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过,远在他国,想这些毫无意义,还不如尽快得到法国的情报,再做出合适的安排。
</br> 这样想着,魏尔伦抬起脚步,从高塔上坠落,狂风将魏尔伦的头发吹起,一时间,魏尔伦的视野中全是迅速放大的房子。
</br> 即将接近地面时,躯体表面凭空多了一层异能光芒,掉在地面上就会粉身碎骨的速度消失,魏尔伦悬浮在离地面不远处的半空,找准一个方向,消失不见。
</br> 他应该去找一个合适的情报贩子。
</br> 兰堂叹了一口气,翻开一页书,又叹了一口气,
</br> 从海边离开后,魏尔伦仿佛意识不到自己是伤员,使用异能离开了他的视线,海边的询问也没有给他答复,就和魏尔伦突然对他的存在感到后悔了一样。
</br> 兰堂找不到魏尔伦,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只能认命地回到吵闹的家中,开始兼职前的准备工作。
</br> 兰堂坐在太阳下,抱着一本书翻看,眉眼阴郁,身边充满了不想被其他人打扰的氛围,忧郁又疏离。
</br> “兰堂先生,这里的货物请签收。”
</br> “兰堂先生,请问您想让电脑安装在哪里?”
</br> “兰堂先生,货物放在这里可以吗?”
</br> ……
</br> “兰堂先生,麻烦您让一让,挡到道路了。”
</br> 兰堂慢吞吞地抬起目光,视线从不断在房间内进出的人群转移到了一脸礼貌微笑的安装人员身上,将身下的椅子往外挪了挪,彻底从房子主人挪成了保安。
</br> 还好今天没有风,兰堂坐在门口还能晒太阳。
</br> 安装人员和保洁人员的整理速度十分快速,在太阳西斜时,就带着大包小包的工具离开了房子,走之前还不忘让兰堂记得给他们一个好评。
</br> 兰堂:……
</br> 世界熙熙囔囔,兰堂只觉得吵闹。
</br> 兰堂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翻看了一边的书籍合起,站起身,走进客厅。
</br> 客厅内所有的东西干干净净,如果不是壁炉旁的燃料不能触碰,兰堂都几乎以为他们把燃料也擦拭了一遍。
</br> 兰堂把两本关于恋爱的书籍放进自己的房间,走上二楼,荒废已久的书房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不知什么时候的书籍一行行摆放在书架上,
</br> 兰堂的视线在书房转了一圈,看向面对着窗户的书桌,
</br> 书桌被擦拭干净,电脑放在书桌的右侧,电脑的主机、网线被贴心地安装在视线的死角。
</br> 兰堂步履缓慢,摇摇晃晃地走进书房,将带回来的书籍放在书架,要用的放在书桌上。
</br> 兰堂在电脑前坐下,按下电脑的开机键后,在电脑上输入调查好的网址,电脑屏幕从主页跳转到新的网址,
</br> 兰堂在网站创建一个新的账户,在取名字时顿了一瞬,打出了一个无害的中性名字,头像配合的选出了一个可爱的卡通图案。
</br> 一个表面看上去就十分傻白甜,不会引起其他人警惕的账户新鲜出炉。
</br> 网址地内部,是一个个简陋的表格,需要翻译的文档、翻译难度、价格,各式各样的信息被罗列在一个个表格中,让人一目了然。
</br> 作为一个被国外的国家占据的租界,横滨在混乱的同时,与外界沟通的翻译机会也繁多。
</br> 这个网站还算正规,只要每个月交付了一定的维护账户运行的资金,双方的交易会由网站中介进行维护,不会出现给钱不办事或办事不给钱的事情。
</br> 兰堂翻看着翻译信息,挑选出了一个难度低等的翻译任务练手,
</br> 双方沟通完毕后,对方将报酬打进网站的账户,又给兰堂发了一个不大的文档,
</br> 【如果不麻烦的话,三天内请你务必完成这项任务,同样十分感谢你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完成这项任务。】
</br> 看着对方发来的繁杂礼貌用语,兰堂一边用同样繁琐的礼貌话语回复,一边面无表情地点开文档,
</br> 里面需要翻译的文字大约为三千字,难度符合报酬的价格。
</br> 屏幕在兰堂的瞳孔中倒影出了光点,兰堂快速查看了一边后,十指飞快地点击在键盘上进行打字,开始翻译工作。
</br> 虽然魏尔伦已经不需要他的财务支持,但是魏尔伦的行为让兰堂的产生了攒钱想法,以备以后的不时之需。
</br> 兰堂将翻译后的文档再次检查了一遍,修改了几个语法错误后,点开聊天记录,将文档发给对方,结束这场交易,关闭了网页之后,看了看窗外的天空。
</br> 此时的天空已经没有了太阳的踪影,夜的帷幕拉了下来,变得一片漆黑,破碎的星光在残月旁做了点缀,
</br> 已经这么晚了,魏尔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br> 兰堂站起,活动了一下坐得僵硬的身体,走下楼,打开了客厅的灯光,没有心思做饭,准备和今天中午一样,用微波炉热一份便当作为今天的晚饭。
</br> 就当兰堂打开冰箱门时,突然听到外界“咔哒”一声,门开了。
</br> 这个声音?
</br> “保罗!”
</br> 兰堂的眼睛亮了,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快步走到客厅,果然看到了缓步走进客厅的魏尔伦。
</br> 魏尔伦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眼神却十分冷漠,发丝稍显凌乱,身上带着毫不遮掩的危险意味,
</br> 兰堂接近的动作停滞了一瞬,他嗅到了魏尔伦身上浓厚的新鲜血腥味,那不是面对一两个人的死亡就可以沾染上的味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