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在魏尔伦对他达到一定的好感之前,兰堂希望,魏尔伦的任何同伴不会来打扰他们。
</br> 魏尔伦无情地戳破了兰堂的幻想:“在我养好伤之后,我会立刻离开。”
</br> “我知道。”
</br> 兰堂应道,垂下了睫毛,不再多言。
</br> 魏尔伦同样没有再说话,跟在兰堂后半步,一个方便攻击与逃离的位置,目光不停地观察着四周环境,表现出了一个合格的谍报员应有的警惕。
</br> 等到了兰堂的住处,兰堂收回了伞,一边用钥匙打开门,一边觉得好像遗忘了什么。
</br> 兰堂仔细想了一遍,他把所有东西都带了回来,什么都没有落下。
</br> 门被兰堂推开一条缝隙,在热浪扑面而来的同时,兰堂也感到了他的右侧仿佛刮起了一道风。
</br> 兰堂下意识看向右侧,视线只捕捉到了一片衣角,魏尔伦受到惊吓了一般,猛地向后退出了一段距离。
</br> “这是什么?”
</br> 魏尔伦声音紧绷,仿佛下一刻就会断裂,看向兰堂,眼中的温度不复存在,变得冰冷了起来。
</br> 在感受到异常的温度时,魏尔伦下意识与兰堂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br> 岩浆?火焰?
</br> 里面有异能者埋伏?
</br> 遗忘的部分展现在兰堂的面前,彰显着鲜明的存在感。
</br> 兰堂侧过身,看向魏尔伦,露出了一个有些歉意的表情:
</br> “是我的壁炉和暖气。”
</br> 兰堂在离开住处的时候,为了回来方便取暖,特意没有关掉暖气。
</br> 由于遇到魏尔伦之后发生的事情太过繁杂,兰堂一时忘记了这件事,也忘记提前提醒魏尔伦,
</br> 现在,魏尔伦被突然出现的热度刺激到了,就像一只受到惊吓,跳窜到一旁的流浪猫。
</br> 他应该庆幸魏尔伦在跳开之前,没有顺手给他一爪子吗?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09 14:38:08~2023-05-10 14:44: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阳 30瓶;晏悠冉 20瓶;莫雷 5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10章 捡到人的第十天
</br> 想到这里,兰堂的瞳孔中泌出了柔和的笑意,在心底感叹道:
</br> 魏尔伦刚才的反应,真可爱啊。
</br>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及时向魏尔伦解释清楚,否则,魏尔伦因为这件事离开,事情就严重了。
</br> 兰堂将房门推得更开,从黑暗中摸到了开关,“啪”地一声,暖色的灯光从墙上照下,房间明亮了起来,内部所有的东西都展现在魏尔伦面前。
</br> 普通的,一眼可以看清内部结构的房间,简洁到近乎没有的装饰,窗户旁是房间自带的榻榻米,上面铺着厚厚的坐垫,角落有一个摆放在桌子上的黑色电视。
</br> 榻榻米的不远处,有一个和日式的房子完全不搭配的的壁炉,壁炉里还燃烧着没有完全熄灭的燃料,壁炉前面,有一个宽大的躺椅,上面放着两本杂书。
</br> 房间的另一侧摆放着木色的餐桌与配套的椅子,在餐桌旁边的角落,是一个兢兢业业工作的柜式空调,披上了一层暖色的光线时,给人的感觉温暖又惬意。
</br> 魏尔伦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一点,
</br> 里面不是陷阱,也没有他想象的异能者,是他大惊小怪了。
</br> “请稍等片刻。”
</br> 兰堂对魏尔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走进房间,将所有东西放在餐桌上,将暖气关上,又将窗户打开散热,
</br> 在走到壁炉前的时候,兰堂看了一眼还站在门外的魏尔伦,汲取温度一般下定了决心,将还在燃烧的燃料用水浇灭。
</br> “进来吧,保罗。”
</br> 房间内的温度在通风散气之后骤降,变为了与外界一样的温度,兰堂感受着变得寒冷的温度,有些不舍,但是在看向魏尔伦的时候,所有的不舍全部消散,转而变为了眼巴巴的期待,
</br> 只要魏尔伦呆在他的身边,他仿佛就感受不到寒冷了。
</br> 魏尔伦迟疑了一瞬,在兰堂的期待的视线中走进了房间,环视了一圈,下意识地用目光查看房间内是否有偷窥设施。
</br> 他成功地实现了一个小目标——把魏尔伦带回家!
</br> 兰堂有些雀跃地想,看了看魏尔伦湿漉漉的衣服,忙碌了起来,烧一壶热水,确定浴室里的热水器还在正常运行,打开热水器的开关,在浴缸放着热水,
</br> 从衣柜挑出了一身轻薄的睡衣,又从鞋柜中拿出了一双没有开封过的拖鞋,送到了坐在餐椅旁的魏尔伦面前。
</br> “先去洗漱吧,保罗,穿着湿衣服会不舒服。”
</br> 兰堂关心道,又想到魏尔伦可能会有洁癖,解释他手中的衣服:
</br> “这个衣服我只穿过了一次,洗的很干净,我这里暂时没有适合你的衣服,不过洗衣机有烘干功能,可以连夜把衣服烘干,明天再去买几套。”
</br> 魏尔伦看着兰堂挑选的睡衣,对兰堂的怕冷程度有了新一层的认知,虽然在兰堂眼中,挑选出来的睡衣已经足够轻薄,但是法兰绒的睡衣已经足够承当魏尔伦冬天的睡衣。
</br> “麻烦你了,不过,我现在并不着急洗漱,”
</br> 魏尔伦听到兰堂的话语,视线从天花板的角落转移到了兰堂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优雅的微笑,用礼数周全的轻快话语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