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如果牧神还活着,实验室可以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与他相同的存在。
</br> 一模一样的皮囊,一模一样的能力,甚至,由于人格式的存在,思维也可以相差无几!
</br> 令魏尔伦感到绝望却又不可避免的事实。
</br> 没有意义吗?
</br> 兰堂看着魏尔伦,在得到魏尔伦的回答,看到魏尔伦的真实情绪后,
</br> 兰堂心中升起的不是对自己回答的庆幸,而是轻微的刺痛感。
</br> 究竟经历了什么,魏尔伦才会形成这么糟糕的心理状态?
</br> 魏尔伦的一切对兰堂而言,是一场突然降下的幻境,触碰不到又琢磨不透,只能凭着本能慢慢探索。
</br> “那么,”
</br> 兰堂走近了一步,下意识想要抬起的手,食指颤动了一下,虚虚握着,垂在身侧,声音轻的不能更轻:
</br> “对你来说,什么才算有意义的事物?”
</br> 作者有话说:
</br> (看着文名)(感觉不够吸引人)(陷入深思)(试图重新取一个吸引眼球的文名)
</br> 就比如:《捡到魏尔伦后我成为了替身》《每天为了上位努力告白》《这个替身我当定了》《捡到了金发神明》
</br> 想要一个狗血与刺激感并存,绝对爆炸的文名!
</br> 各位宝贝们帮我参考一下吧(〃▽〃)
</br> (号外号外,积极征集文名中……)
</br> 第18章 捡到人的第十八天
</br> 让他觉得有意义的事物?
</br> 被兰堂的问题问住,魏尔伦陷入了迷茫,目光看向海面,在同样蔚蓝一片的映衬下,瞳孔显得有几分无机质的空洞:
</br> “我不知道……”
</br> 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br> 自由吗?
</br>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一直想要的自由近在眼前,
</br> 魏尔伦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反而茫然了起来。
</br> 抛弃过去的身份,孤身一人在世界流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宛如一抹抛弃了世界,也被世界抛弃的幽灵。
</br> 前往更加孤独的未来,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br> 魏尔伦站在命运的交叉路口,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br> 回顾他的一生,破碎又昏暗的过去,
</br> 在魏尔伦拥有意识,睁开眼睛之后,
</br> 被异能金属控制的躯体,黑暗又血腥的杀人手段,苍白的实验室灯光,身边虎视眈眈想要利用他的人类……构成魏尔伦生活的主旋律。
</br> 在这种情况下,尚未形成的世界观与思维只能汲取身边的一切来填补自身,明白了自己的一切,却对此满是迷茫,
</br> 为什么要出生?为什么要存在?
</br> 心中充盈的情绪如同门后魔兽的咆哮,满是对人生的迷茫,对自身存在的困惑与孤独。
</br> 干涸到几乎要破碎的精神无法承担对自身的内耗,自救一般成为了向外输出的憎恨:
</br> 憎恨将自己制造出的牧神,憎恨控制自己的人类,憎恨自身的存在!
</br> 直到三年前,兰波的出现,打破了囚禁魏尔伦的牢笼,改变了魏尔伦的命运,让魏尔伦拥有了控制自己躯体的权利,像一个人类一样活着!
</br> 人生出现的转机让魏尔伦生出了一丝对自己的期盼,想要达成的目标:
</br> 成为一个人类!
</br> 但是,魏尔伦很快就意识到,异类就是异类,无论披多少层优雅的皮囊,都无法改变非人类的本质。
</br> 梦想溺死于谍报员生活的一潭死水中,从诞生开始就纠缠着灵魂的孤独又充斥了魏尔伦的生活。
</br> “……有时候,我会觉得这个世界很残酷,”
</br> 魏尔伦无意识地向兰堂袒露着真实想法。
</br> 你为什么是你,我又为什么是我?
</br> 不同的人的存在、思维究竟是由什么来区分?
</br> 即使在三年前亲手杀死了牧神,魏尔伦依旧无法对未来放下警惕。
</br> 制造他的内核——“温柔森林的秘密”的遗失如同在他的未来道路埋下了一颗地雷,让魏尔伦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落下每一步,心惊胆颤着随时有可能发生的爆炸。
</br> 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他遇到了掌握了“温柔森林的秘密”的人,他现有的人格式被指令清除,编入了其他人的经历,那么,待在这副躯体的人、这个躯体的思维的主人,还会认为自己是‘魏尔伦’吗?
</br> 这个对未来的假设,只是想象出来,就足以让魏尔伦不由自主地感到战栗——来自灵魂更深处,一片虚无的惶恐。
</br> 这种只能被他感受到的惶恐,无法被其他人理解,连兰波都无法感知到。
</br> “从一片黑暗开始,行走在漆黑的谷底,不知道未来的方向,这样的人生,真的有意义吗?”
</br> 说到这里,魏尔伦停顿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他的话语太多了。
</br> 以往这种话语,魏尔伦只会在兰波面前倾诉,希望给予他第二次生命的亲友,可以给他一个能够指引他未来命运的回答。
</br> 但是,他与兰波交谈过很多次,都只能从兰波虚假的理解表现中,得到“你是人”的回答。
</br> 他真的是人类吗?
</br> 不是。
</br> 这个回答可以欺骗到刚出实验室的他,让他产生不切实际的快乐与期盼,但是经历得越多,“你是人”的认可在魏尔伦眼中就越发显得荒缪可笑。
</br> 一次又一次的交谈,希望一次次燃起,又一次次破灭,直到现在,魏尔伦已经开始厌恶“你是人”这三个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