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魏尔伦很少和人像这样亲密地接触,手掌没有任何阻碍地贴着兰堂的皮肤,被兰堂当作最爱的人,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依赖,
</br> 仿佛只要魏尔伦想,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控兰堂,就如同他被兰波掌控一样。
</br> 魏尔伦轻巧地抽回了手,看到兰堂睁开了一些眼睛,脸上流露出茫然无措的疑惑与慌乱,动着脑袋,在枕头旁四处寻找着刚才还存在的手掌,如同一个傻乎乎的小动物。
</br> 不过与他不同的是,魏尔伦拥有着可以反抗兰波的力量,兰堂没有反抗他的力量。
</br> “爱吗?”
</br> 魏尔伦感觉自己如同步入了一场以爱情为筹码的游戏,他占据了最大的主动权,可以随时终止这场游戏,甚至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杀掉另一位参赛人员。
</br> 魏尔伦手指戳了戳兰堂的脸,又捏了捏,突然升起了一丝趣味:
</br> 这场游戏不仅不会给他带来危险,反而可以让他打发掉无聊的时间。
</br> 比如,如果兰堂的这副模样被兰波看到,一定能够惊到兰波。
</br> 既然如此,这个人现在就不能死了。
</br> 以兰堂现在迷迷糊糊、体温异常的模样,以魏尔伦的判断,兰堂不是热傻了,而是发烧了,
</br> 所以,兰堂需要退烧药。
</br> 魏尔伦记得昨天他进厨房的时候,在冰箱上看到了一个医药箱。
</br> 魏尔伦站起身,走进了厨房,替兰堂寻找退烧药。
</br> 在他的背后,兰堂完全睁开了眼睛,看着魏尔伦的背影,眼底一片清醒,若有所思地抬手戳了一下自己的脸。
</br> 魏尔伦顺手拿起餐桌上的热水壶,将水烧上,又将冰箱上的医药箱拿下来,打开,从中找到退烧药。
</br> 退烧药的包装还覆着一层塑料薄膜,看起来十分崭新,似乎刚生产出不久。
</br> 魏尔伦拆开包装纸,拿着看了一圈,目光落在生产日期,骤然凝固!
</br> 退烧药的确十分崭新,崭新到了生产日期竟然是在五年后!
</br> 魏尔伦的手指收紧,身体停顿了一瞬,接着快速地查看厨房的其他物品的生产日期。
</br> 大部分物品的生产日期竟然都是五年后!
</br> 魏尔伦原以为只是因为黑洞中的空间混乱,才会让他从法国来到了日本,万万没想到会来到五年后的日本!
</br> 难道是他在黑洞中待了五年?
</br> 这个想法刚出现,就被魏尔伦否认,
</br> 他不可能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存活五年!
</br> 况且,他的容貌、身体也没有出现时间上的变化!
</br> 是因为那个控制时间的异能者的异能吗?
</br> 异能齿轮扰乱了黑洞中的时间,没有在他的身上起作用,而是影响到了外界,导致他来了五年后!
</br> 所以他的号码才会被组织注销,因为在组织的人眼中,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br> 魏尔伦顿时想通了在他苏醒后的所有异样,脸上的表情沉入深渊般消失不见,眼中惊起了惊涛骇浪!
</br> 现在的变故打破了魏尔伦一潭死水的处境,把魏尔伦拖进了一无所知的未来,也让魏尔伦陷入了迷茫。
</br> 按照常理来说,魏尔伦此时应该是喜悦的,
</br> 他在组织中成为了一个死人,只要他不出现在特殊战力总局的视野中,就不会有人来追捕他、束缚他,魏尔伦离真正的自由只有一步之遥!
</br> 魏尔伦对特殊战力总局没有归属感,离开时也不会感到留恋。
</br> 但是——
</br> 兰波呢?
</br> 水蒸气顶着热水壶的盖子,争先恐后地钻进空气,发出了“呜呜呜”的沸腾声,
</br> 在热水壶自动断电后,厨房唯一的响动消失,空气几乎凝固成了实质。
</br> 魏尔伦却惊醒了一般,松开了手,从褶皱成一团的包装盒中拿出了药片,端起热水壶倒了一杯热水,一步步走向客厅。
</br> 兰堂的模样完全是魏尔伦想象中的兰波成年的模样,
</br> 在不久之前,魏尔伦可以分清两个人是因为他刚和兰波分开,兰波不可能一夜长大,也不可能会变得这么软弱!
</br> 此时,魏尔伦却有些无法分清了。
</br> 真的会这么凑巧吗?长相,异能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br> 兰堂……还是兰波?!
</br> 法国的异能者很多,异能力也千奇百怪,能够推算到他再次出现的时间地点,提前做好准备,
</br> 魏尔伦不会觉得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br> 不过,这也代表他的一言一行依旧在组织的视野中,被一双看不见的眼睛观察、衡量,他依旧处于组织的“牢笼”中,
</br> 魏尔伦刚才想象中的自由,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
</br> 无形的压力沉沉地坠在心上,将魏尔伦的呼吸节奏也随之一起压得缓慢。
</br> “兰波,”
</br> 魏尔伦的视线落在昏昏沉沉的兰堂身上,目光看着兰堂的一举一动,平静地等待着接下来的破绽,轻声问道:
</br> “是你吗?”
</br> “兰?”
</br> 兰堂鹦鹉学舌般茫然地念出了一个音节,紧接着,反应了过来,脸上浮现了魏尔伦熟悉的、绝对不会在兰波身上出现的委屈:
</br> “兰波?我讨厌兰波。”
</br> 不是兰波,兰波不会是这个反应。
</br> 魏尔伦再次做出这个判断,感受着心中骤然出现的矛盾情绪,几乎要笑出声,对自己神经质的警惕的嘲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