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这个疑惑在兰堂脑中转瞬即逝,转而找了一个椅子在魏尔伦身边坐下。
</br> 在白炽灯下,透明的药液一滴滴落下,通过药管流入魏尔伦的身体,魏尔伦的唇色还有几分失血的苍白,眉间已经不再皱起,而是舒展开来,静静地沉睡在他的面前。
</br> 兰堂专注地注视着魏尔伦,眉眼也不再阴郁,而是不自觉地柔和了起来,目光如同看到了再度重聚、伤痕累累的旧友,也仿佛看到了纠葛复杂的爱人,沉重又眷恋。
</br> 在今天之前,兰堂偶尔也会升起离开这座城市的想法,但是很快就会熄灭,仿佛有不得不呆在这里的理由。
</br> 现在看到了魏尔伦,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有了答案,理由也清晰地展露在他的面前——
</br> 他一直在这里等待着与魏尔伦相遇。
</br> 兰堂将魏尔伦纳入他后续的人生之中,下意识地开始规划他们接下来的生活,
</br> 这场相遇就是他们十分良好的开端,重伤之际被人救助,兰堂相信魏尔伦在苏醒后对他的好感绝对不低。
</br> 在养伤期间,他再表现出自己的优点,等到在双方的感情到达一定程度后,顺势告白,绝对能够成功!
</br> 短短的时间内,兰堂已经把他们领结婚证的国家都选择好了。
</br> 直到森鸥外从内室出来的声响惊扰了兰堂,兰堂才想起来他还要去前线战斗,在想要外出给魏尔伦购买清淡的食物时突然想到的。
</br> “森医生,他还有多长时间会苏醒?”
</br> 上司的任务迫在眉睫,兰堂却不想错过魏尔伦的苏醒。
</br> “不出意外的话,三个小时。”
</br> 时间足够他走一个来回了。
</br> 战斗结束之后,他还有给魏尔伦购买食物的空余时间。
</br> 兰堂松了一口气,看向森鸥外,准备结账:
</br> “森医生这里有刷卡机吗?”
</br> 这次外出带的现金较少,明显不够医药费,兰堂只能询问另一种付费方式。
</br> “当然,看在兰堂君第一次来消费的份上,我可以给兰堂君打九折优惠。”
</br> 森鸥外配合地找出了刷卡机,面上有些为难,却亳不留情地宰了兰堂一笔:
</br> “承蒙惠顾,六万日元。”
</br> 医疗资源在这个混乱的地方,较为稀缺,拥有着昂贵的价格,
</br> 兰堂在选择非法诊所时,心中就已经有了准备,在得到这个报价时也不算太惊讶。
</br> 兰堂刷完卡后,细心地将病床上面收起的帘子围上,为魏尔伦制造了一个小小的隐私空间,不舍地离开了这家诊所:
</br> “森医生,有劳你帮我照顾好他。”
</br> 让魏尔伦呆在诊所,兰堂勉强能够放心,至少呆在这里的安全率比呆在空房子还要高。
</br> 横滨的秩序虽然混乱,但是在混乱之中,所有亡命之徒都会遵守一个潜规则——在战斗时,尽量避开医生与诊所。
</br> 一个为了尽量避免在战斗结束后,找不到治疗伤口的医生,凄惨死去的潜规则。
</br> “我会的。”
</br> 森鸥外笑着点头,顺便拿出手机晃了晃,道:
</br> “不如兰堂君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我可以在这位先生苏醒之前,悄悄给你发一条信息,这样下来,那位先生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就会是兰堂君了。”
</br> 森鸥外状似善意地调侃,实则趁机套取联系方式。
</br> 在观察到兰堂凝视着魏尔伦的眼神时,森鸥外就知道他刚才想多了,那样蕴藏着厚重感情的目光,没有人能够毫无破绽地伪装出来。
</br> 看来兰堂是真的陷入了爱情,有了一个十分明显的软肋。
</br> 不知道兰堂的心上人到底是哪个组织的人?
</br> 他在收集情报时,情报中没有这副样貌的欧洲人,不过身上会有那么特殊的伤口,即使不是异能者,身手也绝对不弱……
</br> 森鸥外的心思再次活泛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更真诚了。
</br> “麻烦森医生了。”
</br> 森医生真是一个好人。
</br> 兰堂毫无戒心地咬上了鱼饵,交出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br> 离开了诊所,在被风吹到的那一刹那,兰堂被铺面而来的寒意冻得打了一个哆嗦,将散乱的围巾重新裹紧,
</br> 在寒意的逼迫下,兰堂的大脑重新恢复了清醒。
</br> 现在还剩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徒步前往集合的地点,绝对赶不上时间。
</br> 兰堂向四周看了看,拦了一辆出租车,紧赶慢赶才在集合的尾声踩点踏入了人群。
</br> 今天晚上的行动与往常的行动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告知战斗对象,也没有对方的情报,遵循着上级的命令,一人领一把枪支,去前方的战场对敌方开枪。
</br> 这对兰堂来说,并不困难,只用偶尔发出几声枪响证明自己没有偷懒,小心流弹和子弹,就能在战场中捡回一条命。
</br> 在兰堂看来,这是一种相当浪费资源又毫无意义的战斗,
</br> 在场的大多数人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只知道开枪攻击敌人,对敌人造成的损伤有限到可怜。
</br> 他们的存在仿佛只是一个活动的背景板,一群随处可见的炮灰。
</br> 天空始终阴沉沉的,一个小时后,雨水就稀里哗啦地从天空落了下来,战斗只能草草结束。
</br> 兰堂的衣物被雨水浸湿了大半,左手拿着一把紧急从便利店购买的黑色雨伞,右手提着一个保温杯,寒风一吹,瑟瑟发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