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面前的这个人竟然不是马拉美的木偶,而是货真价实的兰波!
</br> 兰堂看着魏尔伦暴力的举动,表情瞬间空白,瞳孔地震!
</br> 倒不是因为魏尔伦又拒绝了他的告白,而是因为他的亚空间竟然被魏尔伦徒手捏碎了!
</br> 兰堂在港口黑手党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下级成员,但是不是因为他的异能不够强大,而是因为他没有受到上级的重用!
</br> 在横滨,兰堂的彩画集已经是较强的空间系异能,
</br> 状似无害的浅金色亚空间拥有着能够挡住子弹的硬度,即使炸弹在里面爆炸也不能突破亚空间。
</br> 但是魏尔伦在捏碎亚空间时,轻松的模样仿佛在捏一个鸡蛋壳!
</br> 他的心上人很强,至少比他还要强。
</br> 兰堂推测出这个事实,心凉了一半,
</br> 他在刚才还在心底盘算着,如果示弱的行为留不下魏尔伦,他可以稍微使用一点点暴力措施。
</br> 现在这个想法,“啪”的一声全碎了。
</br> 刚才兰堂还只是在假装着示弱,现在的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很弱!
</br> 如果魏尔伦不愿意呆着这里,不要说使用暴力手段了,兰堂都担心自己被反揍一顿。
</br> 兰堂的心真正开始破碎了,眼中的崩溃之色明显,在僵持的氛围中主动后退了一步,呜咽道:
</br> “如果把我当成兰波……你能够开心,你就把我当成兰波吧。”
</br> 不就是成为一个没有名字的替身吗?
</br> 只要他的心上人不离开他,他能……呜呜,他能忍受。
</br> 按照常理来说,对兰堂而言,这是一个相当丧失尊严的条件。
</br> 但是,感到屈辱了吗?
</br> 兰堂摸了摸心口,发现自己好像、似乎也没有感到多么屈辱。
</br> 十分痛苦吗?
</br> 的确有些伤心,但也没有那么严重。
</br> 与这些相比,他更关注魏尔伦能不能留在他身边。
</br> 兰堂震惊了,
</br> 难道他对魏尔伦的爱意,已经深厚到连魏尔伦把他当成了其他人,他都可以接受的程度了吗?
</br> 天哪,他真的好爱魏尔伦!
</br> 兰波演戏演上瘾了吗?
</br> 魏尔伦听着兰堂委屈求全的声音,无法推断出兰波伪装出这副模样的真正目的与想法,对此异常的不安与排斥,
</br>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兰波!
</br> 魏尔伦的质问在脱口而出之前,就化为了空气消散在喉咙间。
</br> 没有意义,
</br> 询问只能得到装疯卖傻的混乱答案,
</br> 就像是刚才他询问的那样,
</br> 还不如直接破开这个幻境,回到现实。
</br> 普通的重力无法摧毁的幻境,他只能用更强大的,更深沉的力量。
</br> 魏尔伦沉下心,举起右手,推开了藏在他心底的门,只推开了一丝缝隙,意识没有消失的最大限度。
</br> 强大又蛮横的重力波在魏尔伦的手中浮现,扭曲了视野,压垮了空间,碾压出了一个黑洞,
</br> 仿佛是魔兽窥探世界的眼睛,也仿佛是魔兽大张的嘴部,黑漆漆的一团,光、声音、视线……所有的一切被吸纳了进去,散发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br> 黑洞只出现了瞬间,就顺着魏尔伦的控制,吞噬了点滴棒,床帘,屋顶,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之后,飞向半空。
</br> 魏尔伦认真地看着周围的空间波动,寻找破绽,等待着幻境的消失;兰堂愣愣地看着灰色的天空,心底更凉了;森鸥外平静的表情被打破,满是惊愕!
</br> 房间内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br> 一秒、两秒……
</br> 时间缓慢流逝,魏尔伦眼中升起了疑惑。
</br> 幻境怎么还没有被解除?
</br> 他能够确定刚才的一击足以破坏任何幻境。
</br> “轰隆——!”
</br> 天空闪起一道惊雷,没有被黑洞吞噬的雨水倾盆落下,将措不及防的魏尔伦淋成了一个落汤鸡。
</br> 魏尔伦:?
</br> 怎么回事?
</br> 兰堂到底是从哪里捡来了这个大杀器!
</br> 森鸥外的呼吸微微颤抖,大脑飞速运转,在呼吸间推断出各种猜测。
</br> 能够培养出这么强大的异能者,魏尔伦的组织绝对不会是小打小闹的黑手党,魏尔伦的来历,也绝对不会是横滨的组织!
</br> 如果横滨有这么强大的异能者……不,是如果日本有这么强大的异能者,一年前的大战结果,就不会惨烈到一败涂地!
</br> 这样强大的异能,他是国外的异……超越者吗?
</br> 世界上只有数十人的超越者!
</br> 想到这种可能,森鸥外的呼吸都停滞了一瞬,紧接着心底向上攀爬的是蓬勃的野心。
</br> 如果他能驱使魏尔伦,在三刻构想中,将会是堪比不死联队的最优解!
</br> 但是,森鸥外很快清醒了下来,衡量利弊,他能够成功驱使魏尔伦的概率小的可怜。
</br> 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要权没权,要钱没钱,谈起理想,三刻构想对魏尔伦这样的国外超越者来说也毫无意义!
</br> 想到这里,森鸥外的心也开始痛了,
</br> 一个受伤的超越者摆在他的眼前,多么好的一个机会!
</br> 可惜他没有任何能够打动这个超越者的筹码,只能眼睁睁的错过。
</br> 不知道这个超越者来到横滨的目的是什么?能够打伤超越者的人又会是什么人?
</br> 这样的问题在心中升起了一瞬就被森鸥外压下,以横滨现在的情况,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