁绊,跟着他一起离开,在他的家,有家人和同类存在,不再孤独,不再寂寞,只会有爱与陪伴。
</br> 快点来到我的身边吧,弟弟。
</br> “我无法理解,”
</br> 中原中也动了动脑袋,抓住魏尔伦的衣服,发出了闷闷不乐的声音:
</br> “兄长,家人和同伴不能共存吗?”
</br> 他的家人能理解他留在羊的决心,他的同伴却疑心他的家人要害他们,想让他在其中做出一个选择,
</br> 中原中也无法理解同伴的想法,也无法舍弃其中的一个!
</br> 这个问题……
</br> 魏尔伦顿了顿,陷入了对过去的思考,沉默了片刻,才道:
</br> “我也不知道。”
</br> 他现在得到了自由,只有家人没有同伴。
</br> 不过,这是只是因为,特殊战力总局愿意放他离开,他也对没有兰波的特殊战力总局毫无感情,
</br> 但即使是这样,在感受到特殊战力总局对他的驱逐时,魏尔伦依旧感受到了愤怒与讽刺。
</br> 他的弟弟很明显对羊组织有深厚的感情,现在的情绪只会比当时的他更为激烈。
</br> 中原中也:“兄长过去没有同伴吗?”
</br> “当然有,不过他已经死了。”
</br> 可以称得上同伴的人对魏尔伦而言,只有兰波一人。
</br> 看着弟弟精神低落的表现,魏尔伦尝试代入思考,
</br> 如果兰波突然活过来,要求他放弃他的家人,回到特殊战力总局,
</br> 或是,兰波想要把弟弟和兰堂带回特殊战力总局……
</br> 魏尔伦放弃继续思考,叹道:
</br> “虽然我对他的死亡很悲伤,但不得不说,他死的时间恰到好处。”
</br> 要不然,他同样会像他的弟弟一样陷入两难的处境!太恐怖了!
</br> 中原中也:?
</br> 魏尔伦在说什么?
</br> “弟弟,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去他的墓碑前看看,”
</br> 魏尔伦揉了揉中原中也的头发,想到兰波,心情也开始低落,道:
</br> “我给他挑了一个十分安静的好地方,他一定会喜欢。”
</br> “不用了!兄长!”
</br> 他没有兴趣看一个死人的墓碑!
</br> 中原中也心中原本的情绪因为魏尔伦神来一笔的偏题消散得七七八八。
</br> 虽然中原中也没有见过魏尔伦死去的同伴,但是莫名觉得,这个死了还要被认为死的时机恰到好处的同伴,真的有点惨。
</br> 和还没有真正交往,只是转头喜欢上其他人,就要被迫双双殉情的兰堂差不多惨!
</br> “好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