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成功打破了魏尔伦对他的逃避,让魏尔伦看清了自己的心,也成功地让他产生了傲慢!
</br> 兰堂突然意识到了他究竟做了什么!
</br> 不过是短短几天的相处,
</br> 他……已经开始觉得他可以掌握魏尔伦的情绪!
</br> 居高临下的诱导与算计,感情上的俯视,行走在刀锋,试图掌握魏尔伦情绪,赌徒一般的刺激感,不自觉地充斥着兰堂的头脑。
</br> 在明知道兰波的前车之鉴的时候,他依旧对魏尔伦产生了傲慢!
</br> “对不起……”
</br> 兰堂抬手捂住了眼睛,慢慢地低下头,发出了一道受伤的小动物般,哀哀切切的呜咽,声音沙哑:
</br> “对不起,保罗。”
</br> 此时的兰堂,心底的情绪不同于刚才虚假表现出的歉意,也不同于垂死挣扎的惶恐,而是真正的悔恨与反省。
</br> 魏尔伦表情疑惑,微微皱眉,侧过身,面对着兰堂,抬起手,迟疑了一瞬,按照书中写的内容,试探性地摸了摸兰堂的脑袋:
</br> “你怎么了?兰堂。”
</br> 因为这个带有安慰性质的触碰,兰堂的身体大幅度地颤抖了一下,声音越发艰涩:
</br> “我撒谎了,对不起。”
</br> 魏尔伦露出了无法理解的表情,有些不明白刚平静下来的兰堂为什么突然又变成这副模样。
</br>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的爱的确是由易碎的美好事物拼凑而成,但是,我对你的爱……”
</br> 兰堂呼吸急促,缓了几秒,才将潮水般的情绪压了下去,继续发出声音,声音颤抖,开口有些艰难,但是这是必须要说出口的话:
</br> “并没有我描述的那么、不求回报,而是,掺杂着私欲。”
</br> 魏尔伦表情开始凝重:“什么私欲?”
</br> “我……想让你永远停留在我身边,即使你想要离开,不愿停留,怨恨我,我也想让你留在我的身边。”
</br> “哦。”
</br> 魏尔伦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然后道:
</br> “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br> 兰堂的动作僵住了:“欸?”
</br> “你一直表现得很明显啊,兰堂。”
</br> 魏尔伦奇怪地看了兰堂一眼,心情十分平静,道:
</br> “从我们相遇开始,你就一直在告诉我,你爱我,想和我永不分离,永远呆在一起……这全都是你说过的话,昨天晚上,你想成为我的情人,也是因为担心我会离开你。”
</br> 兰堂的大脑一片混乱,呆呆道:
</br> “是这样没错,”
</br> “如果你告诉我,你在贪图我的力量,想让我用我的力量为你做事,或者,你是为了其他人的命令,达成某种任务才接近我,这才是私欲。”
</br> 这也是魏尔伦刚才设想中的内容,结果,兰堂深感内疚的私欲,竟然只是这一点点的要求吗?
</br> 这也太可爱了。
</br> 魏尔伦弯起唇,微笑,心情轻松了起来,道:
</br> “不想让我离开不是私欲,而是爱的一部分,兰堂,我一直以为你比我更懂,现在我才发现,你对自己太苛刻了。”
</br> “可是……”
</br> 兰堂抬起头,直视着魏尔伦:
</br> “为了让你留下来,我可以不择手段。”
</br> 魏尔伦:“比如,让我把你当成兰波,成为我的情人?”
</br> 兰堂脸上升起了一丝尴尬,点了点头:
</br> “是不是很卑鄙?”
</br> 如果他有更强大的力量,他还能做出更卑鄙的行为,例如:不顾魏尔伦离开的意愿,把魏尔伦囚禁起来。
</br> 魏尔伦的眉梢挑了起来,兰堂的心也随着一同提了起来。
</br> “噗!”
</br> 魏尔伦眉眼弯了下来,笑出了声,没有其他想法,只是单纯觉得有趣,边笑边道:
</br> “的确让我感到了惊讶,不过,兰堂,你不用伪装成兰波,这没有意义,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不喜欢兰波。”
</br> 兰堂的眸光黯淡了下来,小声反对道:
</br> “你在骗我。”
</br> 魏尔伦留在他身边的契机就是兰波。
</br> “我没有,”
</br> 魏尔伦轻笑着摇头:“从整体上来看,我的确不怎么喜欢兰波,即使只是思考我对他的正面感情,那也不包含对恋人的爱。”
</br> 而是对家人,对朋友,对搭档的信任与依赖。
</br> 兰堂:“真的吗?”
</br> “当然,”
</br> 魏尔伦思索了片刻,才含笑道:
</br> “如果有朝一日,我对你动心,爱上了你,那么,一定因为你是兰堂。”
</br> 轻飘飘的话语落下,如同往心湖丢下一颗石子,激起层层涟漪,也如同即将涨潮的海面,泛起越来越大的波浪,将身处沙滩的兰堂吞没。
</br> 兰堂的眼底亮起了欢喜的星光,脸越来越红,身体前倾,声音急切道:
</br> “这是告白吗?”
</br> 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十分接近,兰堂主动拉近了距离,更是成为一个拥抱。
</br> “一定是告白,”
</br> 不待魏尔伦回复,兰堂已经抢先开口,温柔地抱紧了魏尔伦,如同抱住了一朵喜悦又绵密的云朵,道:
</br> “我已经把它当成告白了,保罗,我好高兴,我很开心,能够遇上你,我真的很幸运。”
</br> “你错了,兰堂,遇到我,是你倒霉的开始。”
</br> 魏尔伦否认,眨眼间,敛去了几分危险的杀意,轻声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