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听着兰堂的缓缓道来,所有的不理解被一一解释,缠在一起的线头被解开、捋顺,产生的疑惑不甘被抚平,翻涌的内心平静了下来,平和得不可思议。
</br> 兰堂面对着他时,好像永远那么温柔,耐心又充满包容。
</br> 兰堂的语调舒缓:“不过,会有这样的误会,还是因为我不太了解保罗的真实想法,看来,以后我需要更多地了解保罗的内心,保罗,你会给我这个机会吗?”
</br> 兰堂上一次想要得到魏尔伦的承诺,得到的只有落荒而逃,但这一次——
</br> 被人直白地表示想要窥探他的内心,魏尔伦脚步顿了顿,感受到危险想要逃避,却强迫自己站在原地等待的战栗涌上心头,携带着近乎慌乱的紧张,将心跳都逼得稍微快了一点。
</br> 魏尔伦有些迟疑,但还是肯定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br> 他已经被这份爱吸引,自然不甘心轻易地远离,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br> 兰堂能窥探到多少是兰堂的本事,他不会主动泄露!
</br> 兰堂突然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保罗,你拿到手的情报有用吗?”
</br> 魏尔伦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很有用,兰堂,这都要多谢你之前提供的情报。”
</br> 看在这份有用的情报,魏尔伦爽快地支付了报酬,大度地原谅了对方先前的冒犯,让‘gss’组织在世界上多存活了一段时间。
</br> 兰堂叹道:“按照以往的惯例,我现在应该对你说,不用客气,能帮到你就好,但是,这一次我想贪心一点。”
</br> 兰堂想要怎么贪心?
</br> 魏尔伦看向兰堂,目光疑惑又好奇:
</br> 这次兰堂的确帮了他大忙,如果是不过分的愿望,他愿意帮助兰堂实现。
</br> 亚空间的微弱光芒下,兰堂的瞳孔映衬出了相同颜色的暖光,轻飘飘地微笑,目光专注,仿佛在对未知的神明许愿:
</br> “如果保罗能把这份感谢化成对我的好感就好了。”
</br> 魏尔伦的心,突然颤动了一下!
</br> 短短一天的时间,‘gss’组织提供的情报自然不会太深入,但里面出现的让法国的黑手党组织噤若寒蝉,众所周知的“大人物”们的情报,对魏尔伦来说是意外之喜。
</br> 在战争结束后,好几位“大人物”主动离开巴黎,脱离了权力中心,疑似归隐于众。
</br> 粗浅的情报虽然无法分辨出具体是哪位超越者,但足以魏尔伦意识到,巴黎仅剩的人手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br> 以他的实力,即使受到异能者们的围攻,也能安全逃出巴黎。
</br> 围攻的异能者们如果包括兰波,那就需要付出一点代价。
</br> 兰波……
</br> 再次想起兰波,魏尔伦突然有些走神,在这里不过经历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回想起身为谍报员的过去,竟然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br> 他曾经的亲友、视他为挚友却被他厌恶的搭档,过了五年,一定认为他已经死了吧。
</br> 即使再次见面,曾经的信任与默契,在时间的作用下,也将不如以往,说不定,兰波已经忘记了他,被分配了一个新搭档。
</br> ……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br> 没有了来自兰波的羁绊,他就可以顺理应当地离开特殊战力总局,得到一个清白的身份,自由地行走在天空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br> 所以,他先和兰波进行联系吧,让兰波替他向特殊战力总局传递“魏尔伦还活着”的信号。
</br> 看在是过去的亲友的份上,兰波应该不介意帮他一个小忙。
</br> 魏尔伦看了看窗外泛起鱼肚白的天空,下定了决心。
</br> 按照时差,法国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还没有到兰波的睡觉时间,他很快就能得到一个结果。
</br> 魏尔伦没有兰波的私人联系方式,兰波也没有这种东西。
</br> 但是,
</br> 兰波十分信任他,没有也不会隐瞒他。
</br> 所以,魏尔伦知道兰波登录特殊战力总局网站的账号和密码。
</br> 以兰波的习惯,即使过了五年,密码依旧不会改变。
</br> 魏尔伦敲着键盘,输入特殊战力总局网址的代码,准备在登录进网址后,在账号里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br> 这是魏尔伦能找到的,联系兰波的最快方式,缺点也很明显:
</br> 一旦他和兰波谈崩,这个住处分分钟就会被兰波找到。
</br> 魏尔伦在回答了一个又一个问题之后,顺利地进入了网址,输入账户,填进了密码,按下确定键。
</br> 时隔五天,第一次开始联系过去的旧友,魏尔伦看着网址的加载线,过往的阴霾沉沉压在心上,让呼吸变得缓慢,下意识用指尖敲着桌面。
</br>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br> 魏尔伦发现了自己的异样情绪,在心底安慰自己:
</br> 联系到兰波后,他只需要麻烦兰波试探一下特殊战力总局对他的态度,
</br> 如果态度和往常一样,他就可以回去,如果对他更加警惕,想要往他的脖子上添加枷锁,他就拒绝回去,留在这里。
</br> 就算特殊战力总局认为他背叛,将他放进了暗杀名单,也没有担忧的必要。
</br> 离开这里,融入人群,成为茫茫人海中不起眼的一员,法国就难以找到他。
</br> 至于兰堂……
</br> 兰堂不是横滨本地人,看上去对他的组织毫无感情,还爱他爱到了离不开他,他想要带着兰堂离开这个国家,换一个住处,兰堂一定不会拒绝。</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