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在看到兰堂的第一眼,他不是已经确定了吗?
</br> 以兰波的傲慢,根本不会做出这么柔弱的行为!
</br> 他为什么还会一遍又一遍地把兰堂错认为兰波?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13 12:59:47~2023-05-14 13:03: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木 18瓶;叶悠九月 11瓶;足风流 10瓶;子不语 3瓶;尘 1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14章 捡到人的第十四天
</br> 兰堂金绿色的瞳孔湿漉漉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语气悲伤,声音微弱,似乎只是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br> “我的名字是兰堂,不是兰波,保罗……你不要再记错了。”
</br> “我知道,你是兰堂,不是兰波。”
</br> 心中的情绪似遗憾似喜悦,魏尔伦微笑了起来,如同一个标准的面具,语气认真道:
</br> “很抱歉,我不会再记错了,兰堂。”
</br> 魏尔伦用重力将小桌子移到榻榻米前,将药和热水放在桌子上,伸手将兰堂的厚被子掀得只留下一层。
</br> 发烧还是不要盖这么厚的被子比较好。
</br> “好冷……”
</br> 兰堂错愕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抓紧最后一层被子,
</br> 措不及防地被魏尔伦掀走了几乎全部的被子,兰堂攒存了一晚上的热气瞬间消散,清晨的冷气蜂拥而来。
</br> 兰堂被冻得打了一个寒战,不可置信又控诉地看着魏尔伦:
</br> 魏尔伦为什么要掀他的被子?
</br> 难道不知道这是对一个怕冷人员的最大打击吗?
</br> 比魏尔伦再次认为他是兰波的悲伤还要大!
</br> 呜呜……真的好冷!
</br> “记得吃药。”
</br> 魏尔伦看兰堂已经有了清醒的神态,最后提醒了一句,自觉已经做好了尽力的照顾,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转身离开。
</br> 兰堂看着魏尔伦毫不留情离去的背影,疑惑地眨了一下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
</br> 兰堂慢吞吞地半坐了起来,拿起放在手边的热水和退烧药,将药片吞下肚。
</br> 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原因,兰堂莫名觉得魏尔伦去了一趟厨房之后,身边的气息变得不稳定了起来。
</br> 厨房中有什么?
</br> 他没有感受到有外人来到他的房子。
</br> 魏尔伦去浴室拿了烘干的衣服,穿戴整齐后,准备外出。
</br> 外面的世界出乎了魏尔伦的意料,变得十分陌生,魏尔伦要出去了解外界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br> 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战争发展到了什么程度?特殊战力总局又会是什么局势?
</br> ……兰波又在哪里?
</br> 兰波同样认为他已经死了吗?
</br> “保罗,”
</br> 在魏尔伦踏出门的前一秒,一道慢吞吞而温柔的声音喊住了他,是兰堂。
</br> 兰堂半坐在榻榻米上,吃了药,似乎是清醒了一些,右手撑着脑袋,虚弱的声音询问道:
</br> “你要去做什么?”
</br> 魏尔伦没有回头,打开房门,看向外界低矮的建筑,道:
</br> “出去转转,你有什么事情吗?兰堂。”
</br> 要帮兰堂带份早餐?
</br> “不,我并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我有一件东西想要交给你。”
</br> 可能是由于生病的原因,兰堂的语气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br> 魏尔伦背后传来翻找东西的微弱声响,魏尔伦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兰堂从大衣的口袋中将翻出了一张银行卡,伸手递向他的方向。
</br> “保罗,你带上这个,里面还有九万日元,密码是6个0,你可以带着置办一些东西。”
</br> 兰堂诚恳地看向魏尔伦,今天的发烧扰乱了他的计划,导致他现在不能与魏尔伦一起外出。
</br> 魏尔伦离开了他的视线,兰堂有些担忧魏尔伦离开之后,没有其他的牵挂,就再也不回来了。
</br> “不用了,”
</br> 魏尔伦拒绝:
</br> “你自己留着吧,兰堂。”
</br> 金钱对恢复了精力的魏尔伦而言,不是要紧的问题,不过以兰堂透漏出的情报信息,兰堂的生活条件并不算富裕。
</br> 这些恐怕已经是兰堂的全部家当。
</br> “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能够让我放心。”
</br> 兰堂左手握拳,抵着唇,咳了两声,皮肤更显苍白,似乎十分难受,看向魏尔伦,声音忧郁,低声倾诉着自己的担忧:
</br> “保罗,如果你要离开,请提前一段时间通知我吧,否则,抱着无用的期望,一直等待一个早就已经离开的人,这也太悲伤了。”
</br> 把自己的全部家当交给一个陌生人,就是为了一个实物的牵挂?
</br> 魏尔伦愣了一下,无法理解,但还是点头回答道:
</br> “我知道了,兰堂,我离开的时候会提前通知你的。”
</br> “那就太好了。”
</br> 兰堂松了一口气,对着魏尔伦笑了笑,困倦地闭了闭眼睛,但还是打起精神,担忧地叮嘱道:
</br> “要注意安全,保罗,横滨的局势十分混乱,黑手党众多,记得早点回来,我会一直在家等着你。”
</br> 家吗?
</br> 这个破旧的住处?
</br> 如同一滴水滴落在湖面,惊扰了以往的寂静,魏尔伦的心底泛起层层的波澜,沉默了一瞬,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向外走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