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你会怎么做?”
</br> “我会劝你丢掉它,把你的不快与烦恼和礼物一起丢进垃圾桶,然后,我会继续寻找到足以让你感兴趣的礼物作为赔偿的礼物,很抱歉,这份礼物没能让你开心。”
</br> 感到歉意,继续寻找新的礼物吗?
</br> 魏尔伦突然笑了,朦胧的、仿佛是愉快的笑容,道:
</br> “兰堂,你真的很会追求人。”
</br> 花团锦簇的话语和真诚的、十分具有迷惑性的行动,如同在阳光下有着绚丽色彩的泡泡。
</br> 如果是刚出实验室的他,现在恐怕已经被表面的色彩迷惑了,
</br> 但是,此时的魏尔伦,看着绚丽多彩的泡泡,只会联想到泡泡破灭的灰败与绝望。
</br> “诶?”
</br> 兰堂的表情错愕了一瞬:
</br> “为什么会这么说?”
</br> 难道魏尔伦喜欢他的老一套的追求方式?
</br> “我在好奇,你说你对我一见钟情,那么,你一见钟情的事物究竟是什么呢?”
</br> 魏尔伦的指尖点了点书籍的表面,发出了沉闷的响声,神态颇有几分漫不经心,直白地问道:
</br> “是我的皮囊,还是我的能力?”
</br> “……是你的灵魂。”
</br> 兰堂毫不犹豫地抛弃了魏尔伦提供的两个选项,选择了第三种选项。
</br> 兰堂能感受到自己十分喜欢魏尔伦,喜欢到愿意为魏尔伦奉献生命,这不单单是相貌或是能力而产生的感情。
</br> 即使魏尔伦不是这副相貌,兰堂觉得自己依旧会喜欢上魏尔伦,而且,在捡到魏尔伦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魏尔伦会有这么强大的异能力。
</br> 与这些身外之物相比,兰堂更对魏尔伦表现出的一举一动,眼底偶尔露出的真实情感心动。
</br> 兰堂想要知道魏尔伦经历的一切,驱散魏尔伦心中的阴霾,让这位孤独的神明永远停留在自己身侧。
</br> 如果可以走进魏尔伦的心中,兰堂愿意献出自己的一切来交换。
</br> 谎言!
</br> 魏尔伦下意识作出了判断,嗤笑了一声,声音温柔到近乎嘲讽:
</br> “你觉得,人类有可能爱上电脑吗?”
</br> 灵魂?
</br> 他怎么可能会拥有灵魂?
</br> 他的本质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怪物,现在思考的人格不过是由冰冷的字符拼凑出的编码,
</br> 兰堂不可能爱上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br> 兰堂不明白魏尔伦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面对心上人的疑惑,没有选择应付了事,而是仔细想了想,确定道:
</br> “会有这种人。”
</br> 世界上的人这么多,总会有一两个超出常规的人存在。
</br> “什么?”
</br> 魏尔伦眼中的讽刺消失了,震惊地看着兰堂:
</br> “你们是怎么想的?”
</br> 人类怎么可能会爱上电脑?
</br> 明明是两个不同物种的存在!
</br> “……我也不知道。”
</br> 兰堂同样不能理解这种行为,有些迟疑地解释道:
</br> “可能,爱情就是这么一个难以琢磨又奇妙的存在。”
</br> 在他遇到魏尔伦之前,他也无法理解会有人一见钟情。
</br> 魏尔伦皱着眉,思索了良久,却一直都无法理解兰堂口中的爱情,就像他始终无法理解兰堂的脑回路一样。
</br> 可能,这就是人类,拥有他无法理解的情绪与思维,他想要接近,却始终无法融入的存在。
</br> 魏尔伦不再说话,离开商场的路程中,一直保持着沉默。
</br> 兰堂的家现在被装修的商场人员占据,离开了商场,魏尔伦没有回兰堂的住处的想法,随意地在横滨行走,熟悉环境。
</br> 兰堂张了张嘴,却无法从脑中找到合适的话题,满心迷惑地跟随在魏尔伦身侧,同样保持着沉默。
</br> 魏尔伦好像不怎么喜欢他的“偏题”,那么,
</br> 皮囊还是能力?
</br> 究竟哪个才是合适的,能让魏尔伦开心的选项?
</br> “保罗,”
</br> 来到海边,兰堂终于发出了声音,询问出题人本人:
</br> “刚才的选项,你希望我选择哪个选项?”
</br> 皮囊和能力,这两个选项,只是让兰堂只是听着就有一种踩雷的感觉,
</br> 能够让魏尔伦开心的选项,真的在这两者之间吗?
</br> 魏尔伦侧头看向兰堂,表情疑惑了一瞬,才意识到兰堂的一路沉默,也是在纠结刚才的问题,
</br> 不过不同于他对兰堂的不能理解,兰堂则是一直在思考,想要理解他这个非人类。
</br> 但是,
</br> 魏尔伦微笑了起来,苍白的、没有一丝生气的笑容,声音如同轻飘飘落下的叹息:
</br> “没有意义。”
</br> 兰堂的行为,没有意义。
</br> “?”
</br> 兰堂莫名感受到,这个回答不是对他的疑问的回答。
</br> “这两个选项,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无论你选择哪个选项,我都可以理解。”
</br> 魏尔伦知道,在普世的审美中,他的皮囊无疑是美丽的,
</br> 他的能力也十分好用,在特殊战力总局中,能和他势均力敌的强者只有兰波一个人。
</br> 无论兰堂是因为他的皮囊,还是因为他的能力而选择爱上他,魏尔伦都不会感到奇怪。
</br> “只是,没有意义。”
</br> 无论是他的皮囊,还是他的能力,都不过是实验室出品的产物。</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