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保罗,”
</br> 兰堂感觉自己快被爱情的洪水溺毙了,突然向前走了一步,抬手,将魏尔伦的左手捧在手中,印下一个吻后,低头,闭眼,额头抵着魏尔伦的手背,宣泄着几乎要将心脏撑爆的爱意:
</br> “我好像……比昨天的我更爱你了。”
</br> “啪!”
</br> 逃过一劫的盘子第二次掉落在地,彻底破碎!
</br> 这个反应……
</br> 兰堂心中一动,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了地上的盘子碎片覆盖了一层异能光芒,化为了更细的碾粉,在异能的作用下,聚集在一起,跳进垃圾桶。
</br> 与此同时,魏尔伦的声音也在兰堂头顶响了起来,十分缓慢,似乎在仔细斟酌着什么:
</br> “兰堂,你好奇怪。”
</br> 这种奇怪还有传染性,连带着他也开始变得奇怪。
</br> 魏尔伦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被羽毛轻飘飘地挠了一下,又似乎被一层薄纱裹了起来,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抽出左手,握成拳头,背在身后,看向了其他地方。
</br> 魏尔伦并没有和他的表面一样无动于衷!
</br> “是哪里奇怪呢?”
</br> 兰堂抬头,目光闪亮地看着魏尔伦,心跳随着这个猜测喜悦了起来,道:
</br> “告诉我吧,保罗,我会看情况改变的。”
</br> “你……”
</br> 由于莫名的抗拒,魏尔伦又后退了一步,仔细体会着内心升起的古怪感觉,由兰堂的举动产生的莫名情绪:
</br> “随时随地都会在我预料不到的时候告白。”
</br> 就如同现在,在魏尔伦走进厨房之前,他完全想不到,也无法理解兰堂会有这样的行为。
</br> 兰堂眼中升起了笑意:“这难道不是惊喜吗?保罗。”
</br> 好像的确没错。
</br> 魏尔伦想了想,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又问道:
</br> “你在脸红什么?”
</br> 刚才他只是站在厨房门口,并没有做出超出常规的事情。
</br> “我在因为你的存在而脸红心跳。”
</br> “你很奇怪,兰堂。”
</br> “爱情让我变得盲目,而我心甘情愿。”
</br> 魏尔伦面对这样的处境,一节节败退,彻底不说话了,沉默了片刻,才郑重地询问兰堂道:
</br> “……爱情究竟是什么?”
</br> “是不受控制的心跳,与看到你就会感到幸福的心情。”
</br> 兰堂表情认真了下来,发自内心,近乎一字一顿地再次选择了告白:
</br> “保罗,我爱你。”
</br> 这是魏尔伦第二次听到兰堂说这句话,不过不同于上一次模模糊糊的呓语,
</br> 此时的兰堂清醒无比,金绿色的瞳孔中倒映出他的身影,满满当当,始终只存在他一个人,没有多余的伪装,最简单,也最真挚的言语。
</br> 厨房的气氛粘稠了起来,魏尔伦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大脑快速运转,从记忆缝隙中翻出过去经验的无数案例,都找不到对兰堂的再次告白的合适回答。
</br> 魏尔伦学到的大部分都是杀人的手段与谍报员的本领,在这其中,并不包含如何客气又不失礼貌地拒绝一个人的告白。
</br> 魏尔伦抿了一下唇,整理自己的心情,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
</br> “可是,现在的我还不爱你。”
</br> 兰堂一怔,紧接着,眉眼柔和了下来,
</br> 魏尔伦的回答比兰堂预想之中的回答好了无数倍。
</br> 与此同时,“叮——”的一声,烤箱发出了一声脆响,提醒着工作的结束。
</br> 两个人都向烤箱看去,厨房的氛围顿时一松。
</br> “晚餐好了。”
</br> 兰堂表情自然地从柜子中又取出一个盘子,打开烤箱,用隔热手套将烤好的洋葱汤取出,放进盘子中。
</br> 香味浓郁的洋葱汤装在洁白的瓷碗中,点缀着切成小块的吐司与烤至融化的芝士,色香味俱全。
</br> 眼看着兰堂被食物转移了注意力,魏尔伦点了点头,将兰堂已经制作好的食物端上了餐桌。
</br> 在踏出厨房的下一秒,魏尔伦竟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不过这点短暂的放松,在兰堂同样来到餐桌的时候,消失不见。
</br> “可惜,我没有找到蜡烛。”
</br> 兰堂将其中的一份洋葱汤推到魏尔伦面前,虽然在这么说,瞳孔深处却点缀着星光,充斥着遮掩不住的好心情,嗓音愉悦:
</br> “不然,今天晚上就是一顿烛光晚餐了。”
</br> 魏尔伦摇了摇头,回答道:“这样就很好。”
</br> 烛光晚餐太过隆重,没有必要。
</br> 兰堂来到魏尔伦对面坐下,凝视着魏尔伦,突然感叹般地微笑了起来:
</br> “就和做梦一样。”
</br> 这两天的经历对兰堂而言,简直虚幻到了极致,遇到了一见钟情的心上人,还顺利地发展了一天的感情。
</br> 如果能够按照现在的速度,继续再接再厉的话,魏尔伦一定很快就能答应他的告白,同意留在他的身侧。
</br> 只是想到了这个可能,兰堂就感觉自己的心情不受控制地雀跃了起来。
</br> 不过,兰堂很清楚地知道,除非十分幸运,现实的一切很难符合他想象中的顺利发展。
</br> 前车之鉴就是,刚遇到魏尔伦的时候,计划好的行动遇到了名为兰波的惨烈滑铁卢。
</br> 这样想着,兰堂将飘起的心态压下,谨慎了几分,看向自从他坐下之后,一直专心吃晚餐,略显沉默的魏尔伦,小心地试探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