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更何况,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非法医生,知道太多对他来讲不是一件好事。
</br> “阿嚏!”
</br> 兰堂打了一个喷嚏,浑身湿透,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
</br> 外面的雨更大了。
</br> 兰堂下意识地想,由于刚才的一个愣神,兰堂没有来得及躲到有屋顶的区域下,和魏尔伦一起淋成了落汤鸡。
</br> “亲……”
</br> 兰堂哆嗦着,伸手要去搀扶在他眼中重伤到不能移动的魏尔伦,然后,眼前一花,病床变得空空荡荡,扭头,魏尔伦已经移动到了有屋顶覆盖的区域下。
</br> 兰堂:……
</br> 作者有话说:
</br> 感谢在2023-05-06 11:20:4-05-07 08:46: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奎苓 2个;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7章 捡到人的第七天
</br> 呜呜呜他就这么让魏尔伦讨厌吗?讨厌到连避雨都不拉他一把。
</br> 兰堂险些哭出声,捂着自己凉透了的心口,坚强地自我安慰:
</br> 没关系,
</br> 魏尔伦只用留在他身边就好,态度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br> 他迟早会用他的爱感化魏尔伦。
</br> ……兰堂发现他只能用他的爱感化魏尔伦了。
</br> 用武力感化的话,魏尔伦能分分钟送他去地狱。
</br> 兰堂修补了一下自己破碎的心脏,将地上的保温杯拿起,拖着冻得僵硬的身体,晃晃悠悠地走向魏尔伦。
</br> 魏尔伦心中没有太多的想法,在转移到屋顶下后,奇怪地看了一眼呆愣在原地淋雨的兰堂,将手中的花束随意地丢在柜台上,将手背上血液回流的输液针取下,压着针口,
</br> 注意力转到了湿漉漉的发丝上,有些不可思议地捏了一滴顺着发丝落下的雨水,在手指间碾碎。
</br> 魏尔伦又从柜台上拽下一块木料,细细查看木料的纹路。
</br> 幻境不可能逼真到这种程度!
</br> 这里不是幻境,到底是什么地方?
</br> 森鸥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柜台少了一块木板,感觉自己再不开口,他的诊所都要被拆了。
</br> “啪!”
</br> 森鸥外手指一松,试管掉落在地破碎,清脆的破裂声似乎唤醒了他的理智,脸上升出了错愕又茫然的表情,发出了隐隐颤抖的声音:
</br> “我的诊所……”
</br> 得不到超越者,极大概率也无法得到破坏诊所的赔偿费,这场手术亏大了!
</br> 森鸥外看了一眼魏尔伦,被烫到了般的立刻低头,一个遭遇横祸的普通人的反应,声音是强忍着恐惧的愤怒,试探着道:
</br> “这位先生,虽然我只是横滨的一个小小的医生,但是到底也救了你的性命,你……你……”
</br> “横滨。”
</br> 魏尔伦重复念了一遍,从脑中找出对应的资料。
</br> 横滨,是日本的一个小城市,
</br> 在这之前,他的任务目标——hik组织的据点是在法国的波尔多。
</br> 日本与法国之间的距离,具体可用它们之间有八个小时的时差来证明到底有多远!
</br> 他怎么会来到日本?
</br> 魏尔伦回忆昏迷前的一切,想起了黑洞会失控的原因是吞噬了时间异能的齿轮,
</br> 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异变!
</br> 往常魏尔伦只知道踏入黑洞的生命体都会死亡,就连空间系的兰波也很难从黑洞中存活下来。
</br> 而魏尔伦,也只是因为黑洞本身就是他的力量,外加拥有抵抗重力的力量,才在那个没有时间概念,空间混乱,只有黑暗激流的高重力区域存活了下来。
</br> 黑洞是打穿了法国到日本的空间了吗?
</br> 如果只是这样,他的电话卡为什么会被总部销毁?
</br> 是因为他离法国太远,特殊战力总局认定他叛逃了吗?电话卡有定位系统?
</br> 不,以超越者对组织的重要程度,他们不会还没有经过沟通就认定他背叛法国,销毁他的联系方式。
</br> 更何况,兰波一直很相信他,不会认为他背叛了法国,也不会同意这个决策。
</br> 更多的疑惑如同雾气,充斥了魏尔伦的头脑,被魏尔伦全部压下。
</br> 现在身处敌国,只能先找一个地方养伤,回国之后,才能解除所有的疑惑。
</br> 魏尔伦思考着今天晚上要从哪里找一个休息的地方,余光看了一眼森鸥外,看在他透露出他现在的地址的份上,难得好心地愿意补偿他的损失,从西装上摘下一对袖扣,放在森鸥外面前的柜台上:
</br> “这些够了吗?”
</br> 他身上的袖扣经过了特殊处理,就算流出也不用担心被人调查到来源,足以抵消医药费和修补屋顶的费用。
</br> ……如果这个医生觉得不够,魏尔伦只能考虑杀人灭口了。
</br> 不过他对这个地方还不熟悉,随意收割性命的话,如果惊动了这个国家的超越者、
</br> 等等,兰波好像告诉过他,日本没有超越者。
</br> 但是,惊动这个国家的掌权人,引起军队的追杀,以他现在的状态,也要付出大代价才能逃脱。
</br> 回国之后,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个简单粗暴的行为被兰波训斥一顿。
</br> “够、够了。”
</br> 不知道自己现在呆着的地方……
</br> 是在逃跑的过程时不在意自己到底会到达哪里,还是在昏迷后被同伴偷渡到了陌生的地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