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和他相似的反应。
</br> 兰波啊……你瞧,即使是和你一样的人类,也没有完全认同你的话语。
</br> 魏尔伦在心底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突然有了一种想要笑出来的冲动,声音飘忽了起来:
</br> “尽管……你知道他们说这些话是为了你好?”
</br> 莫名的情绪刺激着魏尔伦的神经,带给魏尔伦古怪的感官,理智告诉魏尔伦,他应该及时结束这个话题,但是——
</br> 魏尔伦直勾勾地盯着兰堂,等待着兰堂的答案。
</br> 兰堂点了点头:“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比刻意的欺骗更会让人反感。”
</br> “和你说话总是很有趣,兰堂。”
</br> 魏尔伦微笑了起来,心中突然出现了几分明悟,海风吹过他的发丝,驱散了萦绕在心间的雾气,露出了真正想要的东西:
</br> “我知道我想要什么了。”
</br> 从出生开始,魏尔伦就被宣告不是人类,心坠入了一片漆黑的谷底,孤独到了近乎绝望的地步,
</br> 魏尔伦无法忍受孤独,恐惧着这份深入骨髓的毒药。
</br> 他想要一个能真正理解他,驱散他的孤独的存在。
</br> 兰堂眨了一下眼睛,同样对能够让魏尔伦觉得有意义的事物感到好奇:
</br> “你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br> 魏尔伦回答:“是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事物。”
</br> 就连知道他的身世的兰波都无法理解的孤独,所以——
</br> 只有与他有相似处境的同类,才能真正理解他。
</br> 可惜……这个世界上不会出现第二个奇迹。
</br> 想到这里,魏尔伦唇角的笑意消失,心底重新沉寂了下来。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18 13:32:19~2023-05-19 14:04: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悠九月 5瓶;w夜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19章 捡到人的第十九天
</br> 不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他就无法替魏尔伦找到,或者给魏尔伦提供帮助了。
</br> 兰堂叹道:“太遗憾了。”
</br> 或许是因为刚才共同倾诉的孤独经历,让双方的灵魂距离拉近,消除了陌生的防备,也让魏尔伦对兰堂产生了几分认可与宽容。
</br> 即使魏尔伦的心情开始糟糕,面对兰堂的感叹,没有感受到冒犯,而是奇怪地看了兰堂一眼:
</br> “你为什么要感到遗憾?”
</br> 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事物是他想要得到的,而不是兰堂想要的。
</br> 兰堂遗憾的表现就像是遗失了自己的记忆一样真情实意。
</br> “因为……”
</br> 兰堂迟疑了一瞬,放下了所有的伪装,目光真挚地看着魏尔伦,坦白了内心的想法,话语颇有几分笨拙:
</br> ”我想讨好你,我想通过找到你觉得有意义的事物来让你开心,现在没有办法实现了。”
</br> “想要讨好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br> 魏尔伦的声音听不出多少感情,没有看向兰堂,目光遥远,仿佛看到了海岸另一侧的国家:
</br> “而且,我不可能会永远停留在这里。”
</br> “我明白,翱翔在天空的雄鹰无法待在狭小的鸟巢,广阔的天空才是它的归宿。”
</br> 兰堂向前走了一步,和魏尔伦并肩,微微侧头看着魏尔伦,开玩笑一般道:
</br> “不过,按照爱情故事的常见套路,现在的我应该对你说一句:保罗,我会努力的。”
</br> 魏尔伦弯了弯唇:“努力讨好我吗?”
</br> “很明显,我想讨好的人只有你。”
</br> 兰堂眼底满是认真,轻声询问道:
</br> “你会给我这个机会吗?保罗。”
</br> “哗啦——”
</br> 蔚蓝的海面泛起浪花,一层迭一层地拍打在沙滩上,将干燥的沙面吞没。
</br> 海水涨潮了。
</br> 魏尔伦离开海边后,没有做其他事情,而是来到一个高塔之上,孤身一人,以一个巧妙的角度,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横滨。
</br> 这座身处弹丸之地的小小城市,以魏尔伦被巴黎养刁了眼界的品味来看,混乱不堪,几乎毫无优点,
</br> 魏尔伦蔚蓝的瞳孔深处一片烦躁,站在高处,原本温柔的风也变得凛冽,耳边萦绕着“呼呼”的风声,海风将他的衣角吹得猎猎作响,但是,没有吹走魏尔伦的半分烦躁。
</br> 在面对兰堂的询问——那发自心底的真诚话语时,
</br> 魏尔伦的心底一时竟然生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仿佛是一旦答应下来,他就会失去某种东西的恐慌,也仿佛是想要撕裂躯体、夺取生命的破坏欲。
</br> 从来没有接触到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充斥在魏尔伦心中,让魏尔伦想要答应却感到排斥,无法对兰堂做出答复。
</br> 不过是一个人类而已,
</br> 魏尔伦试图平复心情:
</br> 一个有些古怪、和兰波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类。
</br> ……兰波,
</br> 联想到这个名字,魏尔伦放任自己陷入空茫茫的情绪中,下意识地想:
</br>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br> 魏尔伦吹了一阵子风,才将繁杂的思绪压下,看向远方,强迫让自己的全部心神放在遥远的那个国家:
</br> 战争已经结束,经过了五年,国内的局势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变化,以及,兰波现在还好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