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堂抬头,看了看失去了太阳,天色已经昏暗下来的天空。
</br> 按照魏尔伦所说,这个时候,魏尔伦已经结束了情报的收集,应该已经到家了吧。
</br> 糟糕,
</br> 兰堂的心情并不明朗:
</br> 他告诉魏尔伦的话应验了。
</br> 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的确很长,异能者之间的战斗没有分出高低,刚才的平静反而像是中场休息,片刻过后,继续开始了热武器与消磨人命的比拼。
</br> 兰堂叹了一口气,拿起枪,状似胡乱地对前方开了几枪。
</br> 子弹破开空气,发出了尖锐的呼啸声,和空中的子弹发生碰撞,改变原有的轨迹,为兰堂所在的地方留下了一段空白。
</br> 不过,还剩下一条漏网之鱼。
</br> 现在仅剩的光源,是不远处燃起的火焰和路灯微弱的亮光,视觉在这里只起到微弱的辅助作用。
</br> 兰堂听着极速接近的风声,表情平静,准备在子弹来到合适的距离时,用亚空间将其捕获。
</br> 但是,
</br> “叮——!”
</br> 子弹碰撞的声音在战场很容易被忽略,兰堂猛地抬头,看向另一枚子弹飞来的方向!
</br> 他记得,那个方向是一堵墙壁,是一个没有人的死角!
</br> 另一枚子弹?!
</br> 兰堂看到了魏尔伦!
</br> 魏尔伦坐在高墙上,不知道已经出现了多久,没有惊动一个人,存在感低弱,如同一只轻巧落下的鸟雀,也如同误入战场的神明。
</br> 不!
</br> 兰堂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目光迸发出了强烈的惊喜:
</br> 是神明为他而来!
</br> “前辈,你发现了什么?”
</br> 幸田四郎被兰堂的大动作惊吓到,也随之想要抬起头,反被兰堂一把按了下去。
</br> “幸村,”
</br> 兰堂努力挪开视线,声音严肃:
</br> “你第一次来前线战斗,你要记住,在战场上,要专注眼前的危险,不要东张西望,随意分散注意力的下场是死亡!”
</br> “多谢前辈的教导!”
</br> 幸田四郎一个激灵,握紧了手上的枪,眼睛都因为警惕睁大了几分,看向眼前的战场,过了片刻,才反应了过来:
</br> “前辈,我不是幸村,是幸田。”
</br> 不过,前辈怎么知道他是第一次来前线?
</br> 幸田四郎有些疑惑地抓了抓头发,觉得身边的这位前辈变得有些奇怪。
</br> 刚才的兰堂像是一块死寂的冰,现在,突然活了过来。
</br> 兰堂毫不心虚地改了称呼:
</br> “幸田,我告诉你,在战场上,听不到敌方动静的时候,不要盲目地选择开枪,而是要先把自己藏好,敌不动,我不动。”
</br> “是!”
</br> 兰堂说着拖延时间的话语,快速地放开手,悄无声息地挪远了一点距离。
</br> 他的心上人还在这里看着,为了防止他的心上人误会,他还是不要和其他人拉拉扯扯,先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
</br> 兰堂看了一眼魏尔伦,唇角控制不住地扬起,心情明朗了起来!
</br> 刚才兰堂还觉得时间过得缓慢,现在,在知道魏尔伦也在这里之后,一点都不觉得慢了。
</br> 魏尔伦动了动,动作优雅,双腿交迭,右手抵着脸颊,支撑着脑袋,投下视线,面对着战场的惨状,目光毫无波动,反而有些百无聊赖。
</br> 以魏尔伦的观察力,他当然发现了兰堂在这场战斗中一直在划水,
</br>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反而是一个聪明的做法。
</br> 这就是兰堂的组织?
</br> 魏尔伦冷漠地想:
</br> 上层的管理者是在玩过家家的游戏吗?
</br> 明明是一群异能者,却像废物一样躲在普通人的背后,用普通人的尸体垫脚得到一些优势,导致时间没有必要的拉长。
</br> 兰堂的视角看不清魏尔伦,魏尔伦却能把兰堂看得很清楚。
</br> 兰堂缩在战场的一角,安静又慢吞吞,如同一个戳一下动一下的树懒,发现他之后,又开始傻乎乎地高兴了起来。
</br> 啧,他又不是特意为了寻找兰堂来到的这里,只是
</br> “碰巧听到了大规模的枪声,所以就来看了一眼,恰好发现你在这里,不过,我也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毕竟横滨很小。”
</br> 魏尔伦向身边的兰堂解释。
</br> 两个人第二次走在漆黑的小巷中,走向熟悉的方向,亚空间在他们不远处漂浮,充当照明的灯光,和上一次几乎一模一样。
</br> 不过,不同的是,当时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是警惕与疑虑,现在则是含着暧昧的轻松。
</br> “我还是很高兴,”
</br> 听着魏尔伦的解释,兰堂没有失望的情绪,反而提醒道:
</br> “你救了我一命,保罗。”
</br> 魏尔伦:“即使我不动手,你也有其他办法躲开子弹,不会死去。”
</br> “虽然是这样没错,”
</br> 兰堂的瞳孔中倒影出轻浅的碎光,坚持道:
</br> “但是,你对我有了救命之恩。”
</br> 魏尔伦看向兰堂,有些奇怪兰堂为什么会纠结这个“救命之恩”,没有继续否认,等待着兰堂接下来的话语。
</br> 兰堂对魏尔伦微微一笑,继续道:“我曾经在书中看到过一句古话,救命之恩应当以身相许,意思是:你救了我的性命,作为报答,我会和你登记结婚。”
</br> “很有意思的说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