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回来的时候,兰堂正在思考需不需要坐进厨房,用燃气烤火。
</br> 厨房的门关上后,温度比客厅高多了。
</br> “保罗,”
</br> 兰堂看到了魏尔伦,伸手去按空调的关机键。
</br> “不用关了,兰堂,”
</br> 魏尔伦将屋内的情况看了一遍,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br> “吃完晚饭后,你快点进房间睡觉吧,明天我找人来修。”
</br> 可能是因为基因缺陷的原因,兰堂十分畏冷,现在弟弟和他把客厅的窗户撞碎了,客厅的温度又下降了不少。
</br> 受到他和弟弟的牵连,兰堂被冻得不轻,看起来十分可怜。
</br> 兰慢半拍地点头,收回手,将椅子放回餐桌旁,进厨房端晚餐。
</br> 魏尔伦把空调移到了兰堂的位置旁,让出风口对着兰堂的位置吹,自己则坐到了暖风吹不到的地方。
</br> 虽然魏尔伦不怕热,但也没有在夏天吹暖风的爱好。
</br> “保罗,”
</br> 兰堂将饭菜放在餐桌上,坐下,由于寒冷,语气稍显温吞:
</br> “你看起来有些不高兴,是被那个孩子发现了吗?”
</br> “弟弟没有发现我,一切进行的很顺利。”
</br> 魏尔伦微怔,没想到兰堂连这点情绪都发现了:
</br> “只是看到了弟弟的生活环境,十分恶劣。”
</br> 魏尔伦越想越不高兴,对兰堂倾诉道:
</br> “只是四个不到五平米的铁皮屋,和其他十六个小孩子住在一起,我还看到,其中一个小孩子指责我弟弟让他饿肚子。”
</br> 兰堂发出一句感叹:
</br> “听起来这个孩子很强。”
</br> 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就能在擂钵街抢到房子居住,还能护住十六个孩子的安全,几乎让他们不饿肚子,一般的成年异能者都做不到这些。
</br> 魏尔伦叹气,有些遗憾:
</br> “弟弟还可以更强,但很难跨越超越者的门槛。”
</br> 简单的接触足够让魏尔伦意识到:
</br> 中原中也没有经过专业的系统学习,对重力的使用十分粗略,无法达到最大的杀伤力。
</br> 而且,以中原中也现在的身体强度,长大后很难达到魏尔伦的水准,成为一名超越者。
</br> 不过,兰堂也一样,明明用的是兰波的基因,也成功拥有了兰波的异能力,但即使已经成年,亚空间却小得可怜,实力十分低弱。
</br> “这已经很好了,说起来,保罗,从看到那个孩子开始,我一直有一个疑惑,”
</br> 兰堂安慰了一句,将遮挡视线的长卷发捋到耳后,表情困惑,询问道:
</br> “这个孩子和你毫无血缘关系,你为什么会认为他是你的弟弟呢?”
</br> 魏尔伦还对第一次见面的弟弟十分热情,还努力地想要把弟弟留下来——
</br> 虽然努力的方向出了差错,变得可怕!
</br> “因为我们的异能。”
</br> 魏尔伦想了想,不愿欺骗兰堂,只透露出了一点无足轻重的真实内容,道:
</br> “我和弟弟的异能都和“兽”有关系,我一直因为我的异能本身而感到孤独,弟弟的出现能够驱散这种孤独,让我知道我,我还有同类,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br> 不再孤单一人,而是能真实感受的,来自同类的安全感!
</br> 和兽有关的异能?
</br> 可惜他的异能是空间系。
</br> 兰堂感到了失落,又有些庆幸:“我可以驱散你的孤独吗?保罗。”
</br> 魏尔伦对弟弟的热情,让兰堂有些羡慕,却又不太想要。
</br> 毕竟,家人和恋人的感情不同,区别也十分明显,恋人可以成为家人,家人却很难转变成恋人。
</br> 兰堂想和魏尔伦接吻、上床、结婚,而不是和魏尔伦成为兄弟。
</br> “你当然也可以,兰堂。”
</br> 魏尔伦感受着自己的心,有些迷茫地对兰堂微笑:
</br>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你真实存在,却感觉不到实感。”
</br> 在遇到弟弟之前,兰堂带给魏尔伦的“同类”的安全感如同踩在云朵上,轻飘飘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踩空,从空中坠下。
</br> “可能这是爱情和亲情的区别。”
</br> 兰堂感叹,不多纠结,就放下了这件事,转而道:
</br> “这个世界上还有保罗想要的同类吗?”
</br> 异能力和“兽”有关的异能者。
</br> 兰堂想到中原中也,又加了一条准则:
</br> 年龄小,潜力大。
</br> “应该没……”
</br> 等等,波德莱尔只告诉他实验体不止一个,而不是只有两个!
</br> 魏尔伦猛地停住话语,思考了片刻,语气迟疑:
</br> “我也不知道,可能会有,也可能会没有。”
</br> 中原中也的出现,对魏尔伦来说已经是一个奇迹,魏尔伦很难想象世界上还会出现第二个奇迹。
</br> 兰堂若有所思:“保罗想要更多的弟弟吗?”
</br> 虽然魏尔伦和中原中也的相遇过程有些曲折,但是兰堂能感受到魏尔伦对中原中也的出现十分开心!
</br> 即使要用麻烦的手段才能把中原中也带回家,魏尔伦也能忍受。
</br> 魏尔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br> “越多越好,但我又不希望越多越好。”
</br> 魏尔伦希望有更多的同类,但是——
</br> 实验体的诞生本就是一个错误,是所有不幸的来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