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面对更多更无辜的受害者,兰堂的心中不会多泛滥一丝善心,也不会多做出一个不利于自己的行为。
</br> 按照往常的习惯,他应该平静地路过,然后,在第二天,听到在这个巷子中出现一个死人的传闻,仅此而已。
</br> 是的,他就应该这么做。
</br> 兰堂弯曲了一下手指,压下了心底产生的冲动,平静地继续迈开步伐。
</br> 一步、两步、三步……
</br>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接近,魏尔伦抬头,在准备攻击之际,看到了兰堂的容貌。
</br> 兰波?
</br> 魏尔伦动作愣了一瞬,浑身的神经下意识放松了下来,
</br> 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选项,放松了精神,疲惫的身体立刻对精神进行反扑,强制让身体进入休眠状态。
</br> 下一秒,魏尔伦失去了意识,毫无防备地向地面上倒去。
</br> 魏尔伦与兰堂之间还有五步的距离,兰堂完全可以侧过身,冷眼旁观着这位深受重伤的受害者重重摔倒在地,
</br> 事实是,兰堂急步跨过了这段距离,将倒下的躯体抱了一个满怀,下意识喊出了一个音节:
</br> “亲……”
</br> 兰堂顿住了,瞳孔中闪过了一丝迷茫,迟疑地继续接了下去:
</br> “爱的?”
</br> 刚才他想要喊的称呼是这个吗?
</br> 作者有话说:
</br> 开!文!啦!
</br> 各位宝贝们大家好!
</br> 因为未成年有些敏感,所以就把十六岁的懵懂小魏换成了十八岁的成年大魏!
</br> 因此,让我们恭喜兰堂——
</br> 攻略对象成功变成了地狱难度!
</br> 第2章 捡到人的第二天
</br> 兰堂的表情更茫然了,抬起手,在自己的脸上掐了一把。
</br> 很好,能感受到疼痛,不是做梦。
</br>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br> 不管怎么看,现在的他都是一副突然善心大发的模样,抱着一个刚遇到的陌生人,想要救助对方,还口口声声称呼对方为“亲爱的”。
</br> 这可是他连做梦都不会想到的剧情!
</br> 难道对方是精神控制的异能者,控制了他的行为?
</br> 兰堂偏了偏头,看向怀中昏迷不醒的魏尔伦,侧脸蹭过了柔软的发丝,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兰堂可以仔细观察魏尔伦的脸。
</br> 魏尔伦有着和兰堂同样深邃的五官,欧洲人的相貌,被上帝偏爱的容貌,比银幕上的演员还要精致帅气。
</br> 对兰堂而言陌生又有些熟悉的面孔略显稚气,脸上残存着一丝少年感,极其信任他的存在一般,依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睛沉睡的模样甚至能看出几分乖巧。
</br> 上帝啊!
</br> 这也太可爱了!
</br> 兰堂的心脏快速地跳动了起来,瞬间打消了原本的想法,呼吸声都开始小心翼翼,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大,仿佛贴在兰堂耳边敲起了鼓,几乎让兰堂担心会让魏尔伦吵醒。
</br> 以往被冰封的、空荡荡的心湖沸腾了起来,从底部翻涌出数不清的情绪气泡,乱糟糟的掺杂在一起,复杂到让兰堂分不清其中的情绪。
</br> 但是有一种情绪在其中异常鲜明,猛烈到了压过所有的情绪,那就是——遇到面前的人的喜悦!
</br> 天啊,他好像一见钟情了!
</br> 兰堂有些恍惚地想着,
</br> 在这个想法出现的一瞬间,兰堂想明白了刚才他全部的异样反应的来源——
</br> 没错,他对这个陌生人一见钟情了!
</br> 只有一见钟情才能解释现在的情况!
</br> 丘比特的金箭射中了他的心脏,燃烧了理智,才会让他做出这么丧失理智的行为。
</br>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br> 兰堂看着怀中眉毛微皱,似乎在强忍疼痛的魏尔伦,心软得一塌糊涂,理智与潜意识都在催促他找到一个优秀的医生,给魏尔伦治疗伤口。
</br> 兰堂将怀中的人的位置调整了一下,小心地避开伤口,将人抱了起来。
</br> 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不轻,但也算不上重。
</br> 兰堂作为一个在前线跑来跑去的战斗人员,很轻松地将魏尔伦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br> 兰堂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带着魏尔伦去哪里治疗。
</br> 港口黑手党有专门的医疗部门,但那里是对负伤的战斗人员医治的地方,不是做慈善的地方。
</br> 他怀中的人不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欧洲人的相貌也很难遮掩,将他带到医疗部,有一半的可能性会让魏尔伦陷入港口黑手党,脱不开身。
</br> 正规的医院需要患者的身份信息,但是兰堂并不知道魏尔伦的身份信息,而且,随意地暴露身份信息,只会带来麻烦,说不定还会把造成这一切的仇人引来。
</br> 兰堂脚步不停,思考了一圈,排除了前面的两个选项,准备带着魏尔伦去私密性更强的私人诊所,
</br> 兰堂记得,
</br> 在附近,有一家一年前开门的私人诊所,里面的医生在传言中可以信任。
</br> 兰堂加快了速度,在亮起的灯光中找到了诊所的存在。
</br> 里面坐着一个下巴冒着胡须,穿着白大褂的颓废医生,一手支撑着下巴,一手把玩着手术刀,坐在柜台前唉声叹气,看上去就十分不靠谱。
</br> 所幸诊所的环境看上去还算干净,达到了兰堂的卫生标准,不至于让兰堂掉头就走。
</br> 颓废医生——森鸥外站起身,眼睛在到来的两人身上看了一圈,就计划好了对待模式,指着旁边的空出的病床,快速地指挥道:</p>