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中原中也停下脚步,看向魏尔伦:
</br> “为什么?”
</br> 他明明感受到他的异能没有失效!
</br> “因为我的异能同样是重力,和你一样,”
</br> 魏尔伦用重力将手中的礼物升空,又落在地面上,伸出手指,将重力传递到中原中也身上,又收回手,手心向上,展示着自己的异能:
</br> “但比你更强大,毕竟,我是兄长。”
</br> 中原中也感受到身体突然变得沉重,又在魏尔伦移开手后,恢复原样,
</br> 的确是重力!
</br> 是和他一模一样,比他更强大的异能!
</br> 出生之后只待在擂钵街,不知道太多异能者情报的中原中也陷入了沉默。
</br> 难道他们真的是兄弟?
</br> 中原中也盯着魏尔伦的手上明显能看出扭曲的空间,自己伸出手尝试,但尽管异能输出已经达到了极限,手心上的空间依旧半点不变。
</br>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弟弟。但我知道,四年前,你从一片漆黑中睁开眼睛,没有记忆,一无所有地开始流浪。”
</br> 魏尔伦在尝到善意的谎言带来的甜处之后,学会了活学活用,继续编织着善意的谎言:
</br> “在知道你的存在之后,我一直在找你,直到昨天,我终于找到了你,我的弟弟。”
</br> 其实也就找了三天,但在模糊不清的话语的诱导下,魏尔伦仿佛已经找了四年!
</br> 中原中也瞳孔地震,满脸震惊!
</br> 魏尔伦说的内容,和他的经历全对上了!
</br> 这些经历,中原中也从来没有和外人说过,包括他的同伴,
</br> 难道魏尔伦真的是他的家人?
</br> “独一无二的存在,会呼吸的天灾,孤独的神明,”
</br> 魏尔伦叹道,想到了曾经的自己,眼中升起了黑暗,那是从出生开始就背负在身上的原罪,孤独到了极致的绝望。
</br> 但是现在,他找到了弟弟,身边还有兰堂爱着他,已经不再孤独了。
</br> 魏尔伦眼中的黑暗消失了,包容又慈爱地注视着中原中也,用如同摇篮曲一般的声音道:
</br> “我的弟弟,你像彗星一样耀眼,也如彗星一般孤独,无法被其他人理解,也无法被其他人拯救。”
</br> 就和曾经的他一样。
</br> “除非遇到和你相似的另一个彗星,也就是我,你的兄长。”
</br> 魏尔伦对中原中也伸出双手,仿佛是一个拥抱:
</br> “我们可以互相理解,驱散对方的孤独,不再独来独往,而是有家人的陪伴……只要你来到我的身边。”
</br> 中原中也绷着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魏尔伦,眼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br> 不知道真相的人听到魏尔伦的话,只会觉得魏尔伦神神叨叨,十分奇怪!
</br> 但在开始寻找荒霸吐消息的中原中也眼中,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实处!
</br> 魏尔伦真的是他的家人!
</br> 他竟然有家人!不是孤独一个人!
</br> 中原中也在看到不远处的“羊”组织之后,才冷静下来,后退一步,撇过了头,不看魏尔伦,艰难道:
</br> “我不能和你离开,我还有同伴在这里。”
</br> 即使魏尔伦是他的家人,中原中也也无法舍弃他的同伴。
</br> 魏尔伦已经看到了中原中也的动摇,很明显对他的邀请感到了心动,却因为同伴拒绝了他!
</br> 魏尔伦问道:“他们对你十分重要吗?”
</br> 魏尔伦无法理解,尝试代入……代入不成功!
</br> 带弟弟回家的最大阻碍果然是弟弟的同伴!
</br> 十六个小孩子!
</br> 魏尔伦面带微笑,在心底冰冷地想:
</br> 那么多的小孩子,全部带回家养着不现实,要不……等到弟弟不在这里的时候,把他们全都杀了吧,再告诉弟弟,他们因为意外死光了!
</br> 这个方法十分快速简单,只要不被弟弟发现,他可以瞒着弟弟一辈子,就和同样瞒着弟弟身世一样。
</br> “他们在我饿晕的时候救助了我,还接纳我加入了羊组织,教导我常识,对我十分重要,如果没有遇到他们,我早就饿死了。
</br> 中原中也又后退了一步,目光犹豫,逐渐变得坚定:
</br> “我不会和你离开,很抱歉……”
</br> 中原中也纠结了片刻,才喊出了对魏尔伦的称呼:
</br> “兄长。”
</br> 魏尔伦成功被这一声“兄长”治愈,内心开始软化。
</br> 还是再等等吧,仔细思考一下,
</br> 这个计划没有被弟弟发现还好,如果被弟弟发现了,那就糟糕了!
</br> 这群孩子对他的弟弟来说,相当于兰波和特殊战力总局对他的存在,在心底占据着特殊的重要地位。
</br> 如果有人在他面前杀了兰波,毁了特殊战力总局,即使那个人是他的同类,魏尔伦就算能承认了对方的家人身份,在短时间内,也不会原谅对方,愿意和对方一起离开。
</br> ……看来只能按照兰堂的计划,缓慢增加弟弟对他的好感,等到时机成熟,就可以把弟弟带回家!
</br> 想到这里,魏尔伦目光柔和,抬手揉了揉中原中也的头发,触感良好,在看到中原中也只是有些表情不自在,没有激烈地抗拒之后,心情更是愉快:
</br> “不用道歉,我可以理解你,弟弟。”
</br> 如果在过去,突然出现一个同类,让魏尔伦跟着他一起离开,即使是因为兰波,魏尔伦也会考虑一段时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