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兰堂缓和了一秒心情,正准备再接再厉,继续说服魏尔伦,只听到“咔”一声脆响,魏尔伦手中的手机突然碎成了均匀大小的碎片。
</br> 下一秒,他一见钟情的恋人看着那堆碎片,眼中流出了无可适从的茫然与有些慌乱的无措,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孤独感,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绝望。
</br> 兰堂所有的负面情绪突然从心底消散,平静了下来,只留下了对魏尔伦的爱意与想要伸手的想法。
</br> 虽然他对魏尔伦孤独的来源一无所知,但是……
</br> “伤心就发泄出来吧,偶尔被情绪掌控并不是坏事。”
</br> 兰堂走近,将魏尔伦坐起的上半身抱在了怀中,给了这个孤独的神明一个拥抱。
</br> 如果是孤独的话,一定会需要同伴的陪伴吧。
</br> 魏尔伦陷入繁杂的思绪中,听到兰堂平静的指导声音时,仿佛一直教导他的兰波出现了。
</br> 但在脱口而出的上一秒,魏尔伦就清醒了。
</br> 兰波不会在这个时候拥抱他,也不会让他发泄他的情绪,而是会教导他:
</br> 任务期间要剥离所有的感情。
</br> 魏尔伦不会剥离自己的情绪,他只会把所有的情绪压在心底,沉沉地坠着心脏,呼吸间都带着沉重。
</br> 他不是兰波。
</br> 魏尔伦清醒地知道这个事实,但是面对这个打破了他的孤独的拥抱时,迟疑了一秒,才推开了兰堂。
</br> 兰堂觉得自己的拥抱突兀又糟糕,衣服不是温暖的,反而有些潮湿,身上还带着从前线沾染的硝烟味与血腥味,不是一个让人留恋的怀抱。
</br> 因此,在被魏尔伦推开时,兰堂丝毫不觉得意外,顺势低下身体,抬起头,调整了一个完美的角度,将最大优势的脸部展现在魏尔伦眼前,自我介绍道:
</br> “兰堂,我的名字是兰堂,港口黑手党的一名下层人员。你也是法国人吗?我的意思是……你的名字是什么?”
</br> 兰堂,和兰波只差一个音节的名字。
</br> 魏尔伦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这里的环境也格外陌生,目光在移到兰堂脸上时,停滞了一瞬。
</br> 兰堂与魏尔伦的容貌不相上下,但与魏尔伦的精致与优雅不同,兰堂阴郁又冷漠,
</br> 黑色的长卷发如同深海的藻类,散发着湿漉漉的寒冷,金绿色的瞳孔像毫无感情的兽类的瞳孔,皮肤苍白,眉眼始终蒙上一层阴霾,是另一种类型的美感。
</br> 现在,这朵冰封的玫瑰主动融化冰层,向魏尔伦展示它的诱人与芬芳,试图引起魏尔伦的回应。
</br> 兰堂把自己的身躯压得极低,弯曲的长卷发凌乱地散落在床单上,抬起头时,是一个仰视又倾慕的姿态,瞳孔颜色如初生的嫩芽,期望与希翼让他的瞳孔水润如宝石,表情柔软又无害,眉眼间点缀了一层轻淡的忧郁。
</br> 这副示弱的模样的确让魏尔伦的睫毛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但不是受到触动,而是因为惊悚!
</br> 魏尔伦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兰堂,但是
</br> 睁开眼睛,兰堂,
</br> 闭上眼睛,兰波,
</br> 再次睁开,兰堂,
</br> 再次闭上,兰波
</br> ……
</br> 由于兰堂和兰波的相貌实在太过相似,兰堂示弱的表现给魏尔伦的心底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br> 兰堂通过魏尔伦刚才的反应,知道他与魏尔伦无法以英雄救美,这样普通又顺利的方式拉进距离,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
</br> 所以,只能通过另一种超出寻常的途径将魏尔伦留下来。
</br> 兰堂逼了自己一把,将魏尔伦的手心贴在自己的脸上,垂下了睫毛,忧郁又低落:
</br> “你喜欢这张脸吗?”
</br> 兰堂不在意自己的容貌,毕竟黑手党不是一个看脸的地方,不过他能够通过其他人的反应看出他的容貌是一柄利器。
</br> 因此,刚才他才会信心满满地在魏尔伦刚苏醒的时候,就对魏尔伦告白。
</br> 救命之恩加上他的容貌,即使不会成功,也不会引起魏尔伦的反感,说不定还能引起魏尔伦的好感。
</br> 原本周全的计划被横来一笔的兰波打破,兰堂遭遇了滑铁卢的惨败。
</br> 但是如果他的长相与魏尔伦口中的兰波十分相似的话,他的脸说不定能让他在魏尔伦面前占据一丝优势。
</br> 他可以利用这丝优势缓慢扩大,抢夺在魏尔伦身边的地位,替代魏尔伦身边原本的同伴。
</br> 兰堂示弱的询问如同给了魏尔伦当头一棒,敲得魏尔伦有些无法回神。
</br> 一个脸很像兰波的人,神情低落又示好地问他,喜不喜欢他的脸?
</br> 这是连魏尔伦做梦都无法想象的剧情!
</br> 受惊到了一定程度,魏尔伦反而冷静了下来。
</br> 以他字符串编织的人格,不会有做梦的行为,
</br> 所以,这样离谱的事件只会是幻境。
</br> 而能够制造出足以蒙蔽超越者的幻境的异能者,只有超越者!
</br> 在他知道的组织的异能者中,恰好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标准——
</br> 斯特芳·马拉美的《希罗狄亚德》。
</br> 他与兰波的联络员,负责提供情报与发布任务的精神系异能者。
</br> 编织一个亦真亦假,足以让人崩溃的幻境,对马拉美来讲易如反掌。
</br> 至于为什么会让他陷入这场幻境?
</br> 魏尔伦心中瞬间升起了数十种猜测,平静了下来,甚至还露出了微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