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姿态从容,慢悠悠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语气更加柔和:
</br> “你们有吗?”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14 13:03:40~2023-05-15 13:30: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喃喃 5瓶;墨小姐和灰先生、pulsar-脉冲星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15章 捡到人的第十五天
</br> 如果没有,魏尔伦也没有耐心等待着他们制作。
</br> 魏尔伦身上的杀意开始弥漫:
</br> 只能杀了他们,再去寻找新的黑手党组织了。
</br> “我有!大人,我有清白的身份证件、前两天新办的、是欧洲人的身份证件!和、和大人完美符合!求大人,不要杀我!”
</br> 似乎察觉到了危机,一个半身沾染着血迹的男人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接近魏尔伦,越接近,头越低,双手高举着将证件呈给魏尔伦。
</br> “哦?”
</br> 魏尔伦垂眸,伸手拿起这一张薄薄的证件,
</br> 日本没有身份证,这个黑手党呈上来的证件是一张驾驶证,上面的盖章印记一应俱全,只有照片的部分是空白的,只用贴上照片,这个证件就能生效。
</br> 半身染血的男人额头不断冒着冷汗:
</br> 他在暗地里悄悄准备了这个身份证件,是为了下个月偷渡到欧洲,金盆洗手,但是现在,他连命都快没了!
</br> “希欧多尔,不错的名字。”
</br> 魏尔伦拂过了上面的名字,轻飘飘地微笑了起来,道:
</br> “我十分满意。”
</br> 话音刚落,半身染血的男人的头颅就滚落在了地面上,露出的脸上还残留着死里逃生的窃喜。
</br> 不过,在场的其他人,已经不会因为他的遭遇感到惊讶了,因为他们在同一时间,全部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br> 这间房间唯一的活人——造成这一切的魏尔伦,平静地看着这一切,无悲无喜地微笑着,如同冷漠的神明:
</br> “作为报酬,我就给予你们永恒的死亡吧,不用感谢我。”
</br> 魏尔伦将这个房间洗劫一空,丢下了一颗炸弹,在爆炸与火焰中离开,彻底清除了所有痕迹。
</br> 跳跃的火光在兰堂眼中倒映出了不明的颜色,兰堂拿起袖扣,视线触及了这一抹蓝色后,变得柔和了一些,又想到了另一条道路:
</br> 翻译。
</br> 横滨是一个租界,不同国家的人来这里做生意,总要雇佣第三方翻译合同、资料等东西。
</br> 兰堂熟悉各国的语言,翻译的工作也可以在家完成,对他而言,十分方便。
</br> 不过,想要正式开工,需要先购买一台电脑。
</br> 兰堂敲定了购买电脑的时间,安静地缩在躺椅上,烤着火,昏昏欲睡地等待着魏尔伦。
</br> 魏尔伦只是出去转转,不会用很长时间。
</br> 兰堂想着,浅睡了一会儿,等到额头的温度降下,身体恢复了差不多之后,慢吞吞地站起身,回到房间找衣服。
</br> 将自己收拾整齐后,兰堂又回到躺椅处躺下,一边烤火一边思索着接下来的行动:
</br> 等到魏尔伦回来,下午的时候,他可以和魏尔伦一起外出,去商场购买物品,或置办新的身份证件。
</br> 他的存款不能买下全部的物品,只能舍弃其中一样。
</br> 如果魏尔伦不急着出国,可以先购买魏尔伦的衣物与随身用品,身份证件在魏尔伦出国之前置办好就可以。
</br> 除此之外,他还要打扫房子,在今天晚上之前,需要打扫出来一个合适的房间。
</br> 不过,他需要和魏尔伦一起买东西,在魏尔伦回来之前,他一个人不能把房间打扫完毕,最多只能把侧卧的杂物整理出来。
</br> 想到这里,兰堂按着号码,给保洁公司打了一个电话,预约了上门清洁服务。
</br> 所幸他的身份只是港口黑手党的下层人员,家中没有珍贵的内部情报,可以让无关紧要的人上门。
</br> 兰堂站起身,前往侧卧,将侧卧中的杂物放在对应的地方,一边整理,一边等待魏尔伦。
</br> 兰堂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在他结束了劳动,重新待在壁炉前烤火时,
</br> 门锁发出了轻微响动,房门被打开,露出了外面的那道身影——是魏尔伦。
</br> 兰堂惊喜道:“保罗,你回来了。”
</br> 魏尔伦回来的时候,正好撞见这副模样。
</br> 兰堂坐在躺椅上,火焰在苍白的皮肤上染上柔和的色彩,精神恢复良好,满眼惊喜地看着他,仿佛一直在这个房子、家等待着他的到来。
</br> “我回来了。”
</br> 魏尔伦下意识回答了一句无用的废话,偏了偏头,掩饰了这份不自然,将手中的东西放在餐桌上,问道:
</br> “兰堂,你一直这么等,不会觉得无聊吗?”
</br> “不会无聊。”
</br> 兰堂认真地回答:“相反,我会感到十分幸福。”
</br> 数量庞大的欣喜填充了心脏,融化了心底的寒冰,成为了兰堂在看到魏尔伦时,绵绵不断出现的幸福感。
</br> 这是兰堂在拥有过去的四年中,很少体会到的,魏尔伦带给他的感情。
</br> 魏尔伦无法理解兰堂的回答,但是想到兰堂本身就是他无法理解的存在,也就放下了这一抹疑惑。
</br> “而且,你还带了礼物回来。”
</br> 兰堂继续道,声音充满了遮掩不住的幸福感,语气十分轻柔,如同即将落地的羽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